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山那边云卷云舒 ——春节丫山畅想

大余广电2018-04-02 11:51:01

|来源:美篇

丫山是一座神山,千年灵岩古寺香火鼎盛,"灵感三千界,岩藏五百僧"是它的真实写照;


丫山是一座圣山,张九龄、鉴真、苏东坡、周敦颐、程颢、程颐、朱熹、王明阳、袁枚等名人大家都在此流连忘返,佳作镌于此山;


丫山是一座秀山,峭壁鬼斧神工,山腰秀木成林,山中瀑布成群;那竹涛阵阵,那万花舞莺,那山道幽径,无不让人流连忘返;


都说山高人为峰,站在丫山山巅,你可以看见山那边高楼林立的大余县城、梅花盛开的大庾岭;可以看见章江滚滚、西华悠悠,那一片片田野、那一个个村庄,还有那袅袅炊烟……


丫山,俯视着人间滚滚红尘,笑看着历史云卷云舒。



我第一次上丫山,应该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那时我刚从石城调大余宣传部工作。同学越滨在团县委工作,好像是他们搞什么活动吧,他邀我跟他们的一辆租用的客车上山的。第一次去,对丫山历史人文不了解,对丫山留下的印象是:崎岖不平的山路、破烂不堪的古刹,还有古刹边大煞风景的汽水厂……后来,就是偶尔陪客上山,一样没有留下什么印象。再后来,也就是前些年丫山开发起步时,与赣州好友相约而去,此时上山公路己是水泥路,山间景区小径已初步建成,只是还不需买门票。



2016年,我慈祥的母亲和岳父大人先后离去,我想,2017年的春节到一个新的环境适应一下,去丫山过年,或许是最佳的选择。毕竟,孩子外婆在大余,而且,这里是我成家立业的地方,也是我文字生涯的起点,更重要的是,孩子他妈在山下的黄龙乡工作过,那时正怀着孩子。孩子从雾霾深重的帝都回来,尤其是在京城长大又刚进门的儿媳妇,更需感受一下南方的山水和清爽的空气。而我在丫山,除了与家人团聚,也是想让自己在这寂静、清爽的大自然里静心,听高山流水,赏高山美景,忆花开花落,看云卷云舒!



大年三十,我带着家人驱车直奔丫山。从青龙乡下高速后,走323国道,经黄龙乡便进入丫山了。孩子他妈曾在青龙、黄龙工作过,在黄龙乡任妇联主席时,还怀着孩子。那时,每个周日,我需从十公里外的县城骑车过来,很是辛苦。公路是沙石路,生活条件也很差,工资又低,要吃点鱼肉也得等到圩日。记得一次我在圩日买了猪肉和猪肝,准备给太太和肚子里的孩子营养一下,可刚放在桌上几分钟,便被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闯进来大黄狗叼走了,我竟然追着大黄狗跑呀跑,当然,我跑不过它,肉也追不回了。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蒋经国任赣州专员时,曾几次来大余,除了在丫山办干部培训班外,他还到梅关、河洞温泉游览,到新城督办空军机场。1946年9月,其父蒋介石来赣州并莅大余,途经黄龙时,蒋经国向父亲介绍了丫山及灵岩古寺,因事前未作安排且道路崎岖,蒋介石遥望丫山后,临时改变计划不去县城,在山下黄龙圩上一个叫“黄和盛“的小餐馆吃饭,知情人说,蒋氏父子,是为讨个“食在黄龙“的吉彩。



我们一家人住在了山下一个叫A哆花海小镇的地方,这是丫山景区开发的一个部分。几年没来,没有想到变化如此之大。A哆周围,小桥流水;住房前后,浸染花海;放眼之处,皆是美景。赣南各地大力开发乡村旅游,丫山就是一个缩影!这几年,大余县委县政府在开发旅游、开发历史人文方面,还是下了很大功夫并取的了显著成效的。为此,我应为大余点赞!



“乡村”的夜晚是热闹的,也是美丽的。山里的年夜饭别有一番风味,浓浓的年味,浓浓的乡情,浓浓的亲情,酒不醉人人自醉!山里星星点点的灯光,火树银花的焰火,把乡村的除夕,装扮的分外美丽。



看完焰火,与所有住在A哆的“村民“们在乡村活动中心看了一会春晚,我就回房间洗澡看电视了。床头柜上摆着一套《灵秀丫山》丛书,顿时把我注意力从TⅤ引入了浩瀚的历史,思绪飞越千年……



我仿佛看见,六祖惠能逃难梅岭杖地涌泉,张九岭披荆斩棘奉旨凿关建驿道的豪迈,苏东坡贬谪岭南吟诗大庾岭的忧伤,戚继光被奸臣打击调任广东在古驿道上的悲怆……


我仿佛看见,周敦颐任南安通判时为程颢程颐讲学,一代理学宗师在这光照千秋,《爱莲说》成为千古美篇;我也仿佛看见了朱熹察看大余“道源书院“,缕析南安极盛学风,研读周程理学之作;


我仿佛看见,汤显祖在南安府衙后花园信步,被大余爱情故事感染,他写下杜丽娘“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时,情不自禁躲进柴房嚎啕大哭……也难怪列宁看了《牡丹亭》,也不由赞叹汤显祖是“东方的莎士比亚“;


我仿佛看见任职赣州后调任两广军务的王阳明,他抱着病躯回浙路经大余,游梅岭,登丫山,乘船走章江,殒星青龙渡;


我仿佛看见百年前外国传教士在山中探寻,他突然在乱石堆中发现了乌黑的钨金,从此西华世界钨都享誉世界;


我仿佛看见了刀光剑影,浓浓硝烟。石达开太平军屠城、北伐军滚滚铁流、梅岭星火燃起南国烽烟……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曾是赣南三年游击战领导人之一的陈丕显重回大余,探池江、访梅岭,与当年地下交通员周篮相拥而泣的情景,至今让人感叹不己。九十年代初,己调赣南日报社当记者的我,有幸随李鹏总理女儿李小琳一家来大余,参加在金莲山举行的刘伯坚烈士铜像落成仪式,哪时候,我才知道,刘伯坚是李小琳丈夫的爷爷。曾经参与领导宁都起义、红军长征后留任赣南军区分政治部主任的刘伯坚,1935年3月被国民党当局枪杀于金莲山。


战争风云已经散去,但是一个个熟悉的伟大名字镌刻在这片土地上,宋庆龄、毛泽东、朱德、陈毅、项英……毛阿敏唱的电视剧《三国演义》主题歌《历史的天空》似乎诠释着历史云烟:


暗淡了刀光剑影,

远去了鼓角铮鸣,

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 ,

湮没了黄尘古道,

荒芜了烽火边城,

岁月啊!

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

兴亡谁人定啊,

盛衰岂无凭啊,

一页风云散啊,

变幻了时空 ,

聚散皆是缘哪,

离合总关情啊,

担当生前事啊,

何计身后评 ……



夜已深,除夕即将过去,迎春的鞭炮声彼伏此起,新的太阳将在山巅升起。明早,我将带着家人攀登高峰。历史也好,人生也好,一路都是花开花落,一路都是坎坎坷坷,只有越过了山巅,才能坐看云卷云舒。


祝福家人,祝福朋友,祝福中国!


(2017年1月27日晚,除夕,手机写于大余丫山A哆住处)



大余电视台
 
周二节目预告


   周二15∶00连续剧《三国演义》(31-32-33集);18:00《钨都影苑》播出电影《花田喜事》20:00播《大余经济生活》;20:10《出彩大余人》栏目重播《能说会道的“金话筒”》20:25连续剧《一仆二主》(34-35集)每日更新,敬请收看

大余广电

江西媒体微信五十强

传递大余声音.记录影像大余.服务大余大众

投稿:8719233  dyxgdj@163.com

广告:15907078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