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过年,来一场酩酊大醉

质如拙2018-06-16 20:07:18

 

如果说平日的岁月宁静,悠长,像一支清远的笛;那么,过年的日子便可说喧哗,匆遽,用宋丹丹的话说就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了。

 

过年,忙、累、苦、乐,几乎是成年人共同的喟叹。在这些日子里,我整天像只蜜蜂一样,忙得晕头转向。然而,在与学生与同学难得相聚的“乾坤气象和”的时光里,在与文字打交道,与师友切磋琢磨的过程中,我也迷醉得像只蝴蝶。


▲舞龙队从我家楼下经过

 

穿过大半个中国回乡过年

你未长大 我未老

 

2017年元月20日下午(农历2016年腊月二十四日),1999年6月小学毕业的学生第一次聚会。虽然他们回乡时间不一,但还有二十余位同学欢聚一起。他们在我现在上课的教师里笑语喧哗,闹成一团。找当年的同桌划“三八线”啦,在黑板上签名啦,去操场上打羽毛球啦,一个个嘻嘻哈哈,寻找着童年的乐趣。

 

我找个借口回避,搬张椅子,一个人坐在太阳底下佯睡。我在想,我的小学同学如果聚会,能约上十个人吗,会是谁呢?

 

晚饭时,更多的同学赶到了。我和刘婷芬老师、刘南生老师被安排坐在上位。虽然有些学生离别17年未见,但我们依然能准确地叫出他们的名字。欢声笑语中,我依稀看到的是他们孩童时天真烂漫的笑容,是他们活蹦乱跳的剪影。

 

我和刘婷芬老师不喝酒,然而学生们诚挚的表达让我们频频举杯——开水喝得太多了,不禁暗自庆幸自己真的不会喝酒。否则,酩酊大醉,扶墙而行,必定是我。

 


腊月二十九日上午,我又和1994年6月小学毕业的学生聚在一起。这一天,万载街上可谓寸步难行。

 

十二点已过,菜肴已满满一大桌。LM却迟迟不见人影。过了很久,LM和SCG捧着一束鲜花朝我走来。他们几天前穿过大半个中国回乡过年,现在他们穿行在拥挤不堪的大半个万载买来这束鲜花。我手捧鲜花,朝全体学生深深鞠躬。这束花带回家后老公发话:“好了伤疤忘了疼,赶紧放到外面去。”我这才想起去年暑假我花粉过敏,手臂肿得像棒槌,手背肿得输液都找不到血管,头昏得万分糊涂。然而我不舍,也心存侥幸——上次是因为午睡在鲜花旁一个多小时,这次我放在电视机矮柜上,只远远看着罢。于是传令女儿,把在楼梯口委屈了一夜的鲜花抱进来。

 


此时,鲜花由学生放置到酒店小桌上,我们开始就餐。学生们一个个离开座位,走到我身旁敬“酒”,两人再合影,惹得邻桌吃团年饭的二三十人不断投来惊奇和敬慕的目光。

 

LHH是大美女,小学毕业后一直和我有联系,从初中开始的写信邮寄到后来的固定电话、手机。2000年,我还去东莞找她,她们一家和LM陪我虎门游玩,看书画展,海上冲浪……

 

WCH现居湖北。他小学时个子就高过我,是个帅锅。他说话声音小,现在还是很腼腆的样子。他眼睛看着我,说:“感谢李老师当年无偿帮我补课,那时候我还埋怨老师折磨我呢……”嘿,他今天一说,我倒忆起23年前的一幕幕补课场景了。

 

SCG过来敬酒时,大家笑说:“你压根没在我们小学读过一天书,怎么混到我们班来啦?”“你们是嫡系部队,我是旁系。但我比你们更幸运,高中时经常跟着LM、XQR、LZP、LGM去李老师家蹭饭吃。李老师都被我们吃穷啦……”

 

我连忙举杯敬所有学生:“二十年前通讯交通都不便利,很多学生不能像他们一样,来品尝熊大厨的厨艺。今天正式宣布,你们的老师任何时候欢迎任何一位学生来我家吃‘湘系大菜’,我愿与你们共醉……”

 

是的,我从内心喜欢我的每一位学生。尽管我也会高声叱责,会大为光火,甚至动手,现在仍然如此。但他们知道,我从不厚此薄彼,从不带有色眼镜看他们,从不歧视任何一位学生。现在,他们成年了,他们为人父为人母了。很幸运在他们那份最美好的童年回忆中,我是年轻的,我是美丽的,我是有才华的,我是有情怀的。

 

其实,这两拨聚会的日子,我都很忙。作为家庭主妇,为过年做准备,本来忙乎的事情就多,偏偏那时我又要校对几篇文稿,又要写自己的公号,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但我宁愿天天加夜班,还是一口答应学生们的邀请。因为我极为想念学生们,很想看看这些在我心中永远长不大,我在他们心中还未老的孩子们。

 

谁不忙呢?学生们大都刚刚从全国多个省市驱车千里,携家带口,风尘仆仆,一回来更是紧锣密鼓,马不停蹄。这个相聚,他们比我更不容易啊。



回忆劝酒 友情劝菜

 

因为微信群的建立,很多学生联系上了我。他们会找我聊天,有时一聊就近两个小时。再忙、再困,我都会努力让他们感到跟他聊天我很愉快。年前这些天,我的初中同学也从河南、贵州,广州、深圳、上海等地回来。我经常上午和学生在一起,下午和同学在一起,忙得好像自己挺重要似的(其实是凑热闹,寻开心)。

 

腊月二十八日下午,我们这家那家“串联”,吃晚饭时干脆到饭店。当我提出他们常年在外,我扎根故乡,应为东道主时,他们嘿嘿而笑:“拿出户口本来,看看谁是罗城人……”

 

正月初五初六,同学们开始陆续返回外省。正月初三,我向“初中群”发出邀请:“房子小,客厅大,欢迎同学们来我家!”初四中午,宋老师和两位细香,还有“金三胖”等几位同学在我家推杯交盏,相聚甚欢。我以回忆劝酒,以友情劝菜,酒未醉人,人亦未醉。谈笑间,将过去踩在脚下,将未来放在心头。

 

相聚是首歌,握手是你和我。不管握住的是学生的手,还是同学的手,我都有理由相信,握手的温度不会随着时间消失,反而会渐热,会温暖彼此牵挂的日子。


 

年年岁岁年相似


亲人们是经常凑在一起的,比如端午节、中秋节。过年,当然是别样的热闹。

 

年前人们都忙着购置年货 ,忙着大扫除。年后呢,不是忙着作客,就是忙着待客。

 

正月走亲戚不时兴送礼品了,人们愿意“爽别”些。一个红包,送长辈,给小辈,都适用。

 

女儿二十一岁了,舅舅、姨妈,伯伯、姑姑,硬塞给她压岁钱,说“还在读书,是消费群体,必须滴!”我笑女儿:“为这些红包,都不去找工作,读了硕士还想去读博士呢。”

 

因为热爱,所以快乐

 

去年11月,宜春的龙校长问我是否愿意加入一个地方教材编写组。她说看了“质如拙”,觉得我能够胜任。龙校长青眼有加,我当然欣然同意,立即选好篇目,并于月底交稿。

 

未曾料到,2017年元月15日,龙校长让我和另一位李姓老师共同校对7篇文稿。我俩在线上交流,切磋,鼎力合作,终于在元月24日(腊月二十七日)完成第一次审稿。

 

正月初六上午,龙校长邀我参与第二轮审稿工作。为了不耽搁其他老师的时间以致影响全局,我接受任务后两天呆在电脑前,废寝忘食。女儿说:“妈妈还经常批评我忙起来没早没夜,你自己不一样吗?起来,伸展伸展身体!”“我这叫沉醉不知归路,知否,知否?”

 

按时上传改稿后,我长吁一口气,才发现腰酸背痛、肩颈痛,几个症状一同作用于自己的身体。我想,躯体的劳累与不适可以通过休息得到缓解,但两次审稿中学到的东西,接触到的人却可遇不可求。与李老师合作的愉快、龙校长对我的信任和器重,都将成为我生命中不可复制的美丽图景,让我在回忆这个特殊的春节时充满欢愉,充满感激。



人言:过年一个字——累,两个字——破费,三个字——太遭罪,四个字——还老一岁。这个言论的确自有其道理,能引起很多人的共鸣。而我更愿意选择另一种心境,把过年当作人生的一场盛筵,把苦和累看成一杯美酒,酩酊大醉后,不复计西东。


往期文章


喜欢这篇文章,可以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