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对不起,我只想过个安静自在的年

大胜归来2018-02-12 22:52:39

除夕还没到,微信里各种祝福信息就满天飞。除了不少群发的信息,还有很多朋友特别用心发来“私人订制”式的祝福和红包。特别是除夕夜,几乎进入持续刷屏模式。

我微信里有4600多个好友,很多都是听过我课的学生和朋友,如果打个折,回复一半的信息,也就是2300条,假如平均每分钟回复3个人的信息,这样不吃不喝看着屏幕也要消耗我12个小时。

这个时候就比较尴尬了。

回吧,我真没这个精力;不会吧,是不是感觉有些不礼貌,毕竟人家大过年给你送祝福发红包,玩“失踪”自然是不好的!

说没精力一点都不含糊,忙碌了一年,终于有时间停下脚步陪陪家人。特别是有了捣蛋的娃以后,在家中时时刻刻都不能马虎。在孩子面前不能看电视,看个手机还得偷偷摸摸不能让孩子发现,如果被发现她就会来抢了。孩子是静不下来的,精力特别旺盛,我每天只能陪着小精灵寸步不离。就连写个文章也得趁孩子睡着半夜偷偷抱着电脑敲。

当然,作为父亲,我还是期待陪着孩子多去感知生活。所以,春节家里贴福字,写对联,做米酒,包饺子,穿新衣,放鞭炮……只要是很好的传统风俗习惯,我都带着孩子去感受,让孩子去了解中国传统文化习俗,去感受新年的这份喜庆和喜悦。

给家人做一桌丰盛的年夜饭,陪家人认真吃上一顿饺子,一家人高兴看一年一次的春晚,这其实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然而,有了手机就不一样了。

总是在乎抢红包的快感,总是在乎要在朋友圈找找存在感,总是担心没给朋友发祝福不好意思。于是乎就开始忽略了亲情,抱着一个手机自己陶醉其中。不仅是我,很多人跟我一样,大年三十的夜晚都是抱着手机傻傻的笑。而一旁的父母不停的给你的杯子里加热饮,不停的给你递瓜子水果。

虽然现在都流行微信沟通,短信逐渐被大家忘却,可我还是收到几条很有心的短信。其中有一条是这么写的:今天的微信太多,看得我头晕,改成传统的短信祝福吧!祝齐老师……只看前面这一句话就足已感知微信泛滥成灾的祝福信息不止是让我无奈。

除了春节这些形式般礼尚往来的祝福,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一些地方的恶俗。

我的老家湖北麻城是个特别喜欢放鞭炮的地方,平时红白喜事鞭炮是少不了的,到了过年就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当地习俗是谁家的鞭炮数量放得越多,声音越响亮,就意味着来年家族越兴旺。于是乎当地的人家家户户就攀比着放鞭炮,相互攀比的结局是家家户户拿出大部分积蓄去买鞭炮,甚至很多家庭过个年花上万元去买鞭炮。从小年夜起,一直持续到元宵节。白天放,晚上也放,而且年底那几天晚上凌晨开始到第二天早上八九点放的人接龙式的没完没了。到了春节,家里来一个客人就得放一串鞭炮,鞭炮的长短代表着主人对这个客人的欢迎程度。如果去山上拜祖坟,那气势就更加庞大了,恨不得让祖神爷感受到后辈们的诚心诚意。

一年四季在外的游子,好不容易在春节回老家歇几天脚,晚上因为这个世代延续放鞭炮的恶习而只好躲在被窝里睁着眼睛数数到天亮。

大人还好,如果带小孩子回家的家庭就更是叫苦连天了。特别是还处于襁褓之中的孩子,每天听到炮竹的声音吓得如惊弓之鸟,哭得无法安宁,苦了那些平时带孩子的宝妈们。

被鞭炮噪音骚扰是一方面,平日里在城里待着,春节一家老小回到家里。小孩子见到陌生人本来就腼腆,不愿多讲话。在七大姑八大姨面前被抱来抱去,还被强逼着喊这个舅爷爷,喊那个姨奶奶,家长多半顾着面子,希望自己的孩子嘴巴放甜点,最好再给大家唱个歌或跳个舞什么的,好体现自己“教子有方”,因为家长的虚荣而苦了孩子。

终于理解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的家庭在春节时选择去旅游了。一家人在一起旅游,可以任性的度个假,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喜欢玩什么就玩什么,不需要顾及那些繁琐的礼节和规矩,真正放松身心过一个舒心、愉快的春节。

其实春节本身就是团聚,既然是团聚,一家人就在一起开开心心玩耍吧。别人要怎么过我们不用多去顾及,也不去盲目攀比,毕竟过得好不好只有自己知道。

习大大在2017年春节团拜会讲话中提到:“不要在遥远的距离中割断了真情,不要在日常的忙碌中遗忘了真情,不要在日夜的拼搏中忽略了真情。” 我想在这个春节假期陪着家人去感受这份真情。如果没有照顾到你的感受,你就当作本宝宝喝奶去了吧!

对不起,我只想过个安静自在的年。


作者介绍:齐胜,自媒体人,典型深受“韩寒文学”影响的80后代表,喜欢说说拋发发骚,干过几年苦逼媒体记者后跳入互联网骗业大坑,他有着桀骜不驯的屌丝个性,也有着低调做人的生活态度,创业中折腾了不少新鲜玩意,也意外拥有了一批脑残粉丝。喜欢他,你就对着手机屏舔他,讨厌他,你就拿起刀在手机屏上划他。(齐胜微信号:yinqisheng123  自媒体公众号:大胜归来)

↙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查看今天,一个姑娘教会了我系领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