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为什么过年越来越没有年味了?

青年时评2018-06-14 07:25:47

很久没有更新公众号了。一开始是因为天气冷,人也犯懒,就停了下来。后来想写却再也写不出什么东西了。有时回看自己写的那些文章,大多时候都是矫情的自言自语,透露出一个年轻人片面而不成熟的思想。想着关注我包容我的那些朋友,心中感激而惭愧。


没写文章的这些日子,发生的最特别的事情就是过年了。


在异乡,在乡愁的那些日子里,想起过年,我以为过年会有很多感触,会很容易感动。在那个县城街道上都摆起一排排通红的灯笼、挂起一幅幅红色的对联,在老家村庄里热热闹闹的传统年俗开始上演,在一年又一年岁末年初的时光里。在那个喜庆又特别的日子里,会让人从心底感到幸福喜悦,结果却没有。


在过年的那些日子,除了能和亲友团聚,并没有什么不同。日子依旧是寻常的过,觉得只是多了一些无所谓的仪式,多了久未联系的亲朋的盘问和攀比,春联、鞭炮、春晚、团聚,这些都没能让我感觉到过年的气氛。


过年越来越没有年味了,好像每个成年人都会这么说。


不知道是不是人越长大,越会对这个世界有不过如此的感觉。从前很仰慕的人,后来真正了解后发现其实不过如此。从前一直想去看的风景,真正去了觉得那就那样,那些从前觉得神秘奇妙的事物,真正了解后都会觉得原来也不过如此。


过年大概也是如此,小时候觉得神秘、热闹好玩的过年。长大以后,发现其实不过是一场例行公事的团聚,一些人们并不热衷却不得不为之的仪式,去掉那些被人们故意附加上的特殊的意义,会发现其实过年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在以前物质匮乏的时代,过年意味着能穿新衣服,吃很多平时舍不得吃的东西,所以过年会显得特殊。如今,想吃什么都可以吃的到,想买新衣服也不用等到过年。过年,不再是人们满足自己物质愿望的时刻,便更少了一份期待了。


过年,说到底还是一种农耕文明的产物。就像端午、中秋在国人心中影响的式微,过年也注定如此。过年里的传统宗族观念,还有很多传统年俗,都是农耕生活的产物。放鞭炮、贴门神贴对联、祭拜先祖等仪式,甚至春节这一日期的确定,都是与农耕生活息息相关的。传统文化很多虽然被现代社会继承,但对人们的影响毕竟小了很多。想想那些终日在高楼林立的城市里生活的人,对于过年的那些传统仪式,很多都已经感到陌生和不理解,更多的只是觉得热闹好玩罢了。


我想起小时候,除夕,看着整个村庄的人都在贴对联,真正有种“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的景象。看电视机里《一年又一年》,播放着全国各个地方的年俗和喜庆,那种浓浓的年味给人的感染。晚上望着夜空绽放的烟花,那个时候的光影、气味和四周的喧嚣,让我有种身体发麻的感动。我想,我再也不会对过年有那样深刻的感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