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当代青年不想回家过年

偏爱之爱2018-04-15 15:13:01



今天是腊月二十,距离春节还有十天的时间。春运的大幕已经拉开,一年一度跨越万水千山的归乡之旅已经启程。回家过年,是中国人一年中最隆重的仪式;一家团圆,代表了中国式亲情的最高等级。


然而,更多当代青年加入了“恐归”族,害怕回家过年的情绪正蔓延在中国的大江南北,积聚在大大小小的出租房和写字楼。


在北上广深,在杭州、厦门、成都、长沙、西安、武汉、天津、青岛、乌鲁木齐,在中国的大中小城市,只要你背井离乡成了游子,只要你孤身一人在外打拼,你就不得不直面这个时代所宣扬的价值观念。虽说中国自古就有衣锦还乡、光耀门楣、传宗接代的宗族传统,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在这种观念下成长,但无奈步入新的世纪,中国人骨子里还是保留着这些旧道德的因子,使得当代青年要为很多人而活,而这些都被扣上了“责任”的帽子,看起来正确而光荣。


挣钱、结婚、生子,这是压在当代青年头上的三座大山,大山上坐着父母亲戚和隔壁家的王叔叔、李阿姨,当代青年始终无法摆脱来自遥远家乡的殷殷期盼,更无力承受回家过年时大舅小姨的轮番质问,“找对象了没?”、“一个月工资有多少?”、“工作这些年攒了多少钱?”、“什么时候买房啊?”、“老大不小了怎么不听话”、“你看那谁谁家的小孩多厉害”、“别让你爸你妈再操心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没几个人关心你在外面过得好不好,他们更想知道你在外面混得好不好。


当代中国青年活在别人的期盼里,活在互相的比较里,就是不能轻轻松松活在自己的人生里。即使厌倦了同学会上的互相攀比,即使对社会的不公心怀不满,但是架不住时间的摧残,在熬啊熬的生活里,在搅啊搅的社会染缸里,你还是会羡慕马班长如今官运亨通、孙胖子娶了班花、孔二狗开着宝马、马大头的生意越做越大,你还是会惦记怎么能搞到大城市的户口,你还是会在该送礼时送礼,该走后门时走后门。


当代青年在网上抨击着腐朽的价值观念、荒唐的政治环境,发微博分析户籍制度改革,在朋友圈里对司法腐败义愤填膺,却还是要老老实实按照社会的规则而活,就连老板都不敢得罪,加了班没有加班费还得拍老板马屁,过年没有年终奖也只能自我安慰。


当代青年活得累,活得苦闷,活得忧心忡忡,连回家过年这么幸福的事情都不能过得安安心心、快快乐乐、舒舒服服、坦坦荡荡。


这个时代的流行价值和情绪在过年那几天集中爆发,表面上的阖家团圆暗藏着左右交锋,热热闹闹、欢欢喜喜的景象隐含着各种攀比和分歧。当新年的钟声敲响,当窗外燃放起噼里啪啦的鞭炮,青年们不禁大喊一声:“我要我的春节。”那一刻的悲壮将化成满天的火花,倏忽消失在黑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