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过年的那点事

梅州日报一客都文譚2018-04-02 13:40:52



年去年来,年关又在眼前了,自然就想起时光深处过年的那点事来。

    我的过去的年,是生活拮据时代的年。那时小伙伴们大多期待过年,个中缘由,也许可以吃上一些肉,也许可以有一件新衣,也许都不是,仅仅就是小伙伴们可以满村子跑着去捡鞭炮,然后用鞭炮去炸可以炸的东西。关于过年的回忆,能首先想起的,其实就是这个。

    过年捡鞭炮,那是必须的。在鞭炮纸屑堆里,大家都低着头,左右寻觅,偶尔用脚拔一下,偶尔俯下身去,都是专注与细心的范。谁寻获一个鞭炮,就夸张地惊呼,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得瑟的机会,引的小伙伴们围拢过来表示羡慕揶揄不屑。现在的所谓“羡慕嫉妒恨”,早在我们捡鞭炮的年代里,就有淋漓尽致地表现了。



捡来的鞭炮,是要拿来放的。可是,这些鞭炮来之不易,我们也不愿意随便就燃放掉。我们要让这些鞭炮粉身碎骨的瞬间,带来更多的快乐。炸铁罐子,就是很有意思的事。

       炸罐子,一般要两个人配合,一人负责点燃鞭炮,另一人负责及时把铁罐子盖在点燃的鞭炮上。炸铁罐子的时候,两个小伙伴既要从两个“逃跑”的方向作好及时跑离的姿势,又要小心而又准确地完成各自的任务。如果盖罐子的小伙伴胆小,总是在鞭炮被点燃前就把铁罐子盖上抢先逃离,甚至这样反复几次,很自然地就会招惹负责燃放鞭炮的小伙伴的责怨。这时,躲在远远的负责旁观的小伙伴也要趁机大声放肆地调侃取笑他。配合完美的炸罐子,铁罐子总是伴随着一声鞭炮的闷响冲上天空,又在旁观小伙伴的惊呼与喝彩声中完美地掉落地面。然后小伙伴们围拢过去,捡起铁罐子,检查并七嘴八舌地点评被鞭炮“整容”后的样子。在我的印记里,这时候的铁罐子,总是带有火药的余温,也还有淡淡的火药香味。



   在我们小伙伴快乐的世界里,鞭炮是可以用来炸铁罐子的,也是还可以用来炸牛粪的。那年代,村里耕牛不少,牛粪并不鲜见。炸牛粪,要用大的鞭炮。谁捡到一个大鞭炮,小伙伴们就怂恿他找牛粪来炸。或者谁手里有个大鞭炮,往往就会对小伙伴们挥手一呼:走!找牛粪去!大家就心照不宣屁颠屁颠地跟随着往河坝去。找到牛粪后,“勇士”虔诚地把大鞭炮插到牛粪的核心里去,蹲伏着作好逃离姿势,反复确定逃离万无一失的时候,点燃大鞭炮。然后头也不回,撒腿就跑,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伴随大鞭炮的冲天一响,静伏在河坝草地里完美的一坨牛粪,向四周放射状地飞溅出来,远观的小伙伴张牙舞爪,大呼小叫,“勇士”则在飞跑最后主动摔伏在草地上。“勇士”的飞跑,哪能胜过飞溅出来的牛粪?于是,“勇士”的屁股上,也就难免要被溅上牛粪的。如果炸村巷里的牛粪,就安全多了。点燃鞭炮,飞身一转,躲在转角处,看牛粪从眼前飞溅过去,而自己安然无恙。据说转角可以遇到爱,现在,我又多明白了一个理:转角也可以躲开飞溅的牛粪啊!



那时,过年的味道,除了肉香飘逸,还有声声鞭炮过后空气里弥漫的淡淡火药味。如今,据说有了电子鞭炮,城里大多不能燃放鞭炮了,但愿我们过年的快乐,永远都还在!


网编: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