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逐渐绝迹的乡村手工打井人 | 中国人的一天

中国人的一天2018-05-25 16:27:06
2463

图文:王警   编辑:田野  

腾讯新闻出品 

马来姓和杜建仓是陕西蓝田县小寨镇人,他们是游走在乡下的手工打井人,而这个职业,也在逐渐绝迹。

一个电锤、一辆小推车、一台鼓风机、两个塑料桶、一台抽水泵、一把铁锹、一套电葫芦,外加一套半截的防水裤,这些就是马来姓和杜建仓的全部工作用具,他们俩是游走在乡下的手工打井人,而他们这个职业,也在逐渐绝迹,因为有打井需要的人越来越少了,即使打井,为了安全考虑,雇主也会考虑用机械打井。(图/文 王警)

马来姓和杜建仓是陕西蓝田县小寨镇的人,他们干打井的活儿一般就在家附近。每次打井,马来姓的胳膊和衣服上都沾满泥浆。

八月末的一天,太阳依然起得很早,早上七点多,在西安蓝田县焦岱镇老虎沟村二组,打井的杜建仓就把红色的大遮阳伞撑在了井口,“如果不撑伞的话,井里啥都看不见”,他说。这个时候的太阳已经把伞照得通红。

伞下一个小鼓风机在呜呜作响,一个管子通向井下,为井下送空气。

此刻,正在打的井已经有10米深了,直径1米左右。顺着有些黝黑的井口望下去,戴着安全帽、穿着防水裤的马来姓正在井下奋力地干活,从地面引到井下的一盏灯把作业面照亮,只要不抬头,马来姓的脸会一直隐藏在黑暗里。

按照杜建仓的话说,马来姓是他们团队的“老板”,因为井下的活主要是马来姓干,而且要接打井的活儿也需要马来姓拍板,自己就是一个辅助工。“老板”的电话响了,杜建仓向井下的马来姓喊话。

马来姓主要在井下干活,负责用电锤把泥沙刨开,再装进塑料桶,井里打出水后,还要把井水抽到外面。相对来说,马来姓工作的危险性更高些,安全问题是他们最重点的考虑,因此,在打井的时候,很多雇主都会挑个黄道吉日才开工,讲究点的人还会放些鞭炮,图个吉利。

杜建仓负责把井下挖出的泥沙运走,旁边的这些水泥制成的井圈在最后会下到井里,起到固定井壁的作用。

杜建仓说其实他们干打井的活儿时间并不长,前几年自来水都通到了村民家,几乎没人打井,而且打井是个苦差事,危险性大,挣的都是辛苦钱。打一米井300元,一般他们打的井深10米左右,工期要8、9天,所以也没人愿意干,更别提年轻人了。图为杜建仓将挖出来的泥沙倒在旁边。

今年打井的村民特别多,除了有的村民请机械打井,光他俩人工打的井已经快10口了,仅老虎沟村就打了5口。以往都是春、秋、冬打井的人比较多,没想到今年夏天也有这么多人打井。这家雇主说,村子里自来水管道被破坏,没人修,导致村民吃水困难,也不能总在别人家的井里借水吃,村民只有自己请人打井了。

井里已经见水了,他们把水泵放到井下准备抽水。

井下抽出了水,是打井人最开心的事情。

几位村民也来看打的井水旺不旺。

马来姓结束工作升井。

马来姓的防水裤上沾满泥浆。

升井后的第一件事,马来姓就是清理工具上的污泥。

雇主为打井人准备的午餐是手工麻食。

中午,两人在雇主家吃午饭。

正在打井的杜建仓接到电话,还是询问打井的问题。

傍晚,马来姓在10米深的井下准备升井收工。

两人洗把脸准备骑摩托车回家。农村手工打井的人本来就很少,以后也许会慢慢绝迹。对于打井人来说,安安全全把井打好、数着辛苦挣来的钱就高兴,但其实,他们宁愿自己不打井,希望村民能更多地吃到自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