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归乡之见

北京外国语大学2018-05-15 15:43:08

假期的时光走得匆匆

我们带着对更好的自己的期待

也带着对故乡的不舍

开始了一个新学期


故乡的什么让你牵挂呢

来看看下面两位同学的答案



乡见

郭庆 | 文

半年光阴流转,在外流转的我终是回到了兰州,这座生我养我的城市。在黑夜中透过车窗看见那穿城而过的黄河时,我就知道,我回到故乡了!

当时那一瞬间,我突然发现我无法压抑住从心底涌起的对于这座城所有的思念,它们簇拥着我,催促着我快些回到那些我熟悉的大街小巷,去见那些我从离开时就开始想念的人们。我所有关于思乡的情潮终是在这个夜晚拍上了故乡的岸,归于平澜。随之而来的却不是近乡情怯,我迫不及待地想去那些我记忆中的地方,将它们的样子和我梦里的样子一一贴合,我需要这些真切的证据来证明我真的回到了我的家。



走进熟悉的院门,偶遇熟悉的邻居,用积累了半年尘埃的钥匙打开记忆中的那扇门,扑进我最亲的那个人怀里,仿佛一路的风尘仆仆都消失不见,心中只剩欢欣,因为我终于确认,我回家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赶着去了那家记忆中的牛肉面馆,去吃那碗我想了很久的牛肉面,听着拉面师傅操着一口正宗的兰州腔问我:“下个撒的?”(牛肉面的面分细的,韭叶,薄宽等面型,师傅这样问是问我想要哪种面型,兰州的牛肉面馆一般都是这样询问顾客要什么面型的),看着其他的食客露出的满足的笑容,我就知道,这家店还是以前我最喜欢的模样,那碗面还是以前我最喜欢的味道。



吃过饭,我沿着原来上中学时走过千百次的那条路慢慢地走,却忽然觉得那沿街槐树长势极好,路边小店也各有特色。可当时,我对这条连接“家”和“学校”两点之间的“线”关注却很少,几乎从未关注过两旁的风景,一心只朝着终点行进。今日缓步行来,也许是心境不同,终是发现了这条街上的美景。站在校门前,视线越过门栏到原来我们班的那扇窗,但其后屋中却不再是我的老师同学了,这是我的母校,却不再属于我。

手机传来响动,是旧友邀我相聚,我急忙赶往,去与分别半年的好友见面。推开门,看见一如既往明媚的笑颜,听见一如既往亲切的招呼,我就知道,他们还是我记忆中的那些人。我们谈天说地,聊各自在这半年中的生活,我们各自开始了新生活,却依然还是彼此认可的朋友。时间会催人变化,但心中的感情却不会改变。



在家待过几天便是年关,一年中最热闹的时候,前两年的这时候我都是在学校里补课,今年终于可以自己办年货了,从腊月里的扫房,准备食品,到年三十的贴春联,放鞭炮,再到正月里的转亲戚,种种这些,我终于亲身参与其中,尽管抢年货时对超市里的人山人海中感到无力,扫房时对大件家具下的积灰无可奈何,转亲戚时对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晕头转向,但仍然很开心,因为我从始至终都是其中一员,而不是被押去小房间复习功课,这个新年,终于属于我!

元宵时分,去最负有盛名的店里买手摇元宵,再去白塔山赶许久未去的庙会,看舞狮神气活现,观舞龙翻腾上下,赏腰鼓赫然生威,最后再俯瞰那山下奔流东去的黄河和对岸又建商厦的滨河路。我不禁发现,我的兰州就像这奔流不息的大河一样在不断蜕变成新的样子,但不管怎样,它仍然是我最爱的故乡,我永远的家!



故乡

赵玥瑾 | 文

2017年1月7日晚上八点,我回到了这座位于北纬25°的温暖城市。

往外望去,再没有被雾霾笼罩的朦胧感受,视线所及之处清澈一片。只是这样简单的眺望,我就已经压不住要向上扬的嘴角,因为这是我的城市,我离开了半年的昆明。

所谓故乡,就是那个你离开以后才会怀念的地方。



我对昆明的印象,向来是散落的碎片,在脑海里沉浮,勾勒出一幅完整的图像。

过桥米线要用最鲜香醇厚的鸡汤,薄如蝉翼的肉片一烫就熟;炸洋芋一定要街边卖的最好吃,酱料香得让你能把葱姜蒜一并吃个干净;野生菌在雨季上市,干巴菌要爆炒,鸡枞可以油炸,松茸煮成最鲜的汤。

天空永远是最透明澄澈的蓝色,冬天最冷的时候仍然有花在开着,海鸥掠过滇池或是翠湖的水面,在你的手上叼走一块面包。

还有乡音。不是柔软婉转的吴侬软语,又比生动泼辣的川音温和一些。外地人模仿不出的昆明腔调,萦绕在耳畔时最为熟悉亲切。



这些零零散散的碎片,是我对这座城市的记忆,也是这座城市给我打下的烙印。

我在这里度过了十八年的时光,见证了旧屋消失和新楼立起,见证了这里的树木枯荣,见证了这里的鲜花开败,见证了这里的人成长和老去。

我在这里奔跑过,我在这里摔倒过,我在这里欢笑过,我在这里哭泣过。我和最好的朋友大笑着踏过这里的土地,我一个人安静地仰望过这里的星空。

这些是被岁月镌刻在我灵魂深处的东西,永远不会淡去。


以前我曾以为对故乡的眷恋和不舍,其实是放不下你在那个地方遇到的人和经历过的故事。离开以后才渐渐明白,原来人是真的会单纯地怀念一个地方。

眼睛会怀念那个地方的风景,鼻子会怀念那个地方的空气,舌头会怀念那个地方的味道,耳朵会怀念那个地方的声音,只因为你曾属于那里,那里的一切让你成为今天的你。

我知道在我离开以后这个地方不会因我而改变,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和我相似的人,在这里经历相似的故事,然后停留或是远去。这个地方会一直生生不息,会容纳很多与我无关的人和故事,但因为这里有我的一段时光,一些记忆,它就至死是我的故乡。

是的,我们终将远行,我们会踏遍万水千山,一路走到更广阔无垠的地方,却有一个地方会永远被我们牵挂在心上。

那就是故乡。


在故乡

有萦绕耳畔的乡音

有舌尖熟悉的味道

那是让我们念念不忘的地方


而这里,是北外

也将是又一个让我们念念难忘的地方

希望我们再次从这里回到家乡时

会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图片来源于网络

供稿  |  郭庆  赵玥瑾

编辑  |  新闻中心  韩博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