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慢旅专栏 | 带宝宝旅行是一种人生必修课

慢旅2018-01-11 16:44:22


托G20的福,杭州人突然变成全国人民都羡慕的对象。凭空多出的7天假期,好像白白捡来的一样,再加上周边一些景点推出针对杭州人的免门票政策,一看新闻里黄山景区的照片,简直吓死宝宝了。

免费景点的热闹还是不要去凑了,我跟崔导想找个清静的地方玩一玩。开着车去了屯溪、鄱阳、乐平、婺源、歙县,都不是免费的地方,结果路上到处都是浙A……(看来杭州人不是没钱出去玩,而是没有时间啊!)

人多倒还罢了。带宝宝出去玩,才是既费脑力又费体力的技术活。宝宝还只有六个多月,虽然也很喜欢家人带她出去玩,只是她还没到能够享受旅行之乐、忍受旅行之苦的年纪。外面光怪陆离的世界换了又换,有时一觉醒来又变了地点,小小的脑袋一下子接收这么多信息,除了新奇,有时候也挺折磨。不肯呆在车里,久了便要大哭,哭得厉害时不得不停车,喂母乳安抚。行程打乱了她原有的作息,该睡觉的时候还在路上奔波,也常常是导致她崩溃哭泣的原因。带娃旅行的技巧,还得慢慢摸索。



1
屯溪


屯溪是旅途第一站。从黄山下来的人有不少会选择在这里中转。去年跟朋友去白际徒步,匆匆路过此地,虽是惊鸿一瞥,却也记忆犹新。屯溪古属休宁县,因三国时吴国将军在此“屯兵溪上”而得名。作为徽商的故乡,以水运通畅为优势的屯溪曾经也是休宁县首镇,成为皖南山区物资集散地和经济中心,茶、盐、木材均在此设立商业机构。明代,屯溪是中国著名茶市之一,到了抗战期间,江浙沪富商贵胄来此避难,一时人口骤增,其繁华程度甚至被称为“小上海”。

今天的屯溪,还留着一条老街,供人缅怀它的旧日迷梦。这条街比河坊街要大得多,而且同时保存了宋、明、清三个朝代的建筑风格,其原始建筑群落的形成,可以追溯至宋徽宗时期。南宋时,徽州商贾在这里仿都城临安建“八家栈”;到明清时期商街规模达到顶峰。

其中最有名的恐怕是140年的老中药铺“同德仁”,此铺创办于清同治二年(1863年),经历三个朝代的沧桑巨变,能传承下来实属不易。大部分建筑都保存得非常完好,砖雕、牌匾、招牌、窗板都还像老照片里的样子。

相关阅读:“同德仁”涅槃重生记(江淮时报)

http://epaper.anhuinews.com/html/jhsb/20160318/article_3420357.shtml


中午在老街吃饭,找了一家口碑还不错的当地馆子,馆子名字很有趣,叫大傻徽菜园,老板是徽菜某派传人。若不是故意藏拙,便是傻人有傻福了。我很喜欢餐厅的环境,是黄泥垒的土墙,有点古朴田园之风。在这家菜馆吃了油煎毛豆腐,那气味,臭,跟老北京豆汁有点像,口感如同正在腐烂的豆腐渣,还有点辛凉的氨味,实在欣赏不了。自己点的菜,哭着也要吃完。跟毛豆腐的交集,此生,但愿是最后一次……



老街西边有一个三江汇流的交叉口,是旧时皖、浙、赣三省漕运通衢的码头,也是屯溪的门户。横江上有一座石拱桥,叫做镇海桥,建于明代,已有500多年历史。桥身长133米,六墩、七孔,墩顶有刀刃形的分水石,石料以糯米稀、猕猴桃藤汁加灰浆胶结,历经百年洪水冲刷依然坚不可摧。桥上原有亭子,解放前拆毁。


江上还有另一座桥,叫文峰桥,是徽派廊桥的典型之作,桥中间是一座莲花状观景台,两条风雨长廊横跨,远远看上去别具一格。白天,双向四车道车行如流水,到了晚上,四个桥头亭和长廊内,坐满唱徽剧的票友,霓虹灯把廊桥的轮廓在夜色中一一勾勒,廊桥又成了当地人聚会社交的客厅。




2
浙岭古道



往上饶方向会路过一段峰峦起伏的山路,这里就是浙岭山,位于婺源与休宁交界处,绵亘数十里。有浙岭古道一条,千年历史之久,早年婺源北乡人外出屯溪,乘船去苏州、上海、杭州,这里是必经之路,靠人力推着独轮小车翻山越岭运输物资。如今公路已通,山民的生活更方便了。古道成旅游观光道,旅游业带来新的致富机遇。


当地人说:此山是鄱阳湖与钱塘江的分水岭,也是春秋时期吴国与楚国的分界地,因此得名浙岭。站在山脊上,群山绵延无尽,风光大好。北边是安徽、黄山,西边是江西、鄱阳湖,南边是婺源。

开车盘旋而上,山势逶迤,果然是通关要隘,大有万夫莫开之险境。行至山口俯瞰绝壑,手心冒汗心跳加速,怕就怕小车飞出悬崖化作彩虹;下坡时狠踩煞车,耳膜轰鸣,像我这样平日不晕车的人,大过弯时也眩晕作呕,何况中午又吃了腻腻的霉豆腐,下车便扶墙狂吐……
山麓之间的峡谷,有一片油菜花包围的徽式村落,叫岭脚村(似乎每一座山下都有名叫岭脚的村子,这是安徽人喜欢的名字),白墙黑瓦鳞次栉比,错落有致,镜头感很美。



3
虹关古樟


浙岭与婺源之间有一古村名为虹关,始建于南宋,有“吴楚锁钥无双地,徽饶古道第一关”之称。相传村子开辟之时,“仰虹瑞紫气聚于阙里”,人言祥瑞之兆。村民多姓詹,自明清以来,以制造徽墨出名。


古村建设之初,完全按照风水“四兽”模式布局,坐北朝南,左青龙(山)、右白虎(山),前朱雀(鸿溪)、后玄武(来龙山)。村口千年古樟树,高达26米,树冠覆盖面积有3亩之多。有一座石拱桥通桥,桥洞上方有两方篆书石楣,正面是“通津”,反面是“挹秀”。



4
鄱阳



屯溪往西过景德镇,到了鄱阳。中学地理课本告诉我们,鄱阳湖是中国第一大淡水湖,然而在鄱阳却没看到想象中一望无际如陆中之海的大湖,只看到一片片“草原”,以及干涸的沙洲和浅滩。


当地人说,历史上鄱阳湖的确浩瀚,鼎盛时期有5000平方公里,而现在萎缩了十倍都不止。究其原因,一是如今进入秋季枯水期,降雨偏少;二是上游大坝的修建,水源受阻截;三是历史时期曾有过大规模的围湖造田,被当做与天斗与地斗的模范样本。与大自然斗争的结果是生态的破坏,首当其中伤害的是渔业,接着候鸟也不愿意来了,因为食物和生存面积都开始短缺。

我们站在大坝上,右手边是农田,左手边是湖岸。农田里的黄牛,悠然自得地啃着草,每一头身边都跟着一只白鹭,白鹭喜欢吃牛身上的寄生虫,顺便帮牛挠痒痒。一牛一鹭像好伙伴一样,形影不离。浑身雪白披着羽毛的白鹭,和皮糙肉厚静如磐石的老牛,当地人说,这就是“牛郎织女”的原型。我看还真是这么回事。

白鹭很警觉,靠近20米以内的范围就要飞走,我的镜头不够远,很难留下二者的合影。倒是八哥和鸫还挺随和的,蹲在电线杆上斜着眼观察我。鄱阳湖曾是鸟类的天堂,我只在坝上站了一小会,就已经见过许多不知道怎么称呼的鸟儿,可以想象,当湖水面积复原到历史巅峰,将会有多少美丽的精灵以此为家园。

另一侧的湖边渔场,鱼骨堆积如山,风吹来阵阵腥臭。远处还有挖沙子的船,不断掏空着水下的泥沙。湖水和天都是灰的,飘着毛毛细雨,从这个角度看,鄱阳湖还是很辽阔的,不像西湖一眼看到边,可是一想到它曾经的辉煌和如今的失落,我的心情也有点灰灰的。拍下一张带有苇草的湖水做纪念,也许下次再来的时候,连这一点都消失不见了。



5
乐平



在鄱阳住了一夜,第二天出发赶路。本想沿着湖走,走的不是国道,是村子里的土路。路不大好,遇上修路,得想办法绕道而行。一路上颠簸扬尘,宝宝哇哇大哭,哭得人汗如雨下,只好一直用奶头堵着她的嘴。


沿途一座又一座村庄,生长在道路两旁。也许是修路的关系,树上积满灰尘,房子也显得破旧。不像浙江的农村,都攀比着建起铮光瓦亮的别墅,尤其是千岛湖一带,崭新的洋楼令人好生羡慕。

路过一个村子,里遇见游行的队伍,一路放着鞭炮。起初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看见队伍最前面抬着一尊披红带花的观音像,原是庙里请菩萨了。不曾想还能看见这样生动鲜明的民俗景象,真热闹!

乐平没有多停留,吃了顿饭。酒家的老板特意奉上了妈妈亲手做的烟熏粉腊肉,烟熏猪肉和米粉、糊豆豉混合在一起蒸熟,是乐平本地一大特色。很咸,但是特别下饭,两块肉能吃三碗饭。这会儿看着图片都能流口水……

乐平到婺源有一段路沿着江走,对岸有很美的竹林,令我想起安吉。在桥上稍作停留,风敲竹飒飒响。爸爸搂着妈妈,妈妈抱着宝宝,什么话也不说,也是一种简单的浪漫。

 


6
婺源



当晚就到了婺源了。


婺源,旧称紫阳,古徽州一府六县之一,而今虽被划归江西上饶界内,仍是徽州文化的传承者。一条饶河贯穿全县,带给它空濛的气候和温柔的城市气质。这里是朱熹的故乡。这位宋朝著名的思想家,影响了中国人900年,被尊称为“朱子”。历史上,能在姓氏后面加上“子”的人,便是官方认定的圣贤了。因此,本地仍留存有许多纪念他的遗迹。朱子步行街是后人为纪念他而建,中间有个大广场,四周是餐厅和商业店铺,可惜完全看不出和这位大儒有什么联系。东头的牌坊上书“文公阙里”,西头的牌坊上写的是“太子太保”。



入夜的婺源是喧闹的,在东升路的观景桥上,好多唱戏的票友在自娱自乐。跟各个城市的广场舞一样,是上了年纪的人一种社交方式。饶河上吹来潮湿的风,霓虹灯将桥点亮,这是小城临睡前最后的繁华。


 


7
汪口


婺源往东,江湾以西,有个小村,名叫汪口。汪口古称永川,至少也有一千年的历史了。从空中看,村子四周江水环绕,像一段圆环。蓝天落在江水中,白云的倒影和雪白的房子相映成趣。这个村子向来尊师重道,曾经出过14个进士,七品以上官员73人,著书立说者9人,算是相当厉害的了。


汪口到李坑会一直沿着江走。途中会路过一个江心洲,从观景台上看像一轮弯月,这里的地名就叫月亮湾。




8

歙县


从婺源回杭州路过歙县,国道两边都是做歙砚的工厂。在一片田野旁边停车拍照,无意发现一片废石料堆场,有块长宽80×30应该本是拿来做茶台的石头,从中裂成两半,扔在那里,感觉好可惜。一向来热衷于捡破烂的我,在堆积如山的废料中找到两块破碎的砚石,一块形状完好,但是没有抛光;另一块抛光了,还是漂亮的水波纹,但是没有砚的形状,只能做承壶。



回来之后买了砂纸,打算体验一下古代人手磨砚台是什么样的感受。砚池里有很深的刮痕,一开始用的240目的砂纸,磨了2个小时,都还嫌太细。又改从180目的砂纸开始磨起,再上到240,400,600,800,一点点抛光。每天磨一点,磨了块一个星期,才勉强磨到手摸起来爽滑的地步。离成品虽然还差得远,我已打算就此收手。砚池中间有一条横裂,粗的时候看不出,磨光了就很明显了,如果机器磨的话可能就裂成两半了,这也许就是砚台被弃的缘由。在没有机器的年代,“铁柱磨成针”全靠手工。那时候匠人一生只做一件事,譬如干将铸剑,甚至不惜用生命来祭奠的精神,现代人恐怕真的无法理解啦……


 


支持原创,给重度拖延症作者一点鼓励
打赏

《慢游南亚120天旅行手记》正在连载
川藏|尼泊尔|印度|斯里兰卡

本章节,我将带你们神游众神的国度尼泊尔,在加德满都探访活着的世界文化遗产古迹群;在博卡拉泛舟费瓦湖、与萤火虫相伴;在安纳普尔那峰与蚂蟥们一同徒步;在坦森寻找世界上最快乐的民族;在佛祖诞生地蓝毗尼的寺院中冥想;在奇特旺国家公园中与大象和犀牛为伍。我还会分享和小伙伴们有笑有泪的故事,以及有史以来最奇葩的印度过境签证经历。
感谢慢友支持打赏!也欢迎慢友们与我分享你们的旅途故事……

查看《慢游南亚120天旅行手札》连载,请关注慢旅,点击底部菜单栏左边第一列“慢旅小站”,更多原创专栏请点击“独家连载”

  慢旅专栏作者 
梵七七

设计师、瑜伽修行者。慢旅网创始人。喜欢慢节奏旅行,深度体验当地生活,享受旅行的过程,不在乎目的地与结果。三年来行走东南亚、南亚,对焦民俗、文化。《慢游南亚120天》正在连载中。
新浪微博 @人字拖公主梵七七


 ◈ 慢生活,慢旅行 ◈ 
慢旅|manlver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
和慢旅君做朋友吧!
 更多▐  回复“暗号”查看全部检索暗号,回复“目录”查看原创专栏目录
♬ 微博▐  @ 慢旅ManTravel
♬ 投稿及商务合作▐  manlver@163.com

版权作品,未经“慢旅网”书面授权,严禁商业机构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