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六祖惠能在南安府 烧香

大余论坛2018-06-19 13:22:52

核心提示:

  惠能(638—713年),俗姓卢氏,原籍范阳(郡治在今北京城西南)出生在广东新兴,生活、传法于广东。三岁丧父,家境艰贫,稍长以伐薪卖柴为业养母度日。二十四岁时,惠能辞母出家,往蕲州黄梅东山参拜五祖弘忍大师。经过大庾岭时,在南安府居住了一年半的时间。

  禅宗六祖惠能大师,自幼砍柴为生,终生不识一字,不会写字。他的唯一著作《六祖坛经》是门人弟子对他生前言论的记录。但是在中国人所有的佛教著作里面,只有六祖惠能的《坛经》被尊称为“经”,其他人的著作只能叫做“论”,可见他在中国佛教史上的地位。

大余名流事·惠能述佛理


 

广州市增城中学高中部 黄蔼北

唐朝咸亨二年(671年)腊月三十深夜,雄鸡已然鸣叫,东方小山坡下的南安府全城端的即将跨入到新年的那一天了。金羊将乘东风去,灵猴跃来在招手。宝界寺里,已过而立之年的惠能大师静坐在蒲团上,在等待着一个人。

宝界寺矗立在南安府西侧的白石村山梁上,离城里头仅一顿饭的路程,不远。远处的南安府城一片寂静,眼下的宝界寺庙沦于安宁,没有人声,似乎有隐隐约约的鸟叫声从寺庙内的树丛里传来。

驻守南安府宝界寺的惠能大和尚在蒲团上打坐,静候那一位能及时赶来烧头香的岭南新州中年富翁。

也是三年前蛇年肇始,初一,一乘肩舆阒然停在了曹溪宝林寺外。那位中年人下轿,直截了当地来到佛像前点着了蛇年头炷香。烧香后,他又寄上一笔丰厚的香火费,拜过菩萨,就匆匆地离宝林寺而去。

宝林寺住持惠能随意地瞥了半眼,陡然发现,那位中年寄上的香火费是整座禅院有寺院以来数目最大的一炷香火。在南岭山沟里枯守宝林寺二十年了,惠能还是头一遭碰见这样大方慷慨的施主。

狂喜过后,惠能用那人的这笔钱把前庭后院、僧房香室、柴间灶下,都修缮了一番,又给铜、土、木、瓷菩萨通通塑了金身。惠能又叫懂账房的和尚算了帐,尚有较大的余额。

他就为庙宇置办了些田产,种了些时鲜蔬果,召集附近乡村三位厨工给伙房的僧人秘传了十来道素菜做法,寺庙里模样大变,斋饭日益隆盛,香客信众与日俱增。

惠能大师就暗暗地默许寺庙僧众把那位中年汉子来宝林寺烧头炷香的消息给透露了出去,那举动出现后不久就令宝林寺无人烟的山路刹那间热闹起来。信众佛徒无不是朝烧香拜佛而来,香火钱也跟着大涨。寺里功德箱礼簿上达官显贵的名字就如缕般呈现。

短短半年时间,端州、韶州、雄州、高州、化州、鄚州、梧州的信客蝼蚁不绝,寺里的旺盛香火超越南海郡的六榕寺,宝林寺信众奇多,香火鼎盛,一个月中倒也能在逢三六九就设置免费施粥供斋饭的施舍日,连斋饭也遐迩闻名。

期年已满,宝林寺由籍籍无名而瞬间红遍南国天,惠能大师就被渲染得周身渗透佛光,颇具得道高僧的庄肃宝相。

自然,大年初一来临之前的除夕夜,惠能大师就会屏退闲杂人等,开始在蒲团上静心打坐,静候那位中年富翁的到来。

直至那汉子在子时到了,燃起头炷大香,虔诚而执着地跪拜在佛祖像前,惠能才主动地为其诵念佛经。来人那种焦灼就会立刻消弭,满脸的戾气就会转变为和蔼。

惠能又为他蘸浓茶,敬茶,让他喝下一片清凉,驱走满腹的焦躁,然后摆开棋局,双方自觉地面对面坐着,对弈起来。

几局大战对弈下来,曙色初露,那富翁就起身,想要在功德簿上寄上一笔,却被惠能劝止。

惠能深情地说道:“宝林禅寺已经够了钱财。施主若有情义,三年后,我预计到北方取经时,在赣地的南安府一带化缘或者挂单,请你涉足而来,遍施恩惠。那里的寺庙并不多,香火很萎靡!”

中年富翁住手,笑了笑,表示答应,就带着随从们,翩然出庙门,在门口上肩舆,乘坐肩舆小轿子而去。

方今,惠能就打坐在赣地南安府的城西边白石村宝界寺里,安心地静候那个富翁的到来。他与佛有缘,就会来的。惠能想。

子夜刚到,鸡鸣阵阵,南安城里燃放着万挂鞭炮,升腾着无数的烟花,在烟花爆竹声中,百姓们送走了羊年,迎来了猴年。此时,寺庙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惠能知道,他准时来随自己而至,点燃头炷香了。

“好汉呀,施主呀!终归来了!阿弥陀佛,我佛祖在上,容我直言,你双脚脚步发虚,眼神呆滞,该不会有什么麻烦事染身吧?”惠能双目紧闭,一点也没看那富翁,“千里北上而来,你累了!”

富翁跪拜在佛祖像前,虔诚地说道:“师傅火眼金睛!我确实是应诺来了,三年前的那时答应了你,必定要兑现。”说着,就在宝界寺的功德簿上寄上银两三百万两。写那些财礼时,他双手颤抖,瑟瑟不已。

惠能仍然双目紧闭,睁也不睁开半下,说:“施主,远离家乡粤地新州(广东新兴县),敞开心扉,让佛进驻你心间吧!早知今日,何必愚蠢!”

那富翁汉子颤抖着嗓门,说:“我五年前担任宝安县令时,缉私海上,剿灭海匪,悔不该把那几船的财物据为己有。以为山高皇帝远,对朝廷不辞而别就退居新州躬耕南亩。想不到,大师傅你还是识破了我的底线。”

“上报四重大恩,下济三层众苦。”惠能轻轻地说完,寺庙大门又沉重地被推开。门开处,南安府知府杨思荣带着衙役,走了进来。

那汉子就明白了,自己所犯之罪是远超惠能所掌握的佛理境界的,无法由惠能真正超度,接受朝廷命官的惩处,也就在情理、法理、伦理之中了。他伸出双手,任由杨思荣他们捆绑和押解。

惠能这才睁开眼,说:“你好生去伏法吧!即便我北上中原取经,也会有人为你送牢饭来的。人,法度囿之,方能敬之!”

富翁汉子和杨思荣知府他们那些人听了惠能的话,都觉得佛理太深了。而窗外,鞭炮继续响起,烟花不断飞起。新年既然到来,万象毕竟会不停地更新的。

作者简介

黄蔼北

       [作者简介]: 黄蔼北,江西大余县人,教师,致公党员。现工作于广州。发表语文论文8012篇,指导学生作文发表712篇,主持县市省和国家级课题36个,均获结题成果一等奖和二等奖;创作和发表文学作品36万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