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年味里,来看看商报记者们感知的基层变迁与时代脉动……

台州商报2018-02-12 21:19:55


  每年春节前后,回归故里和家人团聚,成为无数拼搏在外的游子过节的必须流程,台州商报的记者们也是这个族群的成员。

        不同的是,为了深化“走、转、改”活动,我们的记者回家还带着一份任务,用一个游子的眼光观察家乡的变化,在年味儿里感受基层的变迁与时代的脉动。

        今天我们推出的这组采访报道,为大家呈现最真实的民情反映,最深刻的感悟表达和最真挚的情感流露,为读者呈现一个缤纷多彩的台州。


村里有了新篮球场,老感情也能碰撞出新激情

相约打球成我们村的“新年俗”

  大年初二,天空湛蓝,阳光明媚,睡了个懒觉、吃完早饭的我,一打开微信,便收到了村里篮球群的邀约:下午一点半,集合打球!

  前几年,年轻人回家过年想约一起打篮球,却发现原先村里小学操场的篮球架早已年久失修,球场还是黄泥地,在这里打球既不爽,也不安全。

  一帮年轻人跟村两委反映了情况后,村里马上就开会商量,同意整改篮球场。

  整修后的篮球场,换上了新的篮球架,黄泥地也变成了水泥地,还安装了夜场灯光。如今,除了聚集一起打球的年轻人多了,一些会打篮球的村民也愿意加入到比赛中。

  过年相约球场打球,仿佛逐渐成了不少村里人这些年约定俗成的“新文化”活动。

  今年过年,天气总的来说不错,村里的篮球爱好者们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日子。年轻人常年在外,读书的读书,工作的工作,做生意的做生意,一年到头见不了几面,能够相聚球场,不仅可以切磋一下是否长进的球技,还可以跟朋友们老感情打出新激情。

  换上篮球服,穿上球鞋,约好的一点半到达篮球场后,球场已经有七八个人在热身了。

  小伙伴们虽然已经好几年没见,但依旧可以叫出对方名字,所以在这样的球场中,完全不会因为不熟悉而尴尬。

  一阵寒暄和热身之后,大家开始组队开打了。因为人多,大家就打全场。

  村里的篮球赛本来就是友谊赛,大家的目的就是为了锻炼身体,出出汗,所以球场上非常和谐,边打边玩,氛围非常欢乐。

  “过年过节的,还是打打球,运动运动比较好。现在篮球场那么好,不上去打几回就是浪费。”说话的是村里的老张,将近40岁的他之前当过兵,在部队里特别喜欢打球。

  他说,以前过年,村里没有什么好的文娱活动,年轻人除了打麻将就是玩纸牌,现在有了这个球场,打球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他也愿意跟年轻人一起跑起来,感觉自己都年轻了好几十岁。

  一组比赛结束后,我和他一起被换上场,看着他在球场上竭尽全力来回奔跑着充满激情的模样,我仿佛看到了村里的变化以及村民在生活和追求上的变化。

——朱灵超


“垃圾村”变身小微创业园

温岭雅雀村“变形记”

  

  说实话,“新春走基层”这份小长假的“作业”,我着实纠结了好几天。这几年来,家乡温岭新河镇的变化真的太多了,新崛起的商业中心、丰富多彩的村级公园和文化礼堂、四通八达的交通路网、被“五水共治”重新带回来的碧波荡漾,以及农村里越建越多、造型洋气的小楼房……

  要从这些诸多变化中,选择出一个叙述,我着实比较为难,说句俏皮话,选择太多也是一种痛苦。为此,我选择了“场外求助”,在餐桌上咨询了爸妈,“你们眼里这几年家乡最新奇的变化是什么?”没想到,他们不约而同地给我推荐了“雅雀村”,“你写这个最好了。”

  吃完午饭,我们全家就立即去实地看新鲜,爸妈在身边当起了讲解员。

  雅雀村离我家还是有些距离,但并非没有交集,家里有好些亲戚是这个村子里的人,小时候也跟着家长走亲访友去过几次。

  而从小到大几十年,雅雀村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一个脏兮兮的垃圾村,不只是村貌脏、乱、差,这里的村民也喜欢和废旧塑料、洋垃圾打交道。那时候,走进村庄,几乎家家户户的房前屋后都堆满了旧轮胎、废鞋底,道地上放不下就堆到农田里,挑剩下处理不了的就倒在河边,或者就地焚烧,也因此,农田被荒废,河道被污染。

  印象最深的是,小时候到了暑假,雅雀村里的阿婆会经常来我家找奶奶卖白搭,那阵子常听她说:“天气热了,村里的塑料垃圾味道很大,烧起来让人很难受。”

  外人不懂塑料垃圾有什么宝贝,但雅雀村的村民确实靠着废旧塑料加工和洋垃圾拆解发家致富,盖新房、买汽车。在行业鼎盛时,全村三分之二的村民从事这一行业,或与该行业相关的产业,早在1995年,这里就成为远近闻名的工业经济“亿元村”,但雅雀村在致富的同时,也成了省内闻名的垃圾村。

  不过,今年1月31日,当我再走进雅雀村的时候,眼前的变化让我吃了一惊———

  曾经满地的塑料垃圾消失了,取代它们的是复垦的农田、拔地而起的小微企业创业园以及别具特色的文化礼堂等。

  其中,雅雀村文化礼堂就是2016年雅雀村投资210万元建成的,包括文化长廊、村训家训展示区、“和美心愿”认领区、乡村记忆馆、农家书屋·春泥活动室、村史馆、文化大礼堂以及和合讲堂等组成,在这里,村民可以开展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

  而雅雀村也通过房屋改建、村容村貌整治、“五水共治”、“三改一拆”等行动,拆除了村里所有的废旧塑料回收加工厂。

  拆迁后腾出来的土地,雅雀村组织开展拆后利用工作,建成标准厂房的工业园区,通过公开招标使用权,壮大村集体经济。该村工业园区第一期工程8幢标准厂房的土地使用权公开招标后,村里集体经济收入1300多万元。

  在雅雀村的小微创业园区门口,我还看到一张海报,上面写着:入驻小微企业创业园的不再是低小散的废旧塑料回收厂,而是塑料新材料加工、鞋业制造、蓝宝石加工等产业。

  可见,雅雀村在产业转型升级上跨出了实实在在的一步,从源头上上演了一场“变形记”。这些变化,着实令人感到欣喜!

——李平

过年还有红包发哦~

老年人幸福生活“节节高”

  

 

  大年初四,风大,天气有些冷,但三门县鹤井村老年协会的活动中心,却因为人多,显得很暖和。老人们像往常一样聚在一起,搓起了麻将,也有老人选择在大厅里看电视,电视上放的正是他们最钟爱的越剧,会唱的还跟着哼唱起来,好不热闹。

  小时在外求学,长大后在外工作,每每回到家中,对家乡总是抱着又熟悉又陌生的情感,但对这座老年协会所在的红房子,我总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也许是因为它就坐落在我外婆家后门,每年去外婆家拜岁,我都要和兄弟姐妹们一起到那玩耍。

  走近这座红房子,映入眼帘的是院子里的滑滑梯,这是为了方便老人带着自家的小孩子一起来玩。屋内,有液晶电视机、健身器材,还有一块写有“先进集体”的牌子。

  这座两层的红房子,就和它身上的颜色一样,总让人觉得很温暖。会长陈成利告诉我,老年协会成立二十多年了,他在这个任上都已经9年多了,为了村里的老人有个更好的老年生活,政府或拨款或拨物,老年协会的发展也越来越好。就像去年,老年协会在重阳节给每位60岁以上老人发放了50元慰问金,过年的时候又给他们发放了100元慰问金,而80岁以上的老人则收到了120元。

  “过年过节的,就想给我们村的老人们多一些关爱,大家在这里聊天喝茶,吹拉弹唱,挺好的。”陈会长告诉我,就在刚过去的元旦,老年协会还牵头举办了一场文艺汇演,不但请来了戏班子,协会里的乐队还参与了表演。

  在老年协会的器材室里,乐队成员黄加炎给我展示了他们的“家伙”,二胡、笛子,还有吉他。他说:“大家平时一起排练,有机会就上台,乐队还上过电视呢!”

  陈成利说:“新的一年,老年协会要越办越好,要是有可能,就把协会转到空气更清新的干头山这边,给村里的老人提供更好的生活休闲环境。”

——毛敏敏

人人“机”不离手,传统节日是否在变味?

“互联网+”的春节

  

  “快快快,马上22点18分了,马云的支付宝就要开奖发钱啦!”

  “才1.08元!辛苦集福快一个月了,最后收获才这么点,马爸爸我要生气了。”说着,表妹截了张红包图发到了朋友圈。

  大年三十晚,全家人吃完年夜饭围着电视,家家户户的鞭炮声萦绕在耳边。比起一年一度的春晚节目,手机上的“红包贺新年,各个群内红包抢到多少”更让人兴奋。

  在我的记忆里,小时候最期盼的就是过年了,大团圆、贴对联、吃饺子、穿新衣、放鞭炮,人人笑容满面,家家喜气洋洋,特别是大年三十晚上,一家人边吃饭边看春晚,面对面有着聊不完的天。

  不过,现在可不是这样了。不论在吃饭还是聊天过程中,在社交媒体上“送祝福、晒红包、晒年夜饭、晒家人朋友”,每个人最离不开的还是手机。

  过年这几天,不少年轻人手机从不离手,为的就是抢个红包,虽然钱不多,但就是图个喜庆,抢个热闹。春晚摇一摇、支付宝抢红包,虽然每次抢到的金额都不多,但抢的过程很好玩。

  今年春晚直播时,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朋友圈以及微博上的“春晚观察团”,时不时来几句“神评论”,在社交媒体上的互动,仿佛也成了看春晚必不可少的环节。

  日新月异的互联网时代,人们期待春节的心情并没有改变,但春节在内容与形式上都发生着变化,我想,这不能简单地用好坏进行判断。在网络和社交媒体快速发展的当下,或许“互联网+”的春节,才是最显著的时代特征以及它的应有之义。

——杨丹宁

通信工具的变迁,见证着你我生活日渐向好

远在他乡的爸妈“触手可及”

  

  我的家在温岭新河,和周边的很多人家一样,我的父母亲友中,有很多都在外地做生意的。

  在云南的叔叔,在甘肃的表哥,在福建的表叔,在四川的表姐……大部分时候,我们都只在春节里,才能见到回乡过年的亲人们。我和爸妈也是如此,他们都在舟山经商,为了能给我和弟弟一个更好的生活而辛勤劳作着。

  记得刚上小学时,我最盼看到的是邮递员。傍晚,穿着绿衣服,骑着自行车,喊着“谁谁谁家有信喽”的邮递员,一进村就被孩子们围住了。

  拿到信的孩子,满脸笑意,跑着跳着回家了;拿不到的,默默地回家,心里的感觉,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羡慕嫉妒恨”。

  十来岁时,村里的小卖部,安上了固定电话。6毛钱一分钟,就可以听到爸妈的声音。晚饭后的小卖部门前,总是站满了人,不时传来“妈,我这儿什么都好”、“爸,生意好吗?别太累了”这类的话语。

  对我来说,透过电话,嘘寒问暖着、叫着我小名儿的爸妈,比起白纸黑字要亲近许多。对着电话,喊一声“爸爸、妈妈”,心里暖乎乎的,油然升起一股自己是有人疼着的踏实感。后来,电话渐渐普及了,村子里基本每家每户都安上了电话。不管亲人在何方,电话让彼此的距离近了。而小卖部里的公用电话,在谁都不知道的时候,悄悄退出了村民的生活舞台。

  2004年,我上高中了。这一年,爸妈给我买了一部手机。于是,爸妈不再只是电话里的短暂相聚,带着手机,打个电话,爸妈仿佛就能时刻在我身边。

  这几年,村里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拉起了宽带,连上了网络,与亲人的拉家常,也从单纯的语音,升级到了视频里面对面说。

  过去几年里,我妈还学会了刷微博、玩微信,时刻关注着我的生活。靠着手写输入系统,妈妈步入网络生活中。和我一样,每天起床之后、睡觉之前,她都要刷新、刷新,再刷新,点赞、点赞、再点赞……

  妈妈玩起了微信,起初是为了我和弟弟。她说,每天看我俩的微信,就能知道不在身边的我们,都在做些什么,玩着微信,也能跟上我们的思想和步伐,这是她想念我们的一种方式。渐渐地,她已经不满足于看我俩的微信,她的朋友圈越来越广阔,各路亲朋好友,通通纳入其中。

  今年,爸妈在舟山,没回家过年,我和儿子收到了她用支付宝发来的“压岁钱”,每天视频也是好几次。从信纸到电话,从手机到网络,爸妈即便还在远方,他们的温暖,却让你我觉得,似乎伸伸手就能摸得到。

——陈霜

改造成菜场和超市,每年为村集体创收50万

旧学校迎来“第二春”

  

  正月初五,带着儿子去村里最大的超市买零食,路过当年就读过的小学时,我又不由跟他说起自己小时候的事。7岁的他眨巴着眼睛跟我说:“这是妈妈的小学,像我这么大时,妈妈就来这里上学了。”

  是的,几乎每次回老家,我都会带他去一趟我的小学,然后一路跟他唠叨我读书时的事。

  我的小学,坐落在路桥蓬街镇新南村。2015年元旦,经过整改后,被闲置了好些年的新市小学旧址迎来了它的第二春。操场被分割成三个部分,建筑面积700多平方米的菜市场,内设83个摊位,一般菜场能买到的,这里都有。

  紧邻菜场的是村里目前最大的超市,也有近500平方米大小,和村里大部分小朋友一样,这里是我家小朋友最喜欢去的地方。

  菜场和超市的南大门口,还有一块400多平方米的空地,这已是村里妇女们夏日夜晚跳广场舞和带孩子玩耍的小天地。

  在过去的这两年,菜场和超市的租赁费,每年能为村集体创造近50万元的收入。这些钱都被用于缴纳全村1400多人的农村医疗保险。

  今年过年回家,我发现小学旧址原本的两栋教学楼挂上了新招牌,蓝底白字“新南村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外墙也被粉刷一新。

  “这是什么时候改建的?”我有些惊喜地问老爸。

  “你好几个月没回来了,这里去年就建好了。”老爸说。

  跟着老爸参观养老服务中心时,十几年没再进过旧教学楼的我有些恍惚,这一间间曾经坐满学生的教室,现在被改造成了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成为全村300多名60岁以上老人平时的新去处。

  一楼的三四间教室现在很热闹,图书室、活动室、棋牌室……时不时传来老人们愉悦的笑声和说话声,而二楼和三楼被改建成休息室和老年协会的办公室。

  村支书梁汝明说,过年期间,中心格外热闹,每天都有上百位老人来到这里。

  短短两年时间,我的小学就变得“面目全非”,或许,这样的改造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我的童年印象,但能给全村百姓带来新的收益,让村里建设得更好,何乐而不为?我也期待着正在筹建的村文化礼堂,这么一来,村民们的经济生活和精神生活都能得到同步提升

——陈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