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微电影《百年难修》,小人物的长情厚爱!

人民作家2018-06-12 12:21:42

剧 本



百年难修


江苏/徐琴

          

空镜

室外,冬日阳光明媚。

室内,红烛檀香,一派节日气氛。


徐家堂屋 /日

父亲裁纸,我写春联。母亲坐在门槛上择菜。

父亲看着母亲,满脸笑意:你妈妈17岁就和我订婚了。十七岁,你还在上学呢!

我停笔,看看母亲,又看父亲,笑而不语。

旁白:父亲经常自豪地告诉我,母亲17岁就和他订婚了。然而,他也只告诉我这些。关于订婚几年后才结婚的原因,父亲始终只字不提。

奶奶的小院 /日

我和奶奶坐在小藤桌旁折纸元宝。

我将一个折好的纸元宝放进竹篓:奶奶,您能给我讲讲我爸妈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吗?

奶奶折着纸元宝的手突然停住,沉默了一会儿,继续折,缓缓开口:丫头啊,以后,一定要孝敬你爸……你爸爸他……不容易!

奶奶将折好的纸元宝放进竹篓,接着说:我比你爷爷小了整整20岁,我生你爸那会儿,你爷爷已经五十多了。你爸爸,从小就是吃苦的命!你的几个伯伯叔叔都各自成家后,他就辍学,学木工,到鞭炮厂切纸……唉,我和你爷爷没本事,你爸爸,都二十出头了还没人说媒。他心里清楚,也不跟我和你爷爷提这事儿,整天一门心思干活儿,直到后来……遇见了你妈妈……

奶奶抬头看了看院里黄灿灿盛开着的迎春花,叹了口气:也是这样一个季节吧……

 

回忆画面 谭家小院 /日

往堂屋看去,屋中一个大大的“寿”字和满屋的寿桃、礼物。

院里张灯结彩,一群人忙忙碌碌。

十七八岁模样的母亲蹲在井边玩猫。

父亲挑着一担炮仗走进小院,冲一玩泥巴的小男孩叫道:书棋,跑跑腿,让你爸爸来领炮仗!

小男孩拔腿就跑。

父亲放下担子,拍拍手,随意看了看院子,瞥到蹲在井边玩猫的母亲时,目光慢慢集中了起来,着了迷。

表舅抱着书棋,拿着钱朝父亲走来,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若有所悟笑了。

表舅:老五,别把眼珠子掉出来!怎样?我表妹漂亮吧!还没说人家呢!

母亲感觉到了表舅的声音,回头朝他笑了笑:哥!

再低头弄猫时,余光瞥到了父亲,红了脸,抱着猫跑开了。

父亲,尴尬:鹤广(表舅名字),你别瞎说八道!

表舅:想不想在你,说不说可在我!我先打好招呼,我这表妹,论模样,你也看到了,绝对没的说!就是这耳朵嘛,因为害病有点聋,但配你老五,还是绰绰有余的!

父亲一心想着母亲,也没理睬他,丢了魂似的,重新挑起担子,转身走出了小院。

表舅挥着钱大叫:喂!老五!‘色迷心窍’啦!把炮仗给我呀!喂!

谭家堂屋 /晚

两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八仙桌旁。

奶奶,为难:谭大哥……有件事儿……还想麻烦您……

姨姥爷:妹子,有什么事直说!这么多年老邻居了,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只要我老谭帮得上忙的,一定帮!

奶奶,感激:哎,哎,谭大哥,您这么说,我心里就踏实多了。(奶奶搓搓手)不怕您笑话,我今儿来,是想请您给我家老五说个媒的。

姨姥爷,惊喜:哦?老五要成家啦?!快给我讲讲,看上哪家姑娘了?一定得帮咱老五说过来!

奶奶,尴尬:这个……就怕……就怕告诉了您,您可得不乐意了。

姨姥爷:我?我能有什么不乐意的?!

奶奶:大哥呀,实话跟您说了吧!我家老五啊,看上您家姨侄女了!就您过七十大寿那天,他来送炮仗时见了一次面,这不,连句话都没说上,就把个魂给丢了!

姨姥爷,大笑:嗐!我当什么事儿呢!没事儿,包在我身上!明天,我就去妹夫家里一趟,替你把这媳妇说下来!

奶奶,站起身,感激:那感情好!感谢!太感谢您了!那就麻烦您,明天走一趟了。

姨姥爷,站起身:嗐!什么谢不谢的!(拍拍奶奶肩膀)妹子,老五这孩子好啊!踏实,老实,又肯干又能干!把侄女儿嫁给他,我求之不得呢!放心,这杯喜酒啊,(拍桌子)我老谭喝定了!

奶奶:哎,好,好!那就麻烦谭大哥了!

 

村口 /日

姨姥爷,喜笑颜开:妹子啊,就这么说定啦!下月初一,我就让徐家老五来下聘!

外婆:哎,姐夫,听您的!

外公:姐夫选的人,咱们俩呀,绝对放心!

回忆切回 奶奶的小院 /日

我,一脸疑惑:奶奶,这不是挺顺利的么?怎么还拖了几年呢?

奶奶:唉,穷,是命,是病啊!你爸爸下聘的彩礼,还是跟你大伯借钱办的。你大伯偷偷借钱给你爸,被他媳妇儿发现了,你大妈是个‘炮筒子’,整天吵吵,不知怎么就把这事儿传到你外婆耳朵里去了,那哪能依呀!收下聘礼不到一个月,就来退婚了。

 

回忆画面 谭家堂屋

外婆,站在姨姥爷跟前,歪点着头,拍拍自己又指指外公,叫嚷:姐夫,我和老陆是相信您才答应下这门婚事的,(朝姨姥爷摊着手掌,手掌用力朝下一甩)可您也不能这么诓人吧!(眼睛看着姨姥爷,食指指指低着头坐在桌旁的妈妈)我们家小萍,是有点儿小毛病,(两手摊开,转身对着堂屋里所有人)但论模样,论活计,我家姑娘哪样不如人家啊!啊?你们说啊!(两手叉腰)这婚事啊,说什么我也得退!

奶奶和父亲坐在桌旁局促不安,面露尴尬;外公坐在桌旁抬着头,一口一口吐着烟圈,一脸不满。

母亲低头绞着衣角,羞涩又有些急切地抬起头:妈!

外婆装作没有听见,母亲又扯扯一旁的外公,外公朝母亲使了个“小孩别管”的眼色,母亲无奈,扭了一下身子,红着眼睛,低下了头。

姨姥爷,满脸堆笑:妹子!何必这样撕破脸面呢!

姨姥爷转身向父亲和奶奶笑了笑:你们快去忙活吧!我跟小萍妈好好聊聊。

父亲站起身,不安的看向姨姥爷。

姨姥爷:去吧!好好干活儿!要娶媳妇呢!不许偷懒!走吧,走吧!

奶奶一边拜托姨姥爷一边拉着父亲走出屋子。

姨姥爷,回头,严肃:莲宝,不是姐夫说你……(画面渐暗,退出)

 

空镜

一双粗糙的手,紧握着切刀的刀柄,用力将一堆厚厚的鞭炮纸切成两份。

 

鞭炮厂 /日

工人甲,拿着衣服欲走,开玩笑道:老五,还不回家吃饭呀!是不是嫌老妈做的菜不如老婆做的好吃呀!

父亲憨憨一笑,继续手头的活。

工人乙,摘下帽子扇着走来:锁头!别总拿人家老五开玩笑!人家靠自个儿挣钱都快把新房盖好了,瞧瞧你自己,也不抓抓紧!小心打一辈子光棍儿!

工人甲:别总说我!你不也是嘛!半斤八两,没的说!

工人乙,走上前拍拍父亲肩膀:别理那家伙,早点儿收工回去吃饭吧!身体最重要!

父亲笑笑:就好、一会儿就回去。

甲乙俩人说笑着慢慢走远,父亲停下手头的活儿,慢慢直起身子,看着外面,回想之前的事——

 

父亲回忆画面 徐家堂屋 /日

外婆,两手叉在胸前,靠着椅背,坐在八仙桌上座,眼睛斜看着墙:这门婚事,可以暂时不退!

爷爷奶奶和父亲都舒了一口气。

姨姥爷笑着上前:妹子、这就对了嘛!

外婆,转头看向爷爷奶奶:但是,(右手食指敲敲桌子)也不能太委屈了我家小萍。现在呢(恢复叉手姿势),反正小萍也还小,不急这一年两年。你们家呢,(指指四处的墙壁)也总得先把这土砌房换成砖瓦房吧!

姨姥爷连连点头:对,对!这个必须有,(转向父亲)老五,能做到吗?

父亲,兴奋,点头:哎,能,能,一定能!

奶奶,赔笑:妹子,你放心,我们家老五啊,是绝对不会亏待了小萍的!

外婆,冷笑一声:最好是!至少结婚的钱(看看父亲)可不能再用借的了!

父亲、奶奶面露尴尬,姨姥爷看了外婆一眼,外婆假装没看见。

回忆切回 奶奶的小院 /日

我:外婆也太过分了。

奶奶放下手中的锡箔纸:你外婆那不叫过分,为了孩子嘛,当妈的都能理解。但你那表舅……

奶奶抬头看向远处——

 

回忆画面 徐家小院 /日

父亲和爷爷奶奶在院里围着小桌吃饭。

父亲:妈,下午厂里没事儿,咱去场上把稻草捆回来吧!

 

奶奶:是该捆了,听说这两天还有大雨呢!

表舅走进小院,笑着:哟!老五,吃饭呢!

父亲忙放下碗筷迎上去:哥!吃了吗?坐下一块儿吃吧!

奶奶忙起身用围裙擦手准备盛饭。

爷爷用筷子指着一个空位:鹤广啊,来,坐这儿吃!

表舅看了看桌上的菜,摇摇手:不啦!我吃过了!这不是他嫂子最近身体不舒服嘛,我得带她去医院看看。听说这两天就要下雨了,场上稻草还没收回来,你看,我爸妈这会儿又都去小萍家做亲戚去了,所以……

奶奶放下手里的饭勺,走到井边,拌起了猪食。

父亲:哥,刚好我下午厂里没活儿,要不我现在就去帮你捆回来吧!

表舅,满脸堆笑:不急,不急!老五,吃饱了再去吧!

父亲用手擦擦嘴:吃饱了,走吧,我先去撑船!

表舅:哎,好嘞!

奶奶放下拌猪食的勺子,看着一胖一瘦俩背影叹了口气,用粗糙的手擦了擦眼睛。

爷爷又倒了杯大麦酒,就着豆腐喝了起来。

当天傍晚,刮起了风。

父亲一边披着雨衣一边往外跑,回头喊道:妈!你快进屋去!我一会儿回来!

画面:天色越来越暗,父亲顶着劲风和渐密的雨点,艰难地撑着堆满干草的小船。

 

回忆切回 奶奶的小院 /日

奶奶低头继续折元宝:还好,那时还有你姨姥爷……

 

回忆画面 平顶 /晚

姨姥爷坐在小櫈上摇着蒲扇看远处的田野,父亲躺在蛇皮袋上看星星。

姨姥爷:老五啊,年底,把事儿办了过年吧。

父亲,坐起:大爷,您这是……?

姨姥爷拍拍父亲肩膀,一脸慈祥:这两三年,辛苦你了。我和小萍她妈挑了几个日子,你要不要再好好选选?

父亲,激动:大爷……

姨姥爷:傻小子!还叫大爷呀!

父亲站起身,开心:姨丈,姨丈好!

姨姥爷点点头:哎,傻侄婿!

 

空镜

家里的家具渐渐添了起来。

新被子一床一床摞了起来。

院里渐渐多了晒着的鱼干、挂着的腊肉、腌鸡……

 

徐家小院 /日

奶奶老泪纵横,拿扫帚打父亲:你个混小子!你替你三哥还什么债呀!当初就让你别跟他合伙做鞭炮,你偏不信!这才一年不到,倒闭了!三千块啊!你拿什么还!

父亲:妈!三哥家孩子刚满月……

奶奶:他家孩子满月,他家要花钱!你不要吗?你还结不结婚了?你三哥他好歹有个家了,你呢?你总不能打一辈子光棍吧!你个混小子……

奶奶扔掉扫帚,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父亲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回忆切回 奶奶的小院 /日

我:后来呢?外婆又来退婚了吗?

奶奶摇摇头:没有。你姨姥爷那时已经病了,还硬是去你外婆家把事儿压了下来。你外婆一向敬重他,看他那副模样,也不好再拒绝了。后来,怕你妈过来太受罪,你外婆又多陪了点嫁妆,为这事儿,你大舅妈还和她吵了一架。

我:外婆,还挺好的。

奶奶:哪个当娘的不这样呢!

我:奶奶,我妈结婚时很漂亮吧?

奶奶看向远处的码头,笑着点点头:好看……

画面渐渐浮现:母亲穿着红嫁衣,被一群亲戚围着,站在码头,低着头,时不时偷偷瞥一眼远处站在船头的父亲,嘴角微微翘着,脸上是羞怯的红晕。

奶奶:你妈妈烫了头,戴了花儿,擦了红胭脂,还穿了新红袄,(画面结束)比哪家媳妇儿都好看!你爸把你妈接回家时就跟我说,妈,我这回真得好好过自己的日子了!

奶奶低头揉揉眼睛,又折起了纸元宝。

沉默了一会,奶奶忽然又笑了起来。

我一脸好奇地盯着奶奶。

奶奶摇摇头:你爸爸呀,还是跟你表姑借了二百块钱才把喜事儿给办好的。

我,抱怨:啊?还是借的钱呀!

奶奶笑而不语。

小院儿春意盎然,迎春花在微风里摇曳。


总编:骆圣宏

特邀编辑:刘金龙


作者简介

徐琴女,江苏兴化人,小教师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


每周一期      周六发布

(点击眉头上“人民作家”可任意阅读)

本期目录

随笔

人生中有些事不能等(江苏/朱海岚)

散文

在铭记中前进(云南/李茂昌)

我有个好邻居(江苏/骆秀娟)

小美和她的母亲(江苏/景慧)

小说

愧(江苏/朱明贵)

你这个骗子(江苏/袁正华)

剧本

百年难修(江苏/徐琴)

上期回顾

随笔

散文

小说


投稿须知

投本平台的稿件谢绝在其他微信平台发表。两周之内没有接到拟采用通知的可他投;

投稿前请加关注认真阅读本平台的投稿指南,按要求式样发稿;

读者七天内打赏金的一半做作者稿费。

如果您认为文章还可以,欢迎在文章后点赞和留言,以示鼓励!

欲了解《人民作家》详细资讯,请加关注后进入公号,从下方菜单中查询。

往期更多精彩文章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