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咱们村〗木子菲:年味儿,都去哪了?

咱们村2018-05-15 15:04:08


导语 不知从何时起,拜年依旧情谊浓浓,但来去匆忙的脚步总让人感觉少了点啥?我不知道这是社会的进步与变化,还是成长的代价与感悟,只感觉我长大了,年味儿,在我的心里所剩不多,感叹怅然!

 


年味儿,都去哪儿了?


文 / 木子菲


有一首歌《时间都去哪儿了》曾唱遍大江南北让我也心生万千感慨。


有一篇文章《乡音都去哪儿了》也是同样的另我感叹深思。


今年的春节我与全家仍是留在郑州度过的。其实,对于过年,不知从几时起内心似乎已不再那么期待了,或许是感叹这渐长的年龄而心生惶恐,又或许是因为这年渐寡淡的年味儿感觉无所谓的期待吧!夜深人静,我却怅然若失的再次感叹这渐失的年味儿,同时也不仅回想起那一件件充满过年气息的记忆!

我对“年味儿”的体验有我的家乡信阳,还有我长大结婚后的第二故乡南阳,及我这些年所定居的郑州。但在今晚萦绕我记忆的当属我家乡的年味儿:

记得那个时候,农村里的家家户户几乎都养的有鸡鸭鹅,有羊有猪还有牛,甚至村子的公共池塘里还养着全村人集体投放的草鱼、鲶鱼和黑鱼。每到冬月底或腊月初的时候,各家各户便开始忙着打糍粑,杀鸡、杀鸭还有鹅,宰完了肥羊宰肥猪。打糍粑是需要大家伙齐帮忙共分享的。轮到杀鸡鸭鹅这些小家禽时,关系要好的女邻居或自家亲戚便会主动的来家帮忙,完了煮上一锅杂碎大家吃的也很香。同时每到这时,村子里最忙的就属杀猪羊的屠户了,由于要杀猪的人家比较多,通常都是需要提前去招呼预约,到排上时间后约上几个大男人帮忙把重约两三百斤的大肥猪放倒,然后由屠户来主场,把弄好的猪肉分割开后,卖给那些没有养猪或需要猪肉的亲戚邻居们,完后还可以按计划的余下几十斤以备自家过年用。忙好了这些几乎天也该黑了,热心的东家会留下这些帮忙的人和家属甚至村子里的其他人,都会请家来吃猪血猪杂和猪大骨头,满屋子的人吃的其乐融融嘴巴油乎乎的各自回家。


再则就是池塘里的鱼也该到了打捞的时间了,冬日的水特别的冷甚至还结着冰块,村人会选择天气好且冰化后的中午,同样是需要那些年轻力壮的男人或小伙穿上防水衣,拿着大大的鱼网下水开捞,到了晚上也该打捞得差不多了,捞上来的小鱼会继续放生等来年再捕,约两三斤三五斤重的大鱼会按照各家的比例适当的分配。鱼捕的是否丰厚与当年的天气干旱也有很大的关系,池塘里若能保持常年有水,到了年底鱼也会很丰收,每家最少也能分得二三十斤到四五十斤鱼,若是遇到了干旱的那年,便只能上街买鱼或分得少许了。


这些提前预备的鸡鸭鹅,猪羊肉或鱼啊,那个时间农村可都没有冰箱,为了方便储存,妈妈们会将新鲜的肉类腌制几天后再拿出挂在外面,等太阳晒到合适的干度再收起来挂在屋里。这就是所谓的腊味儿了。走进村子你也会看到每家每户门前都挂着这些晒着的肉类,或是在室内看到一串串晒好后的腊味儿。待到春节这些都是招待客人的招牌菜了,有些家庭腊味备的多,都能吃满整个正月甚至更久。所以,准备腊味便成了家乡年味儿的最大象征。

过完腊八,村人们开始频繁上街购置各种所需:大小年祭拜用的香蜡纸炮和门画对联及室内某些小装饰物件;招待客人用的瓜子花生糖果之类的小吃;粉条卤料烟酒茶及家里所需各种过年的食物或物品;最主要的也是花钱最多和最占用时间的莫属全家人的过年新衣鞋子及走亲拜年用的各式礼品了。这些统统都被称之为年货,那个年代由于交通工具的不便利和经济条件的限制,备用以上的这些年货往往需要赶上好几次街,甚至整个腊月才能备齐。记得每到那个时候,人们见面问候最多的一句话便是“你家年货都办齐了没啊”,直到如今这句年前的问候也常在嘴间。


过完了小年,各家户便开始除夕前的准备,各种卫生清扫,油锅烧起各种丸子糍粑、油条麻花蕉叶、鱼肉花生米等炸起搁置备用。菜地里的蔬菜也需要大量储备甚至清洗。

忙完了这些,也该到过大年迎新年了,一家男女老少齐参与,哥姐弟妹忙着爬高上低贴对联门画,妈妈们忙在厨房开始煮肉卤肉同时要做上十几道菜,并且还不能尝不能放盐和调料,需要把这些菜先端上桌摆好祭拜各路祖先神灵,同时烧纸敬香磕头放鞭炮,长辈们还会神叨叨的对祖先神灵说上一些寄托的言语。这个时间我们孩子们对大人的作为言语几乎心里无不好奇,但表面也是同大人们一样庄重凝神的。完了这些祭拜仪式,妈妈们又把那些神灵吃过的菜端回厨房回锅加各种调料,之后才是全家团聚欢喜过大年。吃罢,孩子们到处三五成群的各种玩耍嬉闹,男人们酒后睡觉或相约打牌或是海阔天空天南地北的各种海聊,妈妈们该是剁饺馅和面擀饺皮包饺子都得需要整个下午的时间。到了晚上,记忆中自从家里有了电视,节目有了春晚,一家人便是围坐爸爸烧好的一盆碳火,吃着瓜子看着春晚,评着节目话着家常直到深夜才睡,甚至通宵达旦的守岁保平安。

过完了三十迎初一,零时起,各家各户放鞭炮接春迎新年,话说这迎春鞭炮放的越及时越好,表示一种好的征兆,所以爸爸每年都会非常认真的对待这个事情。年初一的早上按家乡习俗,每家都需要吃提前包好的饺子,吃罢,大人孩子穿上新衣,该到村子里每家每户的拜新年,这个拜年的先后顺序也是有讲究的,先是同姓的长辈比如爷爷奶奶们,再是叔叔婶婶家,其次就是平辈兄弟或晚辈家,最后才是村子里不同姓的邻居家。家里来了大人拜年,会端上瓜子干果茶水进行招待,坐一会简单问候便起身告辞继续下一家;若是来了提着口袋拜年的年龄大小不一孩子们,便是给她他们每人抓上一大把糖果和一个苹果或橘子,孩子们得到这些后便匆忙离开赶到下一家。很快,整个村子的年都拜完了,也该到中午了。通常初一是不走远亲的,所以下午大人孩子继续着各种属于各自的喜好和放松,感受到的也是各种春节的快乐和喜庆。

接下来的每一天甚至直到初十或十五,都是各种的走亲访友提着礼品拜新年,家里几乎每天都有客人,三五个七八个的,不管来了多少人哪怕只一个客人,妈妈们也都会做上满满一大桌子两三个锅十几道菜的招待。所以初二过后过年给我的印象就是,男人们各种吃吃喝喝打打牌走走逛逛十几天,女人们就是做饭备菜洗洗刷刷各种整理清扫的忙活十几天。男人们串亲戚各家各户走的累,女人们做饭招待忙活的累,最开心的莫属于我们那些半大不小的孩子了。可无论是大人的辛劳忙碌还是孩子们的快乐无忧,这无不充满着浓浓的年味儿。

可如今,不知从何时起,糍粑依旧,只是由过去繁琐低效的人工制作,被高效高能的机器所替代。腊味还在,只是鸡鸭鱼肉不再是土生土长的自产自用,而全部改为市场上各种催化的食鱼肉蛋了。年货照办,只是开着汽车上个街满满一车很快便都完事了。大年三十团圆依旧欢声笑语满桌子的美味儿,只是再也听不到烟花爆竹的响澈天际和对满桌美食的期待食欲。长辈们给的红包依旧,只是如今的大多孩子成百上千的压岁钱,再也换不回我们小时候的那种几角几元的快乐与轻松。拜年依旧情谊浓浓,但来去匆忙的脚步总让人感觉少了啥还是少了啥?

 

我不知道这是社会的进步与变化,还是成长的代价与感悟,还是什么的什么?只感觉我长大了,浓浓的年味儿却不知都去了哪里?过年也好新年也罢,我似乎不再有那么多的期待了!

 

年味儿,就这样,在我的心里所剩不多,感叹怅然!




作者简介:木子菲,属于80后女性,家乡是河南信阳商城县,近些年从事广告传媒至今。也是文字的爱好者,喜欢用文字记录自己的点滴成长与感受,只为更好的定格匆忙的时光和回忆。不停的心追逐人生,时时勤拂拭,勿使染尘埃!


曾在【咱们村】发表《记忆中的味道》一文。



《咱们村》原创媒体

第729期



《咱们村》----天下游子的心灵家园!无论您来自北国的小镇,还是南国的边陲;也无论您是生在东海渔乡,还是西漠村庄,《咱们村》永远是您温馨的港湾。


拿起您的笔,述说一下乡情、乡音,描绘一下家乡的美丽,讲述一下温情的故事,回忆一下曾经的难忘……


《咱们村》敞开温暖的怀抱,欢迎全国各地作者投稿。




 


《咱们村》作家交流QQ群: 297626627

全国作家微信群 :guofeng-777

投稿邮箱:2434470285@qq.com

白山湖读者QQ群:201700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