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你与我的那段时光

最爱故事会2018-02-12 17:13:13

|最爱的故事|精选读者最喜欢的故事|


你与我的那段时光

何小西总是幻想着,有一天会有一个帅气的男生,穿着白色的运动服,带着酷酷的表情对她说何小西,我们交往吧。但有一天真有这样一个男生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却退缩了。

  何小西是个有自知之明的女生,这样的女生最知道自己能要什么不能要什么。面对朋友不解的追问,她摆出高深莫测的微笑,大义凛然的说,帅哥是大家的,我哪能一人独占呀。她的损友死党许清不屑,你不会还忘不了叶宇哲吧,顿时四周安静下来,只剩何小西一如既往的微笑,怎么可能?

  是呀,怎么可能?叶宇哲是谁?她何小西又是谁?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能短暂相交已是万幸,再奢求什么,便连老天都不会再看下去。

  第二天那个男生又出现了,我知道你是何小西,从今天去,你要记住沈尧这个名字,因为我将是你的男朋友。之后,何小西总是能偶遇沈尧,在餐厅,在图书馆,在校园那条栽满梧桐的小路,甚至教室……

  面对沈尧热情的追求,何小西问他,你为什么喜欢我,明明之前我们都没见过,互相也不了解。沈尧低头凝视着她,微微一笑,你怎知我不了解你?我知道你爱吃冰淇淋,喜欢清淡的食物,喜欢甜食,不喜欢苦的酸的辣的,,,,何小西打断了他的话,你说错了,我最喜欢吃辣了,而且,何小西笑了,脸色苍白,愈衬的双眼漆黑明亮,我不喜欢吃甜食,一吃就会反胃。沈尧无言,只低低说着,我是真的喜欢你。可是我不喜欢你,你这样子,让我觉得很困扰。何小西说完转身就走了。有些感情,若不能接受,不如一开始就断绝,省的最后,伤人伤己。

  何小西是在高中认识叶宇哲的,那时她留着短发,瘦瘦的,带着大大的黑框眼睛,只有许清一个朋友。而叶宇哲是整个班最受欢迎的男生,留着寸板,长相平凡,笑起来却有两个酒窝,仿佛盛满了阳光。看起来令人嫉妒的快乐。

  是否当你喜欢上一个人,你就会情不自禁的想为那个人变得更好。何小西开始留长发,开始注意自己的穿着,开始试着变得开朗。时间一长,她和叶宇哲,从刚开始的擦肩而过,到后来的点头之交,再到相伴而行,最后渐渐的开始交往。没有谁跟谁告白,只是酒后朋友的一次起哄,便仿佛顺理成章的开始了。叶宇哲不爱吃甜的,甚至闻到就恶心,于是何小西就不再吃蛋糕饼干,甚至最爱的冰淇淋。叶宇哲经常星期五下午集结一堆人去吃火锅,氤氲的热气,飘了厚厚一层的辣椒油,何小西吃的满面通红,叶宇哲笑她,你慢点,跟猪似的。她抬起头,眼睛因湿润而显得格外明亮,嘴唇微微红肿,叶宇哲伸手揉乱了她的头发,你呀。

  那段时光太过甜蜜,以至于现在都不敢回想,那个人太过深刻,以至于现在都不能忘记。

  阳光温暖,懒散的爬过半个天空。何小西找到一个凉亭,青藤绕着栏杆,在地上摇曳,慵懒而惬意。她半躺在椅子上,读着刚刚买的书。不大会儿就困了,将书盖在脸上,渐渐朦胧。忽然间有女孩娇嗔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应和,低醇柔和。何小西想到原来那人变声期的时候,因为公鸭桑不愿意说话,大部分只是嗯一声,能不说话就不说,可是还会在自己睡不着晚上低低的哼着嘶哑的歌,结果往往是他先渐渐睡着了……想着想着,就有些想笑,嘴角刚刚扬起,眼泪却不受控制的往外冒。何小西,你呀……

  跟着那个人那么久,了解他甚至更甚自己,哪怕一个语调,也能想象的到他说话时嘴角的弧度。夜幕起了,风吹来微凉的风,渐渐便觉得冷。有人在她身边坐下,驱赶了一丝丝凉意,何小西坐了起来,才发现半边身子已经麻了。来人是沈尧。何小西揉了揉微微红肿的眼睛,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风太大了。沈尧也笑了,我送你回家吧。何小西抓了抓头发,渐渐便觉得放松,好呀。

  未见那人之前,总觉得想对他说很多很多话,想告诉他自己过的很不好,很想他,想像过去那样委屈的看着他,好让他摸摸自己的头,然后把自己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好像没吵架之前,想告诉他我后悔了,可是见到他了,也只是貌似疏离的笑笑,打个招呼,问他最近好吗,自己很好,然后便是相顾无言。最后笑着说再见,转身离去后,没有泪水流下来,就连眼眶都没有红,只是心里空落落的,难受的紧。

  大抵这就是年轻的好处了。无论受了多重的伤,遭到多大的打击,总会在禺禺光阴中慢慢的坚强起来,许多人认为这便是成长。我们在时光的夹缝中艰难前行,受过伤,觉得委屈,渴望可以大声哭大声笑的洒脱。可是最终,大部分人仍缩着肩膀,小心翼翼的向前摸索。

  除夕,连绵了几天的大雪戛然而止,天空终于放晴。他们沿着那条马路一路前行,一路默然。终于到了转角,他说就这样吧,何小西说好,然后一个转身,一个直行,连句再见也没有。

  雪地里,两行脚印,终于只剩一行,孤独的蔓延前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来一场大雪,连他们之间仅剩的一点痕迹,也消失殆尽。

  何小西怏怏的躺在屋子里,抱着小熊暖手宝,竟觉得茫然,手机忽然振动起来,是沈尧。她盯着手机半晌,低哑的声音重复着,声声泣血。落雪无声,何小西想着,应该有一炉熏香,点燃时光的记忆,让所有的伤痛都可以随着青烟袅袅而去。

  手机铃音响了一个多小时,何小西迟疑半晌,终究接了。电话里的声音年轻温润,有着微微的哑意,他说,你不要说话,先听我说,我知道你喜欢谁,可是现在你们分手了,总觉得不试一下就不甘心。我高中时就喜欢你了,那时候你瘦瘦的小小的,带着大黑框的眼镜,总是单独的缩在角落里,就像蜗牛缩在自己的壳里,别人怎么闹腾都与你无关的样子,偶尔伸出身子,一有动静就又缩回去。你上课的时候,课本下面永远有一本漫画,可是每次考试你成绩总是中等偏上……他的声音舒缓动听,似乎有着魔力,将记忆引向曾经那段时光。恍惚中何小西忽然想起当时班里还有一个男生,总是穿着白色的衣服,安静的呆在角落里。

  沈尧心目中的何小西,是那样可爱,那样特立独行,那样美好。可他不知道,那时候的何小西有着最不堪的过往,最丑恶的心思。

  何小西的父母早已离异,她跟着母亲一块儿生活,她的母亲是画家,平时接一些插画和游戏人物设计之类的活,足够养活俩人。她的母亲漂亮优雅,笑起来脸上会有两个小小的酒窝,分外迷人,何小西曾不止一次的嫉妒过。

  可是她的母亲再也不会对她笑了。

  人的极限在哪里,你没有试过就永远不

会知道。那天风很大,天很冷,警察找到她的时候,她抱着双膝缩在墙角的阴影里,有很多人来来去去,她在等着谁接她回家。很快,她的父亲过来了,高高瘦瘦严肃的父亲,已经有妻有子的父亲,再也不是她和妈妈唯一的父亲。何小西微笑着,对所有的提问都说不知道。最终,她的父亲带她回家,脸上是掩不住的倦色。

  她住进了父亲的家。

  她父亲再娶的妻子是个很温柔的人,每天会做很好吃的饭菜,总是把房子收拾的干干净净香喷喷的,会在晚上父亲回来晚时留一盏灯……和她母亲截然相反的性子。她的母亲任性恣意,有着极强的控制欲,厨艺仅仅是把饭做熟的程度,晚上喜欢去逛街,有时回来的甚至比父亲还要晚,喜欢在夜里工作,往往父亲起床前刚刚睡去。她的母亲美艳明丽,喜欢打扮自己。可她死的时候极难看,面容扭曲,双眼大睁,死不瞑目。死不瞑目。许多人都以为她已经忘记了,就如她一直说的那样。可她从未忘记过,她的母亲,是因她而死的。

  耳边沈尧的声音还在继续,她却有些不想听了。他喜欢的,该是他记忆里以为的那个女孩吧。他与叶宇哲不同。叶宇哲永远都是太阳,散发着灼热的光芒,靠的太近很容易被烧伤。沈尧是大树,默默地扎根在那里,不经意间就为你挡风遮雨,可你不回头永远发现不了他。明眼人似乎一看就知道该选择哪个。可是何小西是近视眼,当她眯着眼睛时,注意到的只能是太阳。说到底,她贪恋的,不过是那一抹温暖。

  那天的谈话最终不了了之。为她的沉默,为他的固执。

  大年初二,何小西没有陪着父亲去阿姨母亲家,独自一人去了西郊的墓园。那里很安静,只有一个守墓人,斑驳着白发,露出泛黄的牙齿对她笑,很远处传来鞭炮的声音,也只是衬的墓园愈发寂静。一排排的碑石肃穆庄重,却有着活人永不能体量的安宁和悲哀。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的漂亮女人温柔的注视着她,没有阴霾,没有怨恨。明明一伸手就能触碰,明明隔着亘古的时光,明明再不用那么辛苦的活着……

  如果那天不是自己任性,如果那天不是自己赌气不管不顾的脱离人群走进阴暗的小巷,母亲怎么可能会遇上混混以至于为了保护自己而被捅死。这些年来,何小西告诉每一个人,她不知道。她不知道母亲死之前是否后悔,不知道父亲这么多年是否后悔,不知道母亲是不是怨恨她,毕竟,她一个人可以生活的更好……何小西觉得,她心里像是布满了裂痕,曾被她用劣质的胶水粘了起来,却总有冷冽的风呼呼刮过,沿着那些细小的缝隙,从左胸处蔓延至四肢,将她牢牢的钉在回忆里,无处翻身,也不想逃离。

  开学后,沈尧再没有无处不在了。许清有些惋惜,这么好一帅哥你干啥不收了呢?何小西微微一笑,你喜欢你收了呗。许清连连摆手,别,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磊子了,然后又有些叹息,不然我就自己上了。何小西没有说话。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东西沉沉的噎在喉咙里,日久年深,没有人听,没有人在乎,便不再说了。不,其实或许有一个人在乎的,只是可惜却被自己推开了。

  不远处装修的温馨可爱的冰淇淋店里,一前一后出来了两个人,女孩娇小可爱,举着一个冰淇淋撒娇的靠向男生,男生笑得暖洋洋的,脸上还有着浅浅的酒窝,他低下头,咬了一口。双方擦肩而过。彼时,阳光正好。

  何小西曾经以为,爱情,是一辈子的事。我爱你,自会在你身后默默开花,尽我所能,守你一生喜乐无忧。可是他不要她的爱情。她曾小心翼翼保护着的那颗心,被她亲手捧着露出最柔软的地方,却被他拋在身后,看也不看。

  可那段时光的惨烈,终究只是因为太过年轻。现在想来,似乎也只能这么解释。那曾经属于她的那个男孩,现在属于另一个女孩,他们会相携着走过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也许还会相伴一生,与她再无任何联系。

  多么残忍,多么宽博。

  何小西继续前行,下一个路口,有白衣少年,笑的温和腼腆。

  佳人如期,陌上少年,缓缓可归矣。


喜欢本文,记得要一直关注和支持我们哦,如果能分享到朋友圈就更好啦!

编辑:最爱故事会 微信号(bestlove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