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爸爸也“走”了!他想撑起自己的一片天…

南阳文苑2018-01-11 16:47:22

        向东的爸爸还是走了,走在大年初三夜。尽管头一天专门去拜过菩萨,希望爸爸能早点好起来,12岁的向东抱着小花猫倚靠在家里的长梯上,望着屋外的群山发呆。1岁时,母亲不辞而别,至今杳无音信,而今,爸爸和爷爷都躺在屋后低矮的乱石坟墓里,家里仅剩年过八旬的奶奶和他相依为命。

  


  对于城里孩子来说,这样的山清水秀是奢侈品,但对于留守儿童,这些大山意味着隔阂、贫穷以及与外面世界的阻隔。向东四年级下册,他跟爸爸一起去外地打工。由于花费太贵,向东上不了学,就在一家塑料花店打零工贴补家用。他还是想回到山村,回到学校,回到老师和同学们身边。

  


  回到老家的向东,继续读四年级下册。天阴沉沉地下着雨,向东牵着羊拿着锄头,走向屋后的山坡。向东家的收入,主要靠奶奶每月180块的低保。这头羊,是之前借钱买的,还有三个月羊就要下崽了。向东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希望小崽能卖点钱。

  



  放学后,向东拿着锄头上山干活儿,稚气未脱的他,脸上却经常闪过成熟与愁容。

  


   向东一边回忆在爸爸打工的点点滴滴,一边不自在的搓着双手,他的手,比同龄人的手都要粗糙。手指又粗又短,粗糙的手背上还有一条长长的划痕,那是在打工做花时被铁丝戳破的,血流一地。“每天清早拿着爸爸给的1元钱买份肠粉当早餐,8点到工厂上班,赶工时,最迟要干到晚上12点。”他厌倦了城里的生活。

  


  看着奶奶颤颤巍巍的往楼上攀爬去引水,小向东赶紧把奶奶拦下来。每当看到奶奶拿着锄头去田里干活,他也总是抢着干。

  


  向东自打记事起,就住在这间龟裂的土坯房里。无聊时,他的玩伴是一只叫“呜”的狗和一只叫“喵”的猫。

  


  过年时,亲戚买的棒棒糖,向东馋了就拿出来舔两下,然后又放起来。一个多月过去,棒棒糖还跟刚买的时候一样。

  


  考虑到土坯房年久失修,怕刮风下雨坍塌打死人,村里给向东家造了一个简易砖房。山上缺水,房顶可以存储一些留存下来的雨水。“用塑料水管引流到水缸里,烧开了就可以喝。”向东说。

  


   家里这台电视,是到县里免费领的,每次开机的时候,都会显示“关注民生 

电视扶贫”八个大字。这也成了向东为数不多,可以了解外面世界的窗口。回到老家的向东原以为生活虽然艰难,但只要能平平静静就好。没想到,爷爷突然在田间劳作时,心肌梗塞去世。回来奔丧的爸爸,又因烫伤感染,不断恶化,最终离向东而去。

  


   向东垫着脚尖,给爸爸的坟头挂纸。初三那夜,他独自一人打着手电筒走了十几里的山路去买的花圈和鞭炮。按风俗,人过世后,亲友会坐夜悼念,可家贫如洗的向东家却是个例外。在邻居们的东拼西凑下,当晚12点,他的爸爸躺在亲戚赠送的棺材里,埋在屋后的田坎上。

  


   向东的爷爷、父亲,都长埋于家后,或许这种陪伴是他们对向东唯一能做的。懂事的向东默默承受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他说:“我想多读点书,长大了找个好工作,让奶奶生活过得好一点。”

  

清风结语:他这么小的年纪却要承担这么多,让我们心酸的同时,我们也要好好的珍惜现在的生活,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