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新年的记忆……

愚伯的自留地2018-04-02 03:08:30

文:于荣亚


窗外的鞭炮炸碎了宁静的夜晚,也惊醒了沉睡的黎明,而我却独自躺在异乡的床上,听着窗外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望着窗户上一闪一闪划破夜空的烟花。我的心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兴奋,窗外是热闹的,快乐是他们的,幸福是别人的。而我确实孤独的、寂寞的、痛苦的。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就在这举国欢庆的时候,就在这家家团圆的时刻,就在声声祝福的中,我却独自漂泊在外,品尝着孤独的、寂寞的、痛苦,品尝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记忆中故乡的年是没有这样热闹的,但是却充满着温馨和幸福。


小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过年,过年意味着吃上一顿香喷喷的带有肉味的饺子,过年能啃上几口雪白雪白的大馒头,过年能穿上一件盼望已久的花衣服,过年还可以得到几块带有体温的零花钱,过年还能有一串红彤彤的鞭炮,过年还能见一见几位难得一见的表兄表弟、姊妹。


小时候的年虽然没有现在热闹,确实非常隆重的。


一进腊月,父辈们就开始筹划新年了。哪几家的亲戚需要走访,哪几家的邻居需要感谢;哪天开始蒸馒头,哪天开始开始炸丸子,哪天开始割肉包饺子,哪天开始给孩子们做新衣。总之,尽力腊月就是年,每天的日程排得满满的。



除夕在孩子们一天天的盼望中终于姗姗来迟。这天晚上一家人酒足饭饱之后,围坐在一起,孩子们则躺在老人怀里,听着老人讲述着家族的历史,讲述着为人处世之道,孩子们在老人温暖的怀抱里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初一的早晨,天还没亮,老人们则早早的起来,,准备起早餐,熟睡中的孩子也被唤醒,老人下着饺子,孩子们则点燃了鞭炮,随着纷纷落下的饺子,鞭炮也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


一家人匆匆忙忙的吃完饭,三五成群的给村里的老人们开始拜年了,孩子们则跟在大人后面磕着头打着闹着,这样一直持续到午后,才属于孩子们自由自在的时间了。


孩子聚在一起比着谁的鞭炮大,谁的鞭炮响,有几位调皮的孩子有的将点燃的鞭炮放在破碗里,看着被弹起的破碗,笑着闹着,还有的则将点燃的鞭炮仍在行人的身后,看着行人害怕的表情,高兴的手舞足蹈,他们知道这时候大人是最宽容的时候,最多是瞪几眼罢了,拳头不会落下来。


现在的春节,食物充足了,吃的、穿的、用的一应俱全,但是我总感觉少点什么似的。



如今,馒头、水饺、丸子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了,只要到超市里转一圈就ok了。孩子的压岁钱再也不是三元两角,而是成百上千,洗衣服也不是一件两件,而是一摞一摞的叠在那里。拜年也不需要东奔西跑,只要动动手指,一个电话,一个短信即时到达。表兄表弟们只要打开手机,祝福就解决了。生活富裕了,然而然而总是感觉到缺少点什么?缺少了什么呢?


窗外的鞭炮声依然撞击着耳膜,五彩缤纷的烟花依然飘荡在空中,然而热闹是他们的,与我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