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散文精选】楼前水音

怀来文化2018-06-19 13:10:07

楼前水音

李晓慧

一座城市是一个行走的梦,五色斑斓;

一座城市是一湖明丽的水,流光溢彩。

梦是流淌着的,生活是流淌着的,城市的车水马龙、欢歌笑语都是流淌着的。梦幻的生活由谁缔造?倾听水声,水声如诉……

晨曲

夏日,晨曦微露。沙城——燕山脚下这座从悠久历史中日新月异地崛起的怀来县城,仍在酣眠。昨夜的一场好雨浸润了这座城市的梦境,空气中氤氲的水汽,是她今晨清新饱满的呼吸。

在鳞次栉比的楼群中,?年落成并交付使用的县政府办公大楼,以它的巍峨壮丽、气宇恢宏成为沙城的地标性建筑,无论从地理位置还是行政职能方面,它都无疑是这个城市的心脏。它呈?建筑结构,东南两面朝向太阳和城区,楼下没有围栏,楼前即是开阔广场,绿色草坪直铺向纵横城区的两条街心马路,前面是府前大街横穿城区东西,左面是长城路?纵贯南北。自从府前广场成为沙城市民又一处休闲娱乐场所,我就养成了早晚散步的习惯。来到府前大街,徜徉在大楼前面,聆听城市的晨曲或夜语,我又见证了她创造出的新一天的生活,深深地感受着她的强大脉动。

太阳还隐在府前街的楼群后奋力攀升,天空呈现一片灰蓝,丝丝缕缕的白云如绢似纱般被随意扯抹在高空,如此安适、自然,是城市的梦痕。水汽笼着蓊郁的树木形成薄烟,浓的淡的绿意深深浅浅,如水彩一样流动在城市半空。林静鸟欢,它们啁啾的私语或婉转的高歌,每一声清脆、圆润和欢快中,都似乎能滴落下晶莹的露水。

这样的清晨,勤于建设生活或懂得享受生活的怀来人是绝不会贪睡的。你看,大楼前的林荫路上,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步履轻快稳健地和着城市的脉搏晨跑;大楼左右的街心马路上偶尔有机动车呼啸着疾驰而过。突然会有“乒乓乓乓”的巨响震耳欲聋,是礼炮的巨大声浪冲向高空,然后是一阵欢快的鞭炮劈啪作响——准是哪个住建工程举行施工仪式,或是哪个人家在热闹地迎娶新娘。每天,沙城就在这喜庆声中,伸伸她的巨大腰身,完全苏醒了。

滨河公园还沉睡着一块块碧玉一样的湖水,两岸垂柳长发披拂,鸟儿衔着叶哨或饮着湖水,此起彼伏的和鸣更欢畅更脆响了;岸边,路上,街上,晨练或买早点的行人边走边谈的,老远打着招呼的,随身播放着评书或广播的等等络绎不绝。按着自行车铃的老师神色端庄;飙着电动车灵活飞跑的学生一脸稚气。骑着摩托戴着头盔的民工奔向工地形色匆匆,卖早点的三轮寻着路边摊位东张西望。绿色公交在站牌下走走停停,川流不息的各色轿车在霞光下闪动着金属的光泽,像五彩的鱼儿滑向远方……

朝阳爬上了电视台的塔顶,金光洒满了政府大楼,无数块窗玻璃折射出一大片炫目的金黄。楼下广场一片锣鼓喧响,一群老人排着长队扭起了秧歌,腰间红绿的飘带飞扬炫动,与草坪上盛开的红的黄的各色鲜艳花朵遥相呼应。有节奏的鼓点,从容和缓又不失铿锵有力。阳光映着老人们的笑脸,金色的皱纹舒展荡漾着对生活的热情。朝阳越升越高,广场上踢毽子、打羽毛球的中青年人气息酣畅、脸色红润地收拾好东西,带着唤醒了的一身活力疾步奔向各自的岗位。广场四周的林荫路上,响着高跟鞋急促的节奏,而大马路上车流人声早已开始了繁弦急管的演奏……

随着身着橘色环卫服的工人出现,广场中间的喷泉“刷——!”地一声喷射出来,一圈雪白的水花变幻着花样,挨挨挤挤冒出来,形成圆形的水帘,泛着明亮的水波,就像城市中心镶了一面明镜;中间一支水柱伴随着“嗞!嗞!——”的声音,有力地射向半空,阳光下的水珠变幻着色彩四散迸溅,润湿了城市的空气,带来更多灵动和清新。

夜语

夕阳乐饮,饮醉了城市的天空,染红了楼群和归家的人们的双颊。等车流人流汇成的城市浪潮渐渐退去后,暮色弥漫开来。

城市的黄昏虽没有乡村炊烟的恬美,但灯影摇动的夜市却足够演绎城市生活的诗意。酒店大厅,服务生穿梭在灯火辉煌中;精致的宴席里,弥漫着优雅和浪漫的情调,酒杯碰撞中温情也溢出胸怀。到路边露天广场吃烧烤,享受的则是又一种纵情恣意。只见路灯下,柳树旁,一柄柄巨大伞盖下一张张桌子座无虚席,人们换了鲜艳时尚的便装,吃着烧烤和各色时令果蔬,喝着升腾着白沫的冰爽扎啤,放声谈笑,好不热闹!每条路上,你去听吧,烧烤的服务生吆喝着,喝酒的客人推让着,孩子们跑闹欢笑着,汽车缓慢绕行滴滴叫着……灯火通明、声音鼎沸的一条条街道,如同一条条声色鲜活的河流,在夜色中喧腾奔流。

饱于享受家宴美食的人们,陆陆续续走出小区来府前大街散步。有的沿着滨河两岸,看河岸上的彩灯倒映河里,像五彩的宝石和星光、弯月一起在河面上摇晃;有的坐在公园石凳上,摇着扇子听街道的无线广播里轻柔的夜曲在夜空中漂浮,在河面上荡漾;更多的人涌向政府大楼的楼前广场。大楼里很多办公室窗口还透着柔亮的灯光,与楼外广场路灯下浮动的人影,起伏的声涛融成了一片温馨热闹的海洋。这一片路灯下是跳交谊舞的,旁边音响放着轻柔欢快的舞曲;那一片路灯下是踢毽子打羽毛球的,毽子和羽球的飞舞翻转,牵动着人们的声声喝彩和串串笑语;另一片路灯下老头们打着便携照明灯凑在一起下棋;旗杆下的平台上老太太们拉着家常;台阶上有年轻情侣相依着望向星空悄悄说着情话,甜蜜荡漾在徐徐夜风和如水夜色中……

我被身旁的两个热汗淋漓的中年男人的兴奋对话吸引,我了解到其中一个男人多年经商,营销怀来土产积累了资本,有在乡下投资旅游餐饮项目的想法,但犹豫没有政府审批的门路,没想到天天晨练踢毽子的伙伴就在政府工作,闲谈中得知此事,对方让他别有顾虑,认真规划此事后直接去政府找对方或相关部门的其他人。他有点不放心地问身边另一个男人:政府大楼的门没个“八杆子”能随便敲进来?另一个男人反问他:你现在脚底下是什么地方?不已经随便踩在政府大楼的地盘上了吗?你看现在的政府大楼,还有旧址在沙中路上那样的院墙围栏吗?这叫什么?应该是开门给老百姓办事吧!看那是什么——

顺着这个男人指的方向,我看到了国旗杆下横卧着的那块巨大的花岗岩石碑,映着路灯幽幽柔柔的光亮,仍清晰地显示出苍劲稳健的毛主席题字:为人民服务。两个男人爽朗地笑了。

我走近石碑,听到“哗——”地一片接一片的水声,石碑下方的喷泉在喷射无数清凉的水花,在夜色中看不分明,但是落下后汇成的一股股清凉的水流却沿着广场的大理石石阶向下方向远处流淌。孩子们欢呼着淋浴在水帘中,光脚触着地上清凉的水流,一串串如水清凉如水响亮的咯咯笑声像水珠一样在楼前迸溅……

夜色渐深,广场上的水还在喷射,流淌,流进城市的梦里,流进梦者的心里。它如此亲近,自在;如此灵动,智慧,如此和乐安详,又奋发向上……

明早醒来的沙城,一定是被这水润得更美的明珠了吧?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