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你盼着下一个春节多点年味,我却唯恐避之不及

CBR传播人2018-03-12 14:56:33

文字|岗哥哥

图片|《比海更深》

编辑|穗子





早晨在断断续续地鞭炮声中醒来,小区的广场上,人们以狮舞为将要到来的元宵节助兴。

 

这些年家里的节庆过得淡,因为老人相继离世,及膝的孩子也渐与父母比肩。我们似乎处在了这样一个尴尬境地,淡化了孩童时代对节庆仪式的期待,也及不上长辈对习俗传承的担待。


岗哥哥今天的故事就与年俗有关。她对春节的体验,有时并不顺心。


明天元宵节,等到元宵结束,这个春节算是真正过去了。希望借这个故事作为今年春节的尾注。


【正文】


当人们抱怨春节索然无味,对传统年俗的呼唤铺天盖地而来之时,我在经历着家乡最“地道”的春节,却唯恐避之不及。


因着家人有在除夕祭祖的习惯,自然除夕日的规矩讲究也多了起来。即使多年的经历已经让我深谙其中之道,我仍旧不敢马虎,战战兢兢地游离在这片雷区之上,以免触犯了长辈们的过节讲究。



“年夜饭的第一筷必须是素菜,红包不能不拿又不能拿得太干脆而显得迫不及待...”凡此种种,最为琐碎的要数祭祖仪式。


菜式需要备好八道,奶奶说“自己吃可以随便,祖先可要好生伺候”,八道菜会以圆形摆放在家乡特有的方桌中央,南边立上一对香烛,另外三边则摆满斟有雄黄酒的酒杯,筷子需与桌面平行放置。待到香烛点燃便算是唤来了祖先开始品尝这一年的佳肴。


在这个县城里,“百善孝为先”和“慎终追远”的观念在每个家庭里薪火相传。人们相信祖先神灵可以保佑子孙后代,使子孙后代兴旺发达,因而借着除夕日的祭祀仪式,感恩追始,祈求保佑。


照例奶奶会在香烛前铺上一块红毯,她佝偻着腰,双手合十,向祖先问好,讲这一年的福祸,并祈求家人日后的安康和幸福。奶奶在面向香烛跪拜三次后继续双手合十站立恭敬,此后才缓缓离开。


和许多家庭里的传统女性一样,奶奶一生的事业都是围绕锅台和儿女展开。临到晚年,儿女安康几乎成了夙愿。



轮到我跪拜祖先时,奶奶会告诉我:拜祖先要手心朝下,拜菩萨则必须要反掌手心向上以示地位高上。


在自己既有知识体系的影响下,我无法做到有如奶奶、父辈一般的虔诚。但也极尽诚意的用心祈祷,祈祷家人安康,祈祷自己成才,甚至会祈祷相比其他来说我卑微的爱情。


等香烛燃尽,奶奶会撤掉香烛将规矩的筷子移动散乱,“请”祖先离桌,并收拾好酒菜。


此后在屋子的另一角,奶奶坐在铁桶旁,将银纸折好的银元宝丢入,眼见着蹿起的火舌将其吞噬,由是带给祖先以财富。还记得幼时最爱帮奶奶折元宝,喜欢看着软锡箔灰将自己的十指一并染得银灰闪闪。爷爷过世十年,好在奶奶尚康健,如今想来,也便是留住了一些遥送爷爷的记忆。


自记事起,祭祖的流程讲究从未在家中缺席。十年前本地的除夕还是家家户户热闹过节,如今仅剩乡村那几家土生土长本地人还在祭祖,若是进城则真真是见了“死城”之相,漫漫长夜无灯无人,于是使那乡村里里外外通宵达旦的灯光更明亮灵动。那十年后又是怎样?



近来听闻母亲与姑姑提及,何时奶奶逝世之后,家中的祭节可能不再延续了。母亲忙于工作,父亲又因幼时一场大病被要求远离生杀祭节。奶奶百年后,失传了传统的仪式流程讲究,家中或许就再没人祭祖了。


我也试探性地问父亲是否喜欢过年,得到的是否定的答案。是不是他也为这些冗杂的年俗困扰?我究竟没敢与他深究。但我知道他是看重这些“规矩”的,因而父亲于我一直是严肃遥远的存在。


年夜饭的饭桌上,等到父亲落座后,我方才敢跟着他夹菜的顺序下筷,把饭桌上十几二十个菜每个都吃一遍,包括那些我不喜的,例如长辈所谓吃了会“聪”明的葱、吃了会“算”计的蒜还有那些油腻的肥肉。


饭后离席,不等到父亲起身,我不敢随便乱动。



如今身边的朋友们都趁着年假出游,家中已无人追究规矩。反观自己家里的这些琐碎,是奶奶始终如一地恪守着。


或许对奶奶而言,这些规矩并不存在。她时刻信奉着这些祖先、神祗,“规矩”早已被她内化为日常。于我,失了奶奶的那份透彻与深刻,规矩于是乎成了束我手脚的桎梏,同时也给我一丝压力让我无处遁形,以至于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我都战战兢兢偶尔肃然起敬。我常说是自己随意,其实只是“自”信罢了。


可能随着年岁的增长我会怀念甚至无比喜欢除夕,可是如今的我真是千不激动万不期待,万望早些过去或者不要到来。已近元宵,除夕如我所愿早早地过了,于是又开始诚惶诚恐下一个除夕。




  聊聊  

过年你最烦的那些事 




扫一扫关注

正大传媒·传播人

向上的力量



©文章首发于传播人,如需转载请联系团队

jxsdcbr123@outl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