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这才叫陕北过大年

陕北文化研究会2018-06-19 16:07:07

欢迎关注陕北文化研究会

如果喜欢本期文章

请点击右上角分享给朋友吧~







春节,在陕北民间俗称“过年”。人们为了忙过年要从腊月二十三甚至更早就开始着手准备了。


年底腊月人都为年而忙。乡下人 则推磨磙碾子,出油、做豆腐、生豆芽、杀猪宰羊,开始做年茶饭,茶是将黄米压成面或用白面炒熟放入牛油、青油再加进芝麻、花生、核桃、瓜子仁等,食时用温水冲成糊烧开即可。饭的花样品种繁多,炸油糕、蒸黄米馍馍、烧肉炸丸子等,不少人家做下的年茶饭用大瓷缸装起来放在寒窑或院子里的“天然冰箱”中冷冻起来备用,足够一家人吃上一个正月。当你走进腊月的集市,人流熙熙攘攘,年货应有尽有,红纸、年画、鬼票、麻纸、香、裱、烟、酒、糖、茶、肉、粉条等,即是生活并不富裕的人家也要揭上一张红纸,割上二斤猪肉,称上半斤漏粉,买串鞭炮回家准备过年。


糊窗子、打扫家、洗黑水(也叫恶水),意谓涤除一年的污渍秽气,干干净净过大年,接喜气



杀猪宰羊,生活苦的时候,一年到头,只有过年再能沾点儿荤腥



买对子、买窗花,花花绿绿的年画窗花,既驱邪,又喜庆



红红的灯笼,红火的光景


民间传说“年”原是太古时候的一种怪兽,每到寒冬将尽新春快来之际,“年”便四出噬人,为防御它同人掠食,人们便聚在一起,燃起篝火,投入竹子使其爆裂,发出巨响,把“年”吓跑,一夜平安无事,翌晨便相互道贺,因飨丰盛食物,共庆幸福生活,年复一年就形成了一个欢乐的节日,叫做“过年”。


在陕北一些县城,腊月二十三的集日是一年当中最为热闹的,集市的主要通道上,你是走不过去的,要挤才行。这一天是送灶马爷上天的日子,人们用黄裱纸折叠成一个口字形,用面糖将它贴在灶火圪劳的墙上,给他一点甜头,为让他在玉皇大帝面前“言好事”。还要用升子或碗盛上豌豆,中间掺合上谷草节,意为给灶君骑的马添加草料,让他早去早回,然后进香放炮,打发灶君上天。即日后,人们开始大扫除,备年饭,置年货。



养女子,要巧的,石榴牡丹冒铰的



跟着大人卖年货



卖完老公鸡,赶紧去后改上置货,家里喂的老公鸡,就是为了过年的时候换几个零花钱



窗子上贴满窗花,意味着家里有个巧媳妇


腊月的最后一天,便是大年。这一天人们都早早起来,将窑里窑外、院前、硷畔上的旯里旯旮打扫的干干净净,孩子们穿上花花绿绿的新衣服,在门、窗、大门口贴上红纸对联、窗花、门神,同时还要在天地神、土地、灶君、财神及村口的庙、大树、碾子、磨、牲口圈等处都贴上红红绿绿的单联,并将孩子们从河里搬回的冰块分别放在各神位前和大门口,起到驱“年”保佑平安的作用。半后晌,各家要有一部分人去上祖坟祀奠,回来后简单的吃上一点面食,等待着除夕的最后一顿年夜饭。六七点钟人们将挂在窑沿下的灯笼点燃,在神位前进上香,放上一串鞭炮,一家人在一起吃这一年当中最为丰盛的一顿年夜饭,常言道“宁穷一年、不穷一日”。七碟子八大碗已不能用盘子盛放的下,所以将炕上铺盖移到一边,铺上一块塑料布,将热菜、凉菜、素菜、八碗(用肉、菜做成的菜肴放在八个碗中)米酒、甜酒、白酒一齐摆上来,一家人围着菜坐成一个圈儿吃团圆饭。陕北农村平时菜吃的很少,这顿饭人们是先吃菜饮酒,行令猜拳,直至酒足饭饱。这时人们并不是去睡,年轻人在一起玩起了纸牌、麻将。小孩燃放炮竹,婆姨们悄悄地给自己的孩子枕头下放上压岁钱、炮竹、蒜、枣等,图的是个吉利,给孩子添个精神。看电视、包饺子。这一夜人们彻夜不眠,俗称“熬年”,也叫“守岁”,据说:能熬过年的人,一年之内不乏困,干起农活有劲,熬不过的人,全年瞌睡身懒。


日子再苦,希望年年都有


神神老家也要过年,小时候,每到过年都要到庙上磕头敬神神


闹秧歌,踢场子



所有的开心,都写在脸上,这才叫年


裹着羊肚子手巾的陕北少年,现在的年轻人,没有人这样打扮了


老的小的都上阵



二不老子后生跟一群,闹秧歌,成了好多年轻男女互相爱慕的好机会


天亮了,先起的人打开门庭,放上一个爆竹,谓之“开门炮”,旧俗讲是欢迎灶马爷回家。早上小辈要给长辈叩头请安、拜年,长辈要给小辈增岁钱。初一的早饭,陕北几乎是清一色的饺子,馅是大肉白萝卜或羊肉胡萝卜,有的饺子里包上一、二分的小钱,看谁能吃出来就意味着谁今年有福气、交好运、有钱花,吃不到者自叹不如没有那财命。


过去有初一不出门的旧俗,一天呆在窑里同家人自娱自乐。初二三就有人开始走动串亲戚、回娘家,动身时需放炮竹,祈愿一路平安。初五是农人“送穷媳妇”、“接五财神”的日子,虔诚的人跪在赵公元帅的牌位前祈求赐福,家家户户都要从河里打来一些晶莹剔透的冰块,供奉在财神的面前,冰象征着白银,求神保佑五谷丰登,四季发财。在陕北,农时节日正月里最多,初六、初七(也叫人七)是过人年,同过大年没有太多的区别。初十是“老鼠嫁女节”这一天有两个忌讳,饭食不吃米,吃了米是夺了鼠食,会生老鼠疮。全天不做针钱活,谁家姑娘做针线活,他就会失了巧慧,一辈子针线活做不好。


秧歌队约门子。每家每户都要拜访,由唱秧歌的伞头给主人家说吉利话,主人家要根据自家的光景备好香烟、瓜子儿、糖果来犒劳秧歌队的队员们


炮捻子,小时候,能有这么一盘炮的梦想贯穿了整个童年,父亲每年只买两片炮,每到一个节令,就给我们姐弟三个每人分几个,常常装在兜里舍不得放



转灯


晚上,传说人睡在窑里能听到老鼠嫁女时的唢呐声,听到后不得吭声,出了声,就一辈子找不到媳妇,要打光棍。转眼间就到了正月十五元宵节(也叫灯节),这一民间富有悠久历史的传统节日是陕北春节活动的最高潮和最后的一幕,这天家家门前挂红灯,放鞭炮,扭秧歌,有的地方还搞赛花灯活动,各种宫灯、莲花灯、走马灯、火树银花,争奇斗艳。有的灯上写有“明灯高照”、“满院生辉”或贴有巧手姑娘们剪的各种窗花儿,晚上一些村镇人们会聚在一起“转灯”(也叫转九曲)共度良宵,民间有“正月十五雪打灯”之说,如能雪花飞舞,那更是锦上添花,预示着吉祥顺利,年岁丰收。



秧歌队全家福


过年,对祖祖辈辈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陕北人来说是吉祥、幸福和欢乐,是一件大事,所以历来被人们所重视。在过节的同时,民俗礼仪文化也得到了传承和延续,人们创造着美,也享受着美。



  关注陕北  关注陕北文化

  做独立 平静 豁达的文化人

       声明: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值班编辑:张 永

邮箱:78269264@qq.com

电话:18629120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