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五车堰的大爷才是真正的“老铁”!

最余姚2018-06-12 02:49:11

用炉火燃烧的青春点滴

铸造如铁般的意志


即 将 消 失 的 打 铁 匠

— 身 边 人 —



村子里的铁匠铺关门的时候,村口卖现代化农具的大爷,放了188响的鞭炮庆祝,老铁匠真的太老了,老得再也抡不动锤子了,他的儿子没接下他的衣钵,成了一个成功的二道贩子,只有那立起来的烟囱,偶尔让我想起,村子里叮叮咚咚的敲击声。



被余姚天气折磨得死去活来几日,终于憋不住和小黑决定出行,漫无目的,终日东游西荡的气氛围绕,开着一辆小破车,走,往阳光灿烂的地方走。



敲击声从稍远处传来,在这座城市的边缘的村落的一角,仿佛回到那时,也是阳光正好,我站在炉火边,看铁匠一锤一锤造出一把锄头,一个铁铲等等玩意儿。



村子叫五车堰,铁匠铺就开在这苍苍的老街上,从正值壮男到银丝突现,铁匠成了老铁匠,打铁的三十年,这是见证这村变化的三十年。



60多岁的打铁匠看起来还很年轻,总是笑呵呵着和人说话,“总有人过来啊,也像你们这样拍拍照,现在像我这样手工打铁的很少了。你猜猜我打了多少年的铁。”


“我打铁三十年了。”打铁匠笑着自问自答。



边上闲逛的大爷说:“看看,比我年轻吧,我们都60多岁了。”



铁与火的盛宴




打铁离不开火和工具,这种原始的锻造手艺,古时有一说法,人生三苦,打铁,撑船,磨豆腐。打铁者:日夜在炼炉旁忍受炎热,活着就如入地狱。


到如今,吃这行当这碗米饭的越发少了,现如今机器能干更多的活了,打铁也日渐式微。



老铁匠吊着烟,看着铁块慢慢变红,烧火的煤块浸过水,煤为啥是湿的?


老铁匠笑着:“不湿怎么烧啊!”



铁匠屋子里除了这一炉子的火最是兴旺,那就算满屋子的铁器了,老师傅的手艺不错,除了好奇打铁的客人,也有专门跑来买农具的客人。说是质量好,耐用。




老铁匠最骄傲的也是这满屋子自己打制的铁器,从房梁夹层上慢慢垂下来,阳光会从顶上的天窗透进来,和炉火増热闹。



穿过小门,看见另一个陈列馆似的空间。



说实话,很多器具我根本叫不出名字,有些进化了,有些不再被使用,就像老行当一样,慢慢默默着消失。



铁匠铺子的老玩意不只老铁匠,还有陪伴老铁匠的各种老物件,一个老铁砧(zhen),一个老式杯子,那些新的旧的掺和在一起,却不显突兀。



我瞥见这世间一切

用尘土打造了一朵繁花

用铁水铸造了半点金身

那老屋的阴影用火光照亮

神坛构不成

乌云遮不住

只是可惜

下一日烟雨消散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