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继母难当,视如己出今生就是你的孩子了

荷香心里2018-06-16 03:08:10

 
     
1

2011年春节刚过,小县城里的人们依旧还沉浸在浓浓的年味之中,鞭炮声、锣鼓声不绝于耳,到处都是一派幸福热闹的景象,可是县城医院的走廊里却传来了一阵阵女人的哭声。

“求求你,救救孩子吧!”一个面容憔悴的女人不停地抹着眼泪。

“你呀,别再来找我了,孩子的事我帮不了你!”另一个衣着光鲜的女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可是孩子的亲妈呀!医生说了浩浩的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就差15万元孩子的手术就能做了呀!”哭泣的女人一边说着,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病危通知书。

“我真的没钱,而且我老公也不可能出钱救他的!”衣着光鲜的女人看都没看病危通知书,径直走出医院大门。

抽泣的女人再也抑制不住悲伤,失声痛哭!

在病房的门缝处,一个十四岁的男孩一直静静地听着她俩的对话。听着听着,小男孩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孩子坚强地忍着没有哭出声,小拳头却握得紧紧的。

这一幕让在场的医护人员和病友都很遗憾,孩子的亲妈怎么这样无情?很纳闷这个哭着哀求的女人与小男孩又是什么关系?要解开这一谜题,还得从十五年前说起。

2

那个时候的潘玲刚刚23岁,长得十分水灵,是县城钢厂里出名的一枝花,追求她的人多得不得了,其中就有一个叫做张明诚的小伙子。张明诚是钢厂的技工,比潘玲大两岁,干活勤快麻利,性格也好,大家都叫他老好人。在张明诚猛烈的爱情攻势下,两个人很快结了婚。婚后一年,儿子浩浩出生了,随着浩浩一天天长大,家里的开销跟着多了起来。好在张明诚老实肯干,家里的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可好景不长,就在浩浩四岁的时候,钢厂搞起了改制,张明诚居然成了被淘汰的第一批人。

张明诚下岗愁坏了潘玲,潘玲看着失魂落魄的张明诚责备道:“都怪你,平时太老实了不会做人,现在第一批就下岗,浩浩还那么小,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呀?”

很长一段时间,潘玲都没给过张明诚好脸色。下了岗的张明诚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于是学人家做起了小生意。可是他做什么赔什么,不到一年时间,家里的积蓄就被他赔得所剩无几,三口之家的日子过得非常窘迫。

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哀,老公不仅挣不来钱还往出赔钱,年幼的孩子更是处处需要钱。潘玲的火气越来越大,夫妻俩天天吵架!潘玲是个没过过苦日子的人,望着镜中自己还算靓丽的脸庞,心里开始盘算开了:趁着自己还年轻得赶紧跳出这个火炕,等到自己年纪大了人老珠黄,就算离了婚都没人要!有了这想法,潘玲变得越来越爱打扮,经常花枝招展地出入各种娱乐场所,很快便结识了一个四十多岁从外地来做建材生意的老板,没多久两个人就好上了。

这天两人约会的时候,那位老板说:“亲爱的,我家里只有一个赔钱的女儿,你呀,赶紧嫁给我吧!给我生个大胖小子,不过,我可跟你说清楚了,你跟了我之后,跟张家必须一刀两断!那个‘拖油瓶’你可不能带!不但不能带,还不能给他一毛钱!”

潘玲很犹豫,不管怎么说浩浩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呀!再看看那个老板送给自己的钻戒,荣华富贵就在眼前了,最终她答应了老板的条件。这边她和老板商量好了,那边就迫不及待地回家和张明诚摊了牌:“苦日子我可跟你过够了,我再也不想过了,咱俩离婚!”

张明诚点了点头,“潘玲,你有你的阳光道,我不拦着你!这么多年是我苦了你,你要走就走要离就离吧!”

其实,潘玲的变化张明诚全都看在眼里,早猜测到七八分。看张明诚这么容易就答应了离婚,潘玲接着说道:“我一个女人家离了婚带着孩子改嫁,日子怕是不好过!要不,浩浩归你吧!”

张明诚本来就舍不得浩浩,于是爽快地答应了。

3

拿着离婚证的潘玲,很快便嫁给了那个老板,过上了想要的好日子。离婚之后的张明诚一个人带着孩子,继续做着他的小生意,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着。看着儿子又当爹又当妈,张明诚的父母非常着急,四处打听帮他介绍对象。大龄离异已经让不少姑娘望而却步了,一听说还带着个孩子,更是没人愿意嫁过来。

一晃两年过去了,浩浩六岁了,这时候有人跟张明诚说有一个姑娘愿意跟你处处看,就是年纪大了些。这个姑娘叫孙晓婷,特别能吃苦,这么多年一直都为家里人的生计奔波,疏忽了自己的终身大事,这一拖就到了三十几岁!张明诚觉得孙晓婷肯定不会看上自己,孙晓婷可是个没结过婚的姑娘,一来不可能看上自己这个什么都没有的穷光蛋;二来也不可能一进门就给人当后妈。可是孙晓婷却相中了老实质朴的张明诚,不介意张明诚离过婚,对浩浩也很疼爱,情投意合的两个人很快便组成了个新家庭。

婚后的日子虽然苦了点,但却十分幸福。孙晓婷虽然是浩浩的后妈,但对浩浩视如己出。刚结婚那会儿,孙晓婷一脸笑意贴着浩浩的冷脸,可时间长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孙晓婷无微不至的爱感动了浩浩。这一年的母亲节,孙晓婷收到了浩浩的一份礼物,那是一幅画,画中人正是自己。看着浩浩为这幅画起的名字《我的妈妈》,孙晓婷感动得眼泪流了下来。她把这幅画装裱好,挂在家中最显眼的位置上。

之前总是黏着爸爸的浩浩,如今整天缠着孙晓婷亲昵地喊着妈妈。五年的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张明诚的小厂效益越来越好,日子也越来越有起色。张明诚看着跟着自己苦了这么多年的孙晓婷说:“要不,咱们再生个孩子吧!”孙晓婷笑着拒绝了他:“日子刚刚好过一点,多一个孩子多一个负担!再说了,浩浩不就是咱们的孩子吗?有这么懂事的孩子,我很知足!”

孙晓婷的一番话让张明诚很感动,不久之后,张明诚就对孙晓婷说:“咱们买一个大房子吧!让你和浩浩住得舒服点,房产证就写你的名字吧!”

张明诚话没说完,孙晓婷就打断他:“我嫁给你又不是为了房子,房产证你还是写浩浩的名字吧!”

4

天有不测风云,一家人还没来得及搬进新房,张明诚的厂子却发生了火灾。张明诚在抢救厂里物资的时候永远地倒下了。弥留之际,张明诚拉着孙晓婷的手说:“我怕是陪不了你们娘俩了。晓婷,我求你一件事,帮我把浩浩抚养成人,别人我都不放心!”

孙晓婷含着眼泪,使劲地点了点头。张明诚留下遗嘱,现在住的房子和所有财产全都留给妻子,新房子因为写的是浩浩的名字,留给浩浩。丈夫的去世令孙晓婷悲痛欲绝,她告诉自己一定要振作,一定要好好地把浩浩抚养长大。

张明诚去世后,孙晓婷的日子过得很不容易,早出晚归拼命打工。浩浩很懂事,看着这么听话懂事的孩子,孙晓婷心里再苦再累也觉得很安慰。

这一年,孙晓婷过得格外辛苦,眼看就到年底了,她忙里忙外准备过个好年。就在这时,身体一向很好的浩浩却突然发起了高烧。经过医生诊断浩浩的脑袋里竟然长了个肿瘤,而且这个瘤子随时会要了浩浩的命!

孙晓婷的脑袋嗡的一下差点昏倒在地,老天怎么这么不公?夺走了浩浩的爸爸,又要带走浩浩!她不能想象浩浩这么聪明可爱的孩子即将不久于人世,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治好浩浩,即便砸锅卖铁。手术费要45万元,前期的治疗已经耗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孙晓婷毅然地把张明诚留给自己的那套房子卖了,可房款只有30万元,还有15万元怎么办?

5

走投无路的孙晓婷想起了浩浩的生母潘玲,打了几次电话三番五次地恳求,潘玲才来到医院。病危通知书看都不看,撂下几句话就走了。“我和张明诚离婚那会儿,说清楚了浩浩不用我负担!再说了,这几年我老公的生意不好,我们也没什么钱!你自己再想想办法吧!”

潘玲走了,孙晓婷强忍悲痛回到病房,刚刚走到浩浩的病床前就被浩浩的小手拉住了。“妈妈,我们别向她借钱了,爸爸不是给我留了一套房子吗?你把它卖了吧,我们不求她!”

看着懂事的浩浩,孙晓婷强颜欢笑说:“傻孩子,你爸留给你的房子怎么能卖呢?你把心放在肚子里,妈妈会有办法的!”

孙晓婷四处借债、拼拼凑凑,再把张明诚送给自己的结婚戒指卖掉之后,终于凑够了45万元。卖结婚戒指这天她非常难过,看着那枚跟了自己八年的爱情信物,仿佛听到了张明诚临终托付。她狠狠心,咬咬牙还是把戒指卖了。张明诚不在了,浩浩是他生命的延续。只要浩浩在,这份爱会一直都在!她相信张明诚也会尊重她的这个决定。

就这样,在孙晓婷的支持下,浩浩顺利地进行了手术,病情得到了控制。

看着浩浩一天天地好起来,孙晓婷开心极了,就在浩浩出院这天,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浩浩的生母潘玲来家里看望浩浩了,这让孙晓婷大惑不解。一个不愿意出钱给孩子看病的人居然良心发现了,她给浩浩大包小包地带来好多吃的、用的,而且还跟浩浩聊起了家常。“浩浩呀,以前都是妈妈不好,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照顾你,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随后更是隔三差五地造访。

这天潘玲又来了,拎着一大包水果钻进浩浩的房间,不一会儿浩浩的哭声就从里屋传了出来。孙晓婷急忙跑了进去,“浩浩别哭,快告诉妈妈怎么了?”

“妈妈?我才是浩浩的亲妈!孙晓婷,我告诉你,今天我来就是要领走浩浩的,从今天开始,浩浩跟我一起生活了!”

一听这话,浩浩哭得更凶了。这边浩浩说什么都不愿意跟潘玲走,那边孙晓婷也早已哭成泪人,死活不同意让她带走浩浩。

“孙晓婷,你给浩浩吃了什么迷药?活活拆散亲生母子,对你有什么好处?”说完,一摔门走了。此后,再也没来看过浩浩。孙晓婷很纳闷,潘玲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她回心转意了,想对浩浩好吗?

6

其实潘玲改嫁之后的日子也不好过,当初她信誓旦旦地说要帮那个老板生个儿子,可是婚后几年,她的肚子没有一点动静,药吃了不少,可就是怀不上孩子!最近几年,她老公经常整夜整夜地不回家,时间长了,潘玲的心里可就嘀咕开了:要是老公在外面养了个小的,把自己给甩了,到时候自己什么都得不到不说,更无依无靠了。自己也几十岁的人了,怎么也得为以后打算打算!就在这时,潘玲从张明诚的一个亲戚口中得知张明诚临死的时候,给浩浩留下了一套房子。潘玲心里琢磨开了,浩浩可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呀,亲生的儿子可比那花心的老公靠得住!再说了,浩浩的名下有一套房子,要是浩浩归自己抚养,这房子不就归自己管了吗?等浩浩长大了,在房产证上加上自己的名字,有了儿子和房子,以后的生活可就有了着落。

这一晚上,潘玲把整个如意算盘全都打好了,第二天一早,就跑到法院把孙晓婷给告了,她要变更抚养关系,要求浩浩由自己抚养。拿到法院传票,孙晓婷大哭了一场。好不容易挨到开庭的日子,一大早孙晓婷早早地把浩浩给叫了起来。两个人一路抹着眼泪进了法庭,孙晓婷红着眼眶,向法官诉说了不愿意放弃抚养权的缘由。

“法官,这么多年我和浩浩相依为命,在我内心一直把他当成亲生儿子!没错,这孩子不是我亲生的,我的经济能力也没有他亲妈那么好,但是把浩浩给他亲妈,我真的不放心!我怕孩子过去遭罪!”

“跟亲妈会遭罪?孙晓婷,你这是什么逻辑?别以为你照顾了我儿子几年,就成了我儿子的妈了!你凭什么跟我抢儿子?张明诚死了之后,你和浩浩一点关系也没有了。我告诉你,我的儿子永远是我的!”

潘玲作为浩浩的生母,在浩浩的生父死亡之后,要求浩浩由自己亲自抚养是顺理成章的事;孙晓婷和浩浩之间也形成了抚养关系。一个是自然血亲,一个是拟制血亲,她们都有权利做浩浩的抚养人。当两个人都来争夺抚养权的时候,由谁来抚养最合适呢?

庭审的时候,浩浩已经年满14周岁,虽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却已经具备了一定的表达意愿的能力,跟谁在一起生活,谁才是孩子心目中可以日夜相伴的妈妈,这个决定权很大程度上也握在浩浩的手中。

看着两个女人争执不下各执一词,浩浩突然痛哭了起来:“法官叔叔,我要跟着孙妈妈,打我记事起我就这一个妈妈!我生病的时候,醒来了看见的是孙妈妈,她趴在我的床头,后来我才知道她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过觉了!我渴了是孙妈妈给我喂水,我饿了是孙妈妈给我端饭,我要跟着她一起生活,在我心中,她才是我最亲最亲的妈妈!”

浩浩说到这里的时候,孙晓婷早已泣不成声,她觉得之前的种种付出都值了。看着如此温情的场景,在场的人都被感动了,胜利的天平眼看就要倾向孙晓婷了,潘玲着急了。“浩浩,我才是你的亲妈,孙晓婷算什么?她什么都不是!”潘玲气急败坏地吼道:“法官,孩子是我生的,就应该归我!”

就在这时,浩浩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涨红着脸大声说道:“法官叔叔,你要把我判给潘妈妈,我马上死给你看!”

法庭上死一般寂静。众人一片哑然,这句话也彻底地震惊了潘玲。自己做得到底有多过分,亲生儿子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她不禁回想起自己和浩浩之间一幕幕的往事,可是她的记忆却停在了她和张明诚离婚那天。她仿佛看到了四岁的浩浩,满是泪痕的小脸。对于浩浩四岁之后的回忆却一片空白,潘玲的眼泪默默地流了下来。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潘玲虽然是浩浩的生母,但是和张明诚离婚之后,没有与浩浩进行感情交流致母子间亲情荡然无存。而孙晓婷和浩浩在长期的生活中,形成了浓厚的母子关系。庭审的时候,浩浩虽然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但却具备一定的认知能力,强烈地要求和孙妈妈一起生活,法院自当尊重他的决定,最终法院驳回了潘玲的诉讼请求。

拿到判决书,孙晓婷开心地笑了,抬起头看到了湛蓝湛蓝的天,她在心里默默地说道:明诚,你放心!浩浩,我会帮你好好照顾着,直到他长大成人!而潘玲也没有提起上诉,她知道自己输了,不仅仅输掉了官司,也输掉了浩浩对自己的信任和依赖。看着孙晓婷和浩浩手拉手开心地走出法庭,有那么一刻她竟然觉得他们的背影是那么和谐,那么美!

在判决书送达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潘玲的脑海里时不时地浮现出浩浩术后孱弱的身体,耳畔不断地回想起浩浩在开庭时说的每一字、每一句,终于她下了一个决定。这天潘玲敲开了孙晓婷的房门,打开门递上一张银行卡低声说道:“我知道浩浩术后恢复还需要很大一笔费用,这权当是我的一点心意吧!密码是浩浩的生日。”

孙晓婷先是一愣,紧接着露出了会心的微笑。看这样子,浩浩又多了一个心疼他的妈妈!母爱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最美妙的字眼,但是在这两个字的背后却是无尽地付出和执著地呵护。母爱是生育之恩、抚养之情,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7

荷香心里点评:人们常说母爱是世间最伟大最无私的爱。本案中,浩浩的两个母亲:生母潘玲自私自利,婚姻以及亲子关系中始终盘算着自己的利益;继母孙晓婷视继子如己出,无私奉献无微不至地呵护。在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中,浩浩情感的天平倾向继母,法官也为这对继母子的真挚感情而动容,最终听从浩浩的心声尊重浩浩的选择,将孩子判给继母孙晓婷抚养。

幸福婚姻的法则是付出,付出的越多储存的幸福基金越多。同样,亲子关系也在父母无私付出中收获孩子感恩的回报。


咨询方式详见下方:阅读原文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