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老海和暖暖的正月十五

原平故事2018-02-13 06:23:48

欢迎投稿

《原平故事》,原平人最该关注的微信公众号。

《原平故事》长期征稿,大家都可以是《原平故事》的作者。我们共同关注油盐酱醋,追忆陈年旧事;亲近父老乡亲,讲述真情窘事。投稿附带相关图片,注明是否原创首发。

邮箱:718070459@qq.com  微信:zhtixj

老海的正月十五

正月十五,又叫元宵节。元宵节,不论是从名字来听,还是从电视上看到的吃元宵,好像这个节日,是必须要吃元宵,否则哪能叫元宵节。

 

其实,在我的老家原平,村里人过这个节还真是不吃元宵,而是吃饺子。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物质生活的丰富,有人为了应个景,也买点元宵吃,但这却不是原平过元宵节的传统,所以,原平人也很少把正月十五叫元宵节,而是直接叫:正月十五。


原平人的正月十五,除了吃饺子,还有社火表演。有船灯、车车灯、大头人、二鬼跌跤、高跷、挠高、鬼判、舞狮、担媳妇、耍龙等等,很是红火热闹。

 


参加表演的人,有的村里头会给记个工分,也有的是给钱,大概一天五六块钱。但一般参加,多数也还是因为爱好。小时候,我参加过一次铜器队,在里头负责吹梅。也许是因为自己的亲身参与,我对那一次的表演,印象很深,我们吹着《八月桂花遍地开》的曲调,给秧歌队伴奏。最后,还分到一盒四块钱的烟。

 

各种各样的社火,参加演出的人们,从正月初五、六就开始排练。参加表演的人不必说是天天要去的,就是没有参加表演的人们,也从这几天开始,就天天围着看,一直要看到正月十五、十六结束。

 

随着铜器一阵接一阵的响起,村里的纸匠们也忙乎起来,开始帮忙装饰船灯,车车灯、鬼判等道具。到了正月十四、十五、十六这三天,上午下午晚上,会有三个时段来表演社火节目。所有演员人等,从村委会院里,随着锣鼓响起,沿着村里大街走。每到了一个相对开阔的地方,就会停下来轮番表演。

 


船灯也有人叫作旱船,看上去和车车灯较为相似,不过船灯是用两片薄板,做一个船的样子,再蒙上彩布,套系在船上的闺女媳妇腰间,就像坐在船中一样。另有一个摇船的艄公。随着艄公摇起船来,几条船缓缓上场,很有看头。车车灯则是道具做成一架推车的样子,车上一名女演员,车后一名推车的男演员,配合表演。车上和船上,都挂着漂亮的八宝旦、各色纸花,看上去花团锦簇。

 

村里的大头人表演很有趣,也非常有特色。身材魁梧的眉玄老人和身材瘦小的存新老人,一个扮演和尚,一个扮演小媳妇。存新老人为了扮好媳妇,除了穿上媳妇们的鲜色衣裳,还要在胸前垫两个驴每眼。从身材上看,像极了一个好身段的小媳妇。锣鼓声响起,两人上场了,和尚看到美艳的小媳妇,免不了想多看人家两眼,惹得小媳妇害羞,忙用手帕来遮脸。和尚是非要逗小媳妇,小媳妇是害羞躲闪。随着锣鼓节奏的变化,两个人的脚步也来回变幻。他们的表演,总能逗得大家的欢笑。

 


精彩节目还有舞狮。这在邻村是很难见到的。


首先是舞狮道具,就令人感到敬畏。每当表演者将舞狮服穿起来,两头狮子便威风凛凛,让人一下就感到狮子这个百兽之王的风范。

 

小时候看的舞狮表演,其实并不专业,各种动作也比较生硬。但记忆总是那么神奇,现在每每看到舞狮,就会想起小时候村里看的舞狮。而且,即使现在的舞狮再精彩,也远没有了当初那么热切的期待。


鬼判这种红火,我也只在我们村里见过。我小时候也有幸参加过这种表演。鬼脸是村里的纸匠们用纸筋捏成的,各种牛头马面,青面獠牙。阎王拿着生死笔点来点去,小鬼们手上戴着小铃铛,绕来绕去,躲闪着不让他点到。鼓点嗵嗵,也很激动人心。

 

有时候想,这种表演,在热闹的表象下,也许蕴含着一些更深层的东西。可能,是人们对于生命的一种渴望,也可能,还寄托着一种让人们都逃过阎王生死笔的美好愿望。



有一年,西镇村的表演队到我们村助演,其中,有担媳妇的演出,让人印象尤为深刻。年轻后生担着扁担,一头担着红绣球,一头担着新媳妇。表演起来,后生们一个个都担起自己的心上人,腰一颤一颤,颇为形象。有那十分有天赋的,还眉来眼去,把恩爱秀个没完,逗得看演出的人们哈哈大笑,人们忍不住议论说:看外后生,外媳妇可担得真好了!腰忽颤颤的。

 

挠高(阁)我们村没有,但我姥娘家所在的神山村有。几个大人肩上绑了铁制的器具,然后把小孩儿绑上去。锣鼓响起,大人们随着节奏扭起来,上面的小孩儿也甩起长长的衣袖舞起来。大人小孩都化了妆,小孩儿们的妆一般化得很浓,从低处看上去,像是神仙跟前的童子。这种表演,多数是爸爸肩上扛着自己的孩子。我仰起头,望着那些高高站在爸爸肩上的小孩们,心里特别羡慕,我很想让爸爸把我也扛起来,很想。可我的愿望没有实现。

 


耍龙是年轻人的爱好,龙身是比较沉的,挠起来也很费劲,所以,就要选年轻力壮的后生。


龙身节数不等,每节内都有手电筒亮着,谁挠龙,谁就把自家的手电筒拿上,然后绑到龙的身体里头。电池是村里面给提供的,等耍完龙,电池就归自己所有了。

 

村里的纸匠们,把龙装饰的非常好看,和电视里面演出来的龙,简直一模一样。耍龙开始时,由一个人拿着彩珠戏龙,龙头会随着彩珠转动,其他许多人各举一节相随,上下起伏,左右翻舞。耍龙时的节奏比较简单,鼓、镲、锣各五声的敲,咚咚咚咚咚、嚓嚓嚓嚓嚓、噔噔噔噔噔。但听起来非常带劲,看着,听着,心中不由的振奋和激动。

 


挠龙时,高跷、秧歌穿插其中,红飞绿舞,也十分好看。看的人围得水泄不通。当在一个地方表演完,要换地方时,看表演的人们就也都跟着一起走起来,熙熙攘攘,很有一股热闹劲。到了晚上,村委会就安排人,专门放炮。各种花炮此起彼伏,把街巷照得一片亮堂。

 

一会儿放炮,一会儿表演,锣鼓声、炮声、人声,喧闹非常。

 

小时候很想一直跟着看,但大人们总是不能让人尽兴。看了几轮,就把我领回家了。等躺下来了,还能听到那咚咚咚咚咚、嚓嚓嚓嚓嚓、噔噔噔噔噔的耍龙响声。

 

我在黑暗中,大睁着眼睛,我知道,他们在走街串巷,为村里人能有一年的好运,认真的踩街。


(老照片由温峰著提供)


《原 平 故 事》

老  海  简  介

  老海,本名张海亭。微信公众号《原平故事》创始人,热爱文化事业,对文化带给人的共鸣和影响有着深刻感受。


暖暖的正月十五

农历正月十五,又叫元宵节、上元节,或灯节。是春节后的第一个重要节日,也是一个曾经和吃食、红火、期待、幻想有关的日子。

 

正月十五一般要吃饺子。那时的白面饺子里,常夹杂着红黑的荞面饺子,我是不喜欢吃的。

 

吃元宵是后来的事。那时,村里还很少见元宵,姐夫算是比较新潮的人,有一次过十五,给我家带去一袋元宵,说正月十五该吃元宵,又说,因为吃元宵,才叫元宵节。

 


母亲把那袋元宵搁到南房柜上,说是等黑夜了煮起来吃。我偷偷跑到南房,把元宵袋撕开一个小口,拿出一个,咬了口,可惜,这个白白圆圆的小东西,并没有我想象的美味。到了黑夜煮起来,我也再没吃一口。

 

从吃了一口生元宵开始,我就一直纳闷,这么难吃的东西,怎么因为它,还做了节日的名字?

 

后来才偶然知道,元宵节是唐末就偶然这样叫的,而元宵这种食品,最早的记载是北宋孟元老的《东京元宵节梦华录》,里头提到的科头圆子,描述就是现在的元宵。

 


所以,并不是因为吃元宵才叫元宵节的。真正把正月十五叫做元宵节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正月是农历的元月,而古人称夜为,这一天,又从2000多年前的秦朝就是节日。所以,才把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正月十五,称为元————节。

 

而叫做上元节,貌似和道家有关,所以又有紫微大帝称天官的赐福一说。正月是元月。元是首,是开端,人能守元,元则守之;人不守元,元则舍之

 

据《岁时杂记》记载,道教有三元说,七月十五的中元节、十月十五的下元节,而正月十五,就是,上————节。

 


打住,这么个红火的日子,这样一本正经的考证起来,也就无趣了。

 

说到红火,正月十五还真是热闹。从我记事起,年年就有秧歌,旱船、高跷、二鬼跌跤等很多种表演。(具体红火往上翻,看老海的社火,很全。我只简单说说我们村比较出色的几种)

 

我们村里的秧歌表演队里,有个叫大怀怀的老汉,扭起来十分得劲。名字叫大怀怀,其实个头不高,短小精干,扭起秧歌来,绿稠衣裳一穿,腰拴根红绸绸,踩着铜器,红绸上下翻飞,忽左忽右,前仰后合,看的人们一阵阵叫好。

 


印象深的还有二鬼跌跤。这项表演,在我们村有很长的历史。从最初的小忠忠,到后来的大毛毛(贾天文),每年正月十五,这一个节目,都很让人期待。

 

最初看二鬼跌跤时,我还不知道是一个人在表演,真以为是两个人在那跌跤,看表演得有多好?可惜,到了后来,再没有人愿意学这个了。好在,现在的大毛毛,表演起来,依然欢脱逼真。

 

村里后来又添了威风锣鼓,可惜,我已经离开村了,对这个,反而没有多少印象,只在车里路过时瞥了一眼,看到竹梅在前头指挥,很有点飒爽英姿。还隐约听说,最初的威风锣鼓,是村里文文牵头组织起来的。

 


正月里,正月正, 正月十五挂红灯红灯那个挂在大门上”……小时候,三姨常这样哼哼。红灯笼街门上就有,但正月十五看花灯,还是大点以后的事。

 

有一年,村里有人租了个大巴,集合众人,说有愿意的,可以去太原看灯,看完就能回来。我就跟着村里很多人去了。

 

到了太原,我才知道正月十五为什么要叫灯——节了。到处张挂彩灯,人们还制作巨大的灯笼、灯树、灯柱等,花灯焰火,金碧相射,锦绣交辉。满城的火树银花,十分繁华热闹。

 


怪不得辛弃疾在《青玉案·元夕》中描述:“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呢。遗憾的是,虽然我没有众里寻他千百度,可在花灯之下,也曾蓦然回首,可灯火阑珊处,却也只是如流过客。

 

如今的正月十五,红火虽然还看,但早没有了当初的期待和幻想。倒是对荞面饺子,有了很多兴趣。我专门买了荞面包饺子,边吃,边想起那时正月十五吃饺子,我在盘里,拨拉来拨拉去,专挑白面饺子吃的情形。



作者

暖暖,本名任高敏,70后,祖籍原平南村,现居怀仁。


更多精彩,请点击下方蓝字:

原平乡村记忆——擀毡

原平乡村记忆:煤油灯

原平人最喜欢的100个原平故事

原平乡村记忆——那些关于风箱的记忆

 “东大·仁爱”杯《原平故事》首届征文大奖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