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一首廉政爱民曲,响彻杉洋八百年(94)

蓝田瘦马2018-02-12 16:41:55

点击上方蓝字“蓝田瘦马”关注我们


  廉政爱民道杨公 

(历史文化名镇里的传统民俗)


    留得英名八百载,蓝田至今敬杨公。

    杉洋之所以被誉为先贤过化之乡,不仅文有朱熹,武有龙桩拳师朱山的眷顾,连受“党禁”株连的杨易也与杉洋结下不解之缘。 

杉洋村中心位置,仁政的中段,有个始建于南宋,重建于清乾隆廿六年的古建筑――槐庙古迹,这座古建与南宋被谪此地的杨易有关。

       杨易,字明善,浙江山阴人氏,官拜兵部侍郎,与晦庵朱文公同为理学,因谏韩侂胄丞相,贬为杉洋巡检,故崇奉以为通乡


       

    杉洋古时又称为杉关,因路通五县,扼九邑咽喉,宋时设巡检司,明清时期设捕盗馆,是历史上的军事要地。而杨易一个堂堂国防部副部长级的兵部侍郎,竟被贬谪到此地当巡检,何等落魄。但他不以物喜不以已悲,带着忠心不二的舍人盘缧笳,安心在此守关,兼管地方事务。居江湖之远则忧其民,清廉敬业,爱民如子,赢得通乡百姓的爱戴。杨易后来鞠躬尽瘁殁于槐树旁的衙所,舍人盘缧笳自刎殉主,主仆二人成为杉洋百姓崇拜的英雄人物。杉洋百姓就在此地建庙崇祀,号为杨公庙。后来,又在杨易守卫过的杉洋东山岭头堂隘口建东山祖庙,祀为三十六都蓝田界内都城隍,尊称为杨相尊公。杉洋四姓八境,每个境庙都供奉着杨公塑像。每年农历三月十三日是杉洋特有的纪念杨公节日,全村上下齐庆杨公诞,同看杨公戏,共祈平安,合倡清廉。




     掌九邑咽喉,想当年为国为民,铁印树勋崇北阙;

        竖千秋保障,喜此日寿身寿世,金壘酌酒庆南山。

  这是清末杉洋民间书法家李方莲为东山祖庙题写的一副脍炙人口的对联,概括杨易一生功绩与流传千载的口碑。表达了老百姓对勤政爱民清官廉吏的敬仰。




      更值得一提的是,槐庙古迹清光绪33年(1907)年被焚,民国15年(1926年)重建,改名为蓝田乡约堂,成为杉洋百姓制定乡规民约与议事的场所,据考查过槐庙古迹的文史专家说,这是福建省迄今为止发现的唯一一所乡村级乡民自治机构。槐庙古迹蕴含十分深厚的文化内涵:内设议事厅、戏台,一面“古鉴今”的匾额悬挂中堂,告诫人们要以古为镜知兴替。凤凰池雕刻精美绝伦,徽派门楼,镌刻着当年杉洋四大书法名家的手迹。




       蓝田乡约堂是杉洋德高望重的余士庵先生题写,余士庵清光绪乙酉(1885年)科试,取为古田童试第一名,被誉为神童,却不满清庭,绝弃士途,挽鬤留汉作山人,设馆教徒,并悬壶济世。精诗词韵律、通地理堪舆。民国海军上将,福建省省长萨镇冰途经杉洋,与先生相见恨晚,结为“金兰”,流连杉洋,唱和诗词百余首。

       槐庙的大门对联《愿合枌榆敦礼让;且修蘋藻荐馨香》寓意深远,充分表达杉洋百姓崇尚仁义道德,讲究礼仪谦让的社会风气,对尊老爱幼,不忘根本,立德千秋,世循规范的追求。此联由余良骏所书,余良骏清末优贡,任上杭县知事,告老后为古田修志局总纂,主编民国版《古田县志》,人称文章宿老,也是李若初先生的启蒙老师。

       中间华带牌《槐庙古迹》则是出自现代著名的书画名家李若初先生早年之手,李先生以诗书画三绝名扬闽省。青年之时即有此功力,足见名不虚传。

       左右文武门上方的《立德,隆礼》,意为树立道德,崇尚礼仪,出自余理斋先生之手笔,理斋乃余良骏先生的孙子,也是李若初先生学生,少年老成,深得先生真传。



  风俗独特杨公诞  
(历史文化名镇里的传统民俗)



每年杨公诞,全村热闹非凡,三天五场的杨公戏是必不可少的动静,旧时还有技艺高超的铁枝坪游台阁比赛,堪与寿宁的铁技相媲美。此台阁由杉洋四姓八境各自制作,老艺人尽显本领,设计出八仙过海唐僧取经观音送子哪吒闹海水漫金山武松打虎”……等各种内容。造型各出心裁,花样奇特,精致巧妙,巧夺天工。然后由幼童装扮内中人物,高悬于丈余高的铁枝之上,凌空独立,颤颤危危,却丝毫不露马脚,俨然天成。夜晚之时,至少有八杠台阁上街争奇斗艳,鼓乐喧天,令人叹为观止。1992年,杉洋十几坪台阁在古田城关巡展,引得万人空巷,争睹奇艺,轰动玉田




   杉洋杨公诞庆祝仪式独特,十三日上午,是隆重的杨公巡游杉洋八境高潮,杨公坐着八抬大轿,在八仙、黑白无常、金童玉女等组成的仪仗队伍簇拥下,巡游杉洋三里城墙八大城门,同游的还有临水夫人陈靖姑、舍人爷。沿途百姓设香案、放鞭炮、供茶水、烧香燃烛迎接杨公,请香供烧于家中,保佑全家安康。道家法师沿途作法祈愿,祈求合境和谐,乡闾平安。





 据说过去杨公诞期间还有一个非常奇特的“还愿”仪式,年前因疾病、命运多舛等各种原因,曾许下“刀枷愿”的“还愿者”则装扮成“犯人”,“披枷戴锁”,披头散发,或者干脆身穿红色“囚衣”五花大绑,前往东山祖庙“赎罪”。然后沿着东山岭行至下庄五显灵官大帝宫,开堂审判,当众发落这些“囚犯”――改恶行善,无罪释放,除去枷锁。“囚犯”的亲朋戚友则在中途迎接赠送米糕,寓意从此脱离苦海,重新做人永享平安。当然这种不太文明的陋俗现在已不再流行,成为历史的一个印记。



巡游结束后,杨公与临水夫人、舍人爷的塑像被迎请到槐庙(现在则在文化宫剧场)端坐后排,享受一年一度精彩的戏剧。这场持续近一个星期的节日,是杉洋传统文化中的一颗明珠,已经沿袭八百年之久,杉洋百姓却总是乐此不疲,实在有其耐人寻味的因果。




自从杉洋摘得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与中国传统村落两块金牌之后,杉洋的杨公诞庆祝活动越办越红火,为了更有组织地办好这个独特节日,去年杉洋村民商议,以传统的方式由各姓氏轮流主办每年的杨公节活动,今年已是第二年,由余氏主办,特地从福清邀请到优秀剧团,出身于闽剧世家获省闽剧金奖的著名旦角余惠榛为家乡父老乡亲倾情献演,给今年的杨公戏添彩增色。

绵延不绝杨公戏,绕梁余音八百载,深深寄托百姓诚挚的众多良好愿望,归根结底一句话: 祈求风调雨顺,祝愿国泰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