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过年

光影瞬间2018-05-19 06:51:50

文字:若岚


如今都说年味由浓变淡了,年少时渴望,中年时淡然。其实细想起来,或许改变的不是年味,而是心境吧。

在时光里行走的年味,是掺和了亲情的。回家过年,那是万家灯火,是亲情的呼唤。

记忆如灯火,星星点点。扯一缕怀旧的思绪,追寻那些时光里的年味……

童年时,一放寒假,就掰着手指头数着日子盼过年。那时候最喜欢在二叔家,看着二叔写对联。二叔是教师,写得一手好字,村里每家每户都送来大红对联纸,让二叔帮忙写春联。我们姐妹几个就围着桌子,一个字一个字抢着念,念错字了就被数落一顿,继而一阵大笑,前仰后合,好不热闹。

童年时,最爱家里蒸馒头那一天,厨房里热气腾腾,我们拿个面团在院子里你追我赶。一旦有包子出笼,抢着奔上前,争享美味。或者跟着大人们学着捏包子,真的学会了,便乐呵呵的炫耀一番,看我多能干呀,会做包子了啊……

祖母则笑眯眯地看着我们,喊:一个个要懂规矩啊!不能瞎说八道的呀!过去人家蒸馒头,小孩子们都不许靠近的哟,都得赶得远远的呢……现在哟,你们都无法无天了!口气里却尽是欢喜。


回望过去,特别留恋的,其实还是除夕这一天。


大年三十,村子里飘着特别浓郁的年味。贴春联,放鞭炮,厨房里是煎炸烹炒,堂屋里是笑语荧屏,村里的大广播里还唱着扬剧,村里的老老少少们是忙碌着又快乐着……

邻居串门闲聊,看看你家弄了啥菜,我家弄了十八样哟!孩子们到处跑,帮着大人贴对联,糊桨糊,一遍遍念着对联上面的字,讨论哪边是上联,哪边是下联。到了傍晚时分,村里的家家户户门庭内外已是红通通一片了。猪圈鸡窝也丝毫不逊色,一派鸡要蛋多猪要壮的大好形势……

临近晚饭时分,不时听到有鞭炮声响起。大人们说,哪家鞭炮放得早,来年这家就发财噢!

我们在此起彼伏的爆竹声中享受年夜饭,通常一桌得近20个菜,怎么吃也吃不下。妈妈说,过年嘛,场面总是要摆的……

吃完饭,又是一大餐,就是春晚了。印象中都是和祖母一起看的时候多些,那些父母辈的基本都去搓麻了。



最喜欢和祖母一边坐着看电视,一边磕瓜子,祖母总喜欢围着一条藏蓝色的粗布围裙,那围裙口袋就像是经过了魔术师的手一样,里面仿佛有掏不尽的瓜子花生儿。吃吃喝喝,说说笑笑,把电视里的笑话讲给祖母听,觉得这时候的祖母,一下子变成了小孩子……


等到午夜时分,那炮仗炸得象煮沸了的粥锅似的,我们也在难忘今宵的歌声中开始了新年第一天的展望,把新衣新鞋放在床边。想象着,一早眼睛睁开摸摸枕头下面,有妈妈放的桔子、糕和红包,那是多开心的时刻啊……

童年时的年味,是穿的新衣服,扎的新头花,是大人发的压岁钱,是鞭炮声声响……

年味是除夕贴在门上的大红春联,年味是和小伙伴初一早起的约定,年味是全家人聚在一起的大餐!

童年的年味浓厚纯真,那样的感觉似乎是隔得太远,已成为模糊却又清晰的记忆!


而今,不管我们如何淡看过年,但在孩子的心中,过年永远是他们最期盼的。看着他们开心忘我地玩耍,仿佛看到了儿时的自己。似水流年,弹指一挥间。以为自己还很小,看着孩子才突然明白,我们真的离青春越来越远了。


公园里春梅已粉妆登场,枝头含笑。引得好多人不停地用手去摸摸,都不敢信是真的呢!

花开富贵年。人们的脸在花丛中,红红的,靓靓的。喜庆的很呐。





    - END -




    光影瞬间祝各位新春快乐,万事如意,阖家幸福,过年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