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媳妇儿别跑》BY大蚊子

耽美腐吧2018-01-11 19:40:39


《媳妇儿别跑》BY大蚊子


 ☆、第一章

  那一天,妓院是混乱的,因为那一天晚上,是妓院的花魁奉献自己初夜的晚上,不少人都趁乱看热闹。

  元小小是个卖豆腐的,那一天被隔壁的张叔拉著去了妓院,说是看热闹,酒菜他都包了,元小小没见过世面,知道妓院里是有很多人的地方,有男人,也有女人,听张叔说,这里是女人住的地方,是男人睡觉的地方,元小小不懂,睡觉的地方不就是住的地方吗,可是他没好意思问出口,因为张叔看的聚精会神。

  元小小不知道,那天,张叔是受了自己奶奶的委托,专门带他来见识一下,顺便让他知道情欲是什麽滋味。

  元小小家里穷,只有一个奶奶,已经十六岁了,可一年到头没有媒婆敢踏入他家的那扇小木门。

  元小小每天只知道磨豆腐卖豆腐,人情世故也不懂,邻居们都看在眼里,想来,如果把元小小和一个女人单独放在房间里,就算女人很热情,元小小也会被吓坏的吧,想著,张叔叹了一口气,可心里还是开心的,总算这小孩儿要长大了。

  一边看台上的表演,一边给元小小倒酒,三两下就把人弄的醉倒。

  张叔继续吃著花生米,想著家里那婆娘好不容易允许自己来一趟妓院,而且还有这样盛大的活动,要是不多待一会儿,不是成心跟自己过不去吗。

  直到竞价结束,几天晚上花魁的入幕之宾也算是确定下来了,张叔起身竖了竖懒腰,看了一眼倒在桌子上的元小小,伸手唤来一个打扮很豔丽的女人,女人长得并不是很漂亮,可是对於元小小这样身份的,能跟这样的女人呆上一晚上也不错了,从怀里掏了几两银子出来,女人眼睛马上亮了,衣袖在下巴处蹭了一下就准备扑到张叔身上,张叔往旁边塌了一步就躲开了。

  “大爷,这是?”妓女露出疑惑的表情。

  张叔眼睛往元小小瞄了瞄,道:“今天晚上伺候好他,我明天来领”

  妓女马上明白了意思,张叔把钱扔给他,弹了弹身上的脂粉气,出了妓院的大门。

  有人付钱,就要伺候好了,一行有一行的行规,即使元小小睡著了,妓女也要想办法让客人舒服一次,不然说不定那个客人会找你的麻烦。

  可是,偏偏那天是妓院最奢华的时候,同时也是最混乱的时候,客人是平时的两倍,看著个女人,就搂了去。

  伺候元小小的妓女把元小小带到了自己的房里,可人不醒,只好去取些醒酒汤来,就算是醉醺醺的,也还是醒著才能办事呀。

  妓女往门外一走,就给人搂了去,不好得罪客人的女人轻微的挣扎了下,想著可以下半夜来伺候。

  <% END IF %>

    

    ☆、第二章

  萧宿是被朋友拉来的,就连花魁也是朋友帮他出价买的初夜权,可他萧宿根本就不在乎,他对女人没什麽兴趣,尤其是这些脂粉气浓烟的女人。

  被花魁的丫鬟领著去花魁房里,路只走了一般,萧宿就撵了丫鬟,勾栏院,胭脂香,萧宿最不喜欢这些香味,耳朵听著身旁的房里没有什麽动静,掀了帘子就进去了,门上并没有上锁,里面点了盏小小的油灯,整间屋子照的昏黄。

  萧宿把门反栓了起来,往里走,屋子并不大,外间放了一张桌子,里间放了张床,中间用一块布遮挡起来,萧宿想著外面混乱的场面,想必这间屋子的女人也被人拉到别处苟合了,眼神反射出冷光,对於自己想到这种事情感到厌恶。

  掀开布帘,看到里面仰躺著的人时,萧宿有些惊讶。他的耳力一向很好,里面有人自己怎麽会听不出来呢,皱了皱眉,这人的呼吸实在太浅。

  元小小的衣服被解开,下身只是用布遮挡著,妓女先前想试图帮元小小用手解决一次,可怎麽都硬不起来,只好出去弄醒酒汤来,结果被别的客人带走,留了元小小一个人在这边,更没想到的是,竟然会有别的客人会进这间屋子。

  萧宿伸手拉了下元小小下身的布,柔嫩的肌肤马上暴露在空气中,竟然真的什麽都没有穿。以往这种时候,萧宿一定会厌恶的走开,或者把人直接扔出去,眼不见为净。

  但是萧宿只是将目光上移,盯著元小小的脸看了半晌,元小小的头上戴著一个黑色的棉质布帽,泛著油油的光泽,萧宿知道那是灰尘,可还是忍不住看了一会儿。

  听到外面树枝摇曳的声音,萧宿想到,这小孩不会冻著吧。

  他萧宿可不是服侍人的人,第一次有了关心一个人的念头,还是那麽的莫民奇妙,将破布重新遮挡在元小小的下体上,萧宿转身打算离去,掀开布帘,然後将门栓拉下,推开门就出去了。

  走了三两步,心里突然想到,要是有人也跟自己一样走进去怎麽办,那小孩儿皮肤嫩的很,进去的人醉的厉害的话会不会把人当做女人了,晃了晃头,自己什麽时候会担心人来了。

  心里这麽想著,脚步还是转了回去,掀开帘子,将门重新拴上,布帘之後,小孩儿躺在床上睡的还是那个模样,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离去有任何的不适。

  萧宿把破布拿开,动手提起小孩儿的裤子,因为天冷,小孩儿穿的很多,提起来有些费力,不小心总会碰到某些地方,然後,萧宿看到小孩儿的某个地方竟然站了起来,萧宿嘴角没有意识的弯了,自己被耍流氓了吗?

  然後低下头,发现自己的某个地方也站了起来。

  <% END IF %>

    

    ☆、第三章

  第二天被张叔领回去的时候,张叔不怀好意的冲元小小挤了挤眉,问他感觉怎麽样,元小小只说自己腰酸酸的,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张叔以为是元小小和妓女做了那事情累的,道:“待会儿到我们家,你张嫂做了汤,你喝上几碗就不酸了”

  有些事情,元小小没敢说,昨天半夜的时候,他隐隐的醒了,感觉到有人骑在自己的身上,昏黄的灯光看不清那是什麽人,只感觉那人长得十分的漂亮。

  还有,自己身上出恭的地方也很疼,比腰要疼得多,稍稍动一下,就感觉被针刺了似的。

  元小小一夜没有回家,不放心奶奶,张叔道:“这是你奶奶说的,让你在我们家喝完汤再过去”

  元小小道:“真的吗?”

  张叔点了点头,元小小才信服。

  喝了汤,直接回到家,奶奶笑眯眯的,元小小奇怪,奶奶说小小终於长大了,小小不明白奶奶为什麽这麽说,但看奶奶这麽开心,也不吱声了,给奶奶揉了揉腿,打算做豆腐,奶奶让元小小进屋休息,说今天休假一天。

  元小小心想,难道奶奶知道自己身上不舒服,於是问道:“为什麽?”

  奶奶脸上的褶皱一笑,全都集中道腮帮子上,答非所问:“昨天晚上的人,漂亮吗?”

  元小小想到半夜骑在自己身上的人,道:“奶奶怎麽会知道”

  奶奶神秘一笑:“奶奶什麽都知道”。

  “那人好像对我做了奇怪的事情”元小小不解道。

  “那是媳妇儿对丈夫应该做的”奶奶道。

  “媳妇儿?”张嫂是张叔的媳妇儿,张嫂会给张叔做饭,洗衣服:“是张嫂那样的麽?”

  “嗯”

  “那为什麽我媳妇儿不住在我们家呢?”

  “因为我们家没有钱,等你赚的钱多了,就可以把媳妇儿取回家了”奶奶道。

  “等我有钱了,他就会到我们家,给我做饭,给我洗衣服吗?”

  “嗯”

  元小小觉得这样的生活很美好,有些渴望,道:“那我努力挣钱,我要挣多少钱才够呢?”

  “挣到能盖起像你张叔家那样的房子了,就能娶媳妇儿了”奶奶笑眯眯的道,孙子真的长大了呢,想媳妇儿了。

  “那我不休息了,我磨豆腐挣钱”元小小兴致勃勃的跑开了,他也想有一个人给自己做饭,给自己暖被窝,为了这个目标,他一定会努力的。

  <% END IF %>

    

    ☆、第四章

  豆腐做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正是太阳最热的时候,元小小有一个小小的铺子,那是村里的人一起帮他凑得钱租下来的。

  元小小一天买豆腐,最最多的时候,能挣上一两百文钱,最少的时候只能挣到几文钱。

  为了能够早点把媳妇儿娶回家,元小小想了一个主意,让村上的老木匠给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桌子和几条板凳,从家里带来奶奶腌制的咸菜,又买了几个碗,架了一口锅,从那之後,元小小的豆腐不仅可以买回家去做,还直接可以在摊子上吃。

  这个方法也吸引了不少的人,忙的不可开交的元小小笑弯了嘴,每天晚上都要数著手里的钱,计算一遍什麽时候把老婆娶回家。

  晚上,元小小要到太阳下山才收摊,收摊之前,会有一个白衣的俊美男子在他的摊子上买一碗豆腐,但却总是不吃。

  那时候,周围没什麽人,元小小好奇的问道:“你怎麽不吃”

  那人也不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每天都很忙”

  “是啊,等我赚够了钱,我就可以娶媳妇儿了”元小小道,觉得这人很亲切,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娶媳妇儿?”

  “是啊,我奶奶说,等我赚到了钱,就可以把媳妇儿娶回家了”。

  “为什麽那麽想要媳妇儿”

  “媳妇儿可以给我做饭,给我暖被窝,给我洗衣服,媳妇儿还很漂亮”元小小道。

  “媳妇儿很漂亮?你见过她?”

  “嗯”元小小道,没好意思说出想要媳妇儿对他做奇怪的事情。

  只是,从那天之後,元小小的生意就变的不怎麽好了。因为在他的隔壁也开了一家豆腐店,而且那里的豆腐不仅便宜,而且比他的好吃。

  一个多月里,白衣的俊美男子每天都会出现在元小小的铺子上,每天买上一晚豆腐,走的时候会说:“给你吃的”

  一个月後,男子的身边多了一个女子,女子长的很漂亮,胳膊跨在男子的胳膊上,穿著红红的衣服,元小小想,如果把衣服换成素色的话,这女子就跟天仙下凡似的。

  “宿哥哥,听说你每天都来这里吃豆腐,这里的豆腐有这麽好吃吗?”

  这时候,元小小的摊子上已经坐了几个人,但是跟旁边那家坐的满满的人比起来,一看就知道哪家的豆腐好吃了。

  萧宿没有回答女子的话,女子继续道:“可是他家的生意怎麽这麽差啊”

  “要吃豆腐吗?”元小小走过来道。

  “你家豆腐好吃吗?”女子道。

  “你尝尝看就知道了”元小小道,实际上他不知道该怎麽回答。

  “那比隔壁他们家的好吃吗?”

  “没有”元小小望了望隔壁,他曾经因为好奇去隔壁吃了一碗,却是比他家的豆腐好吃多了。

  桌上的人都乐了,元小小是什麽样的人,他们打架都清楚,从元小小十二岁就在这里买豆腐了,可从来没有坑过一个人,打架也都乐意让这小孩儿赚一点。

  “姑娘,你吃一碗试试,豆腐好吃,老板人就是太老实,不怎麽会说话,我们都是经常来吃的,很便宜的”。

  女子眼珠子转了一个圈,一屁股坐了下去,也不管周围都是男人。

  <% END IF %>

    

    ☆、第五章

  女子并没有吃很多,只是尝了几口,道:“还不错”

  当天晚上,元小小躺在床上,迷迷糊糊都要睡著的时候,听到了些动静,黑暗中,屋子里多出了一个人,元小小道:“谁”

  那人并不回答,向他的床边走去,元小小想要下床点灯,还没走到床边,腰就被人搂住了,脖子上传来温热的呼吸。

  元小小扭头,想要看身後人的样貌,可是头刚扭过去,就被软软的东西覆盖住了,妓院的记忆浮现,元小小轻声道:“媳妇儿?”

  男人的身体一顿,就开始脱元小小的衣服,元小小以为对方默认了,心里很开心,媳妇儿来找自己了。

  元小小一动不动的任由媳妇儿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

  第二天起身後,媳妇儿不见了,元小小动了动身体,腰果然酸痛的不行,不过出恭的地方这次倒是不怎麽疼,只是有些麻了的感觉。

  元小小更加想媳妇儿了,为了媳妇儿,他要更加努力的挣钱,忍著酸痛到城里买豆腐。

  晚上的时候,俊美的男子又出现了,只是身边的那个女子也跟著,不知道为什麽,元小小看到两人跨在一起的胳膊,有些不开心。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元小小的视线,萧宿把胳膊从女孩子两只手环成的圈里抽了出来,坐到元小小的铺子前面,元小小的嘴角马上就笑弯了。

  给两个人的碗里多放了很多的豆腐。这回,俊美的男子倒是吃了豆腐,只是吃了一半,就和女子走掉了。

  元小小看著两个剩了半碗的豆腐,皱了皱眉,做下去将萧宿吃剩的豆腐吃了。

  晚上,元小小惊喜的发现,媳妇儿又来了,虽然白天身体不适很舒服,但是他一整天都在想著媳妇儿的事,盼望著媳妇儿能过来,没想到媳妇儿 真的过来了呢。

  白天干活的时候,元小小脸上的微笑更加的多了。

  又过了不知道多少天,女子挎著男子的手再次出现在元小小的摊子上,这一天,女子把碗里的豆腐都吃光了,女子道:“小兄弟,明天之後,我就不能来你这里吃豆腐了,你会想我吗?”

  元小小脸有些红道,嗫嚅道:“为什麽不能来呢”看这女子穿著华丽,不像是没有钱的样子阿。

  “因为啊,我要成亲了哦”

  “成亲?”

  “嗯,再过三天啊,我就成亲了,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所以以後就不能来吃你做的豆腐了,顺便说一句,你的豆腐还挺好吃的”女子笑道,明明是微笑著,元小小却觉得她的脸上有些落寞。

  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啊,元小小心里叹息,看了一眼萧宿,应该是他们两个成亲吧,以後就都不会来这里吃豆腐了,元小小不知不觉的皱起了眉头。

  女子以为他真的是舍不得自己,有些感动,道:“你也不要难过,喏,这个是令牌,我成亲的时候,你拿著它可以来看哦”

  元小小接过那个东西,拿在手里挺沈的。

  女子挥了挥手,挽起萧宿的胳膊站起来,转身走了,走了一会儿,对著身後的空气喊道:“记得到晋王府来看我成亲哦”。

  <% END IF %>

    

    ☆、第六章

  元小小对著锅搅拌了一会儿,心里有一种感觉,叫做不是滋味,至於为什麽会不是滋味儿,元小小也不知道。

  一边回家,一边想,脑海中总是浮现萧宿的脸,吃了他这麽久的豆腐,他连人家叫什麽都不知道,一想到那人要结婚,心里就有些堵得慌,觉得萧宿的脸,自己在哪里见过,就是想不起来。

  想著晚上自己的媳妇儿会过来,心里才有些开心,人家都成亲了,自己什麽时候才能跟媳妇儿成亲啊,这样,他白天也可以看到媳妇儿了。

  好像知道媳妇儿长的什麽样子,这麽想著,元小小脑中竟浮现出萧宿的脸,摇了摇头,元小小决定今天晚上看看媳妇儿长的什麽样子。

  把油灯放在床边,用灯罩罩上,然後用布盖起来,一块布一块布的加,直到看不出任何的光亮。

  媳妇儿每次来的时候都是黑灯瞎火的,有几次灯没有熄灭,可是媳妇儿进来之前,屋子还是黑了,元小小直到,可能是媳妇儿不想让他看到他的样子,可是,元小小今天晚上心里焦虑的很,忍不住的想要看媳妇儿的模样。

  门响动,媳妇儿进来後果然没有发现床旁边的油灯,抱著元小小就亲他的嘴,元小小顺从的搂住媳妇儿的脖颈,当媳妇儿逗弄元小小下身的时候,元小小嘴巴发出了小小的呻吟,可是手总算是空下来了,一把将床旁边的布拽了下来,灯光靠的太近,有些刺眼,伏在元小小下身的人下意识的抬起头,在元小小瞪大眼睛的时候,面无表情的擦了擦自己的唇角,然後,瞪熄灭了。

  一晚上,元小小就像是一个木偶一般,不管萧宿怎样的逗弄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第二天,元小小继续出摊做生意,耷拉著脸,因为心里不开心。

  傍晚,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女子果然没有过来,可是萧宿也没有过来,元小小撅著嘴巴,有些不甘心,一直等到月亮都出来了,才收了摊子。

  回到家里,元小小简单的收拾了下,就躺到了床上,等著媳妇儿过来,然而,外面打更的声音响了三遍,也没有等到媳妇儿的人。

  早上,元小小的眼睛红红的,来吃豆腐的人都关心的问道怎麽了,元小小没有回答,抽了抽鼻子,媳妇儿跟人家跑了。

  吃豆腐的都大笑起来,没想到小孩儿也有心事了啊,吃了人家这麽多年的大叔们终於想通了,男孩儿也长大了。

  晚上回到自己房间的元小小摸了摸床底的泥罐子,又把手缩回来了,瞪了一个时辰,媳妇儿也没有来。元小小抽著鼻子蹲到床底把泥罐子掏了出来,里面是他存的钱,根本就不够盖张叔家那样的房子

  为什麽自己的钱还没有存够,媳妇儿就跟人跑了呢,觉得委屈的元小小哇的就哭出了声。

  <% END IF %>

    

    ☆、第七章

  今天是女子说的自己要成亲的时候吧,元小小拿著令牌看了半天,然後收拾了一个布包,把自己的盛钱的罐子用布包了一层又一层,塞了进去,他决定了,要把老婆追回来。

  元小小坐在张叔家马拉的板车上,打听道:“张叔,你知道晋王府在哪里吗?”

  “晋王府你都不知道啊,那可是京城里最大的王府了”张叔道。

  “那它在哪里啊?”t

  “在你摊子的西北边,就是我出摊子那边不远的地方,你打听那里做什麽?”

  “我”我想找我媳妇儿,元小小没说出口:“待会儿,张叔能带我去那边吗?”

  “你去那边干什麽,打算在那边摆摊吗?”

  “不,我今天不摆摊了”

  “今天不摆摊了?”张叔笑道:“你不是急著攒钱娶媳妇儿吗?”

  一说到媳妇儿,元小小的眼圈就红了,媳妇儿都要跟人跑了,还去很远很远的地方,等自己钱攒够了,媳妇儿就找不著了。

  见元小小眼圈儿红了,张叔一惊,道:“怎麽了,说的好好的,眼圈儿就红了”。

  “没,没事”元小小抽搭著鼻子,用衣袖抹了下眼睛。

  张叔皱了皱眉,道:“你要是想去看我就带你去,正好今天长公主出嫁,那边挺热闹的”

  “真的?”元小小眨了眨盈满水意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问道。

  “嗯”

  元小小先跟著张叔到张叔摆摊的地方,把车和马放好後,把摊子摆出来道:“你得在这里坐会儿,公主出嫁,也得等日头出来了,现在晋王府都没开门呢,就算开门了你也进不去,只能在外面看热闹”。

  “哦,那大概是什麽时候成亲啊”?元小小问道。

  “这个我也不清楚,待会儿有鞭炮响了,你就去看看”

  “嗯”

  张叔宽慰的笑了笑,这小孩总算是知道是玩了。

  元小小闲著也是闲著,帮著张叔收拾桌子,张叔做的是肉串的生意,生意还都不错,客人也多。

  鞭炮声一响,元小小扔下手里的碗撒腿就跑,张叔无奈的喊道:“你慢著点儿”

  张叔摊子上的人慢慢的散了,兴许也是看热闹去了,张叔不放心,把摊子收了,去找元小小了。

  元小小听著鞭炮的声音一直跑,一直看到一个朱红色的大门才停下来,大门外面停了好多的马车,每个人进去的时候,身後都跟著几个人抬著东西。

  元小小慢慢的挪过去,被人拦了下来:“去去去,一边儿玩去”

  “我想要进去”元小小道,大眼睛显得很无辜。

  看门的人笑了,道:“我这儿忙著呢,喏,你看那边,那些人也想进去,你跟他们站一块吧,看看热闹就行了”。

  “我不是想看热闹”元小小认真道,心里已经很著急。

  “那你说,你不看热闹来这儿干什麽”?

  “我,我来找我媳妇儿,我媳妇儿在里面”。

  <% END IF %>

    

    ☆、第八章

  “噗”另一边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小兄弟,这里可没你媳妇儿,快去那边呆著,我这边忙的很,没工夫跟你玩”

  “我真的是找我媳妇儿”元小小急的有些快哭了出来,他还带了钱来呢,他要告诉媳妇儿不要跟别人成亲,他已经挣了这麽多钱,他会继续挣钱的,一定把房子盖起来。

  “那你说,你媳妇儿叫什麽名字?你说出来,我去给你叫出来”

  元小小提了一口气:“我,不知道”

  看门的人觉得有趣,笑道:“你看,你都不知道你媳妇儿叫什麽,我怎麽给你找啊?”

  “我不要你给我找,我认识我媳妇儿长什麽样子,我自己能找到”

  “小兄弟,我这边真的很忙,快去一边看热闹去”看门的人终於板起脸来,小家夥虽然有趣,现在毕竟是工作的时候,逗弄一下就行了。

  “对不起啊对不起,两位大哥,小孩儿不懂事”找元小小的张叔跑过来拉著元小小瘦弱的肩膀道。

  “小小,咱到那边看热闹,这边不是咱能进去的地方”

  元小小眼圈儿又红了:“张叔,我媳妇儿,在里面”

  张叔叹了口气,怪不得觉得今天这小孩儿有些不对劲,该不会是想媳妇儿脑袋想出问题来了吧。

  元小小摸了摸肩膀上的包,里面除了罐子,还有一块令牌,衣袖擦了擦鼻子,元小小把令牌掏出来,那女子说拿著这个可以进去的。

  看门的人看到元小小手里的令牌,眼睛一亮,脸上恢复正经的颜色:“这个东西,你哪里弄来的”。

  “别人给我的,说我拿著这个就能进去了,你让我进去吗”

  “这是谁给你的?”

  “一个小姐,我不知道她叫什麽名字”元小小老实道。

  “那你进去找你媳妇儿干什麽?”看门的人不安的问道。

  “我媳妇儿要跟别人跑了”元小小红著眼圈道,话音里带了点哭腔。

  看门的人咽了口口水,乖乖,这不是来抢亲吧,长公主竟然看上了这样的,完了,要是让他进去了,这整个晋王府都要遭殃了。

  “可以让我进去吗?”元小小期盼道。

  “不能,那是别人骗你的,拿著这个根本就不能进去”看门的人一狠心,说了谎话,他这都是为了晋王府啊。

  元小小一听,鼻子眼泪全出来了,当场哭个稀里哗啦,张叔把他拉到一边,叹了口气,本来好好的,怎麽脑子就出问题了呢。

  元小小哭了一会儿,总算止住了眼泪,但还是一抽一抽的,胳膊上抹的全是眼泪和鼻涕,抱著包蹲下去,坐著,眼睛紧紧地盯著晋王府的大门。

  “张叔,成亲的话,他们会出来吗?”元小小抽噎著问道。

  “嗯,会出来”张叔顺著他的意思道。

  “那我在这里等著”

  <% END IF %>

    

    ☆、第九章

  一坐就是一个半时辰,张叔担心小孩儿待会儿闹出什麽事情,没敢离开半步。

  王府的门口又响起了鞭炮声,头戴著红花的马匹首先被牵了出来,过了一会儿,萧宿身著白衣冷著脸走了出来,元小小眼睛一亮,站起身跑过去,张叔皱了皱眉,跟著,但看著元小小快要冲出了人群,赶紧伸手拽住了,庆幸自己在这儿,要不真的得出事。

  “张叔,快放开我”说话的当,大红的花轿抬了出来,萧宿对周围的人拱了拱手。

  “别闹,在这里看著就行”张叔道,看不出小孩儿劲还挺大。

  “我媳妇儿,媳妇儿”元小小大叫道。

  “你媳妇儿?你要能娶公主当媳妇儿,我就是”皇上了,当然,张叔没敢把最後三个字说出口。

  眼看著媳妇儿一脚踏上马鞍,一蹬腿,就上去了。

  “……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元小小的脑中只有这麽一句话,媳妇儿要走了,不要我了。

  “媳妇儿,媳妇儿”元小小突然大力的喊道,在喧闹的人群中,马上就被淹没了。

  “媳妇儿,媳妇儿,”元小小一边喊一边哭,媳妇儿正在远离他。

  元小小哭的视线都模糊了,眨了眨眼睛,看到媳妇儿骑著大马朝著自己的方向。

  “媳妇儿”元小小红著眼小小声的叫道。

  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到了元小小近前,萧宿下了吗,见人满脸的泪水和鼻涕,衣袖也几乎湿了,皱了皱眉,从怀里掏出一块手绢,给元小小擦拭著脸。

  张叔看著都惊呆了,身体僵硬的不敢动弹。

  “哇”元小小盯著萧宿的脸看,看了一会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张叔心想,完了,这下脑袋要搬家了。

  元小小一把抱住萧宿,哭得更凶了。

  “怎麽了?”萧宿的声音很温柔,说出话後有些不自在,舔了舔唇角,手里拿著手绢,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媳妇儿,别走,不要不要我”

  萧宿把元小小的身体从自己身上掰下来,道:“你这话是什麽意思?”难道是,喜欢自己。

  元小小抽泣著把肩上的包打开,剥下一层又一层的纸,最後从里面露出黑黑的泥罐,看的萧宿不知所以然。

  元小小把泥罐捧到萧宿面前道:“这是我攒的所有钱,虽然现在还不能盖出张叔家那样的大房子,但是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非常非常的努力挣钱,媳妇儿,你不要跟别人成亲”

  萧宿看著元小小水汪汪的大眼睛怔住了:“你说,你攒前娶媳妇儿,是指我”。

  “嗯”元小小瘪著嘴巴,又要哭了。

  萧宿拿著泥罐的手有些颤抖,不仅手颤抖,心也在颤抖,控制不住的,捧著元小小的脸亲了起来,直亲的元小小满脸通红。

  张叔的眼珠子和其他人一样,几乎要掉了出来。

  “谁跟你说我要走的”萧宿手指温柔的摩挲著元小小的脸。

  “那天,不是说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吗?”元小小抽噎道。

  “傻瓜,那又不是我说的”

  “那你不去?”元小小大眼睛闪烁著。

  “去”

  脸又耷拉了下来

  “过几天就回来了,妹妹出嫁,做哥哥的,当然要送送”。萧宿大概知道元小小在误会著什麽了

  “妹妹?你不是要跟她成亲?”

  “我只跟你成亲”萧宿温柔笑道。

  “真的,你愿意嫁给我?”元小小惊喜道。

  “是娶你”萧宿咧开嘴角,元小小歪著脑袋,不是很明白:“可是你是我媳妇儿”

  萧宿笑而不语,将元小小一把抱了起来放到马上,随後自己也跳了上去,对著目瞪口呆的张叔道:“这几天,小小的奶奶就麻烦你照顾了”

  两腿一夹马腹,马扬起蹄子,跑了起来,元小小害怕的缩进萧宿的怀里:“干什麽?”

  “把你带在身边,一时一刻都舍不得分开”。

  OVER






声明
内容多为网络搜索,经小编整理后分享
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微信:2965729794
进行删除处理,更新内容不易,望大家理解
十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