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最后的欣赏︱李钟晓

大秦文摘2018-04-23 04:31:39

大秦文摘◎中国西部文艺微刊



第134期

编辑︱大秦小编

版式10号视觉






关于作者

李钟晓,退休教师。喜爱文学,阴差阳错,最终成了一名高级农艺师。现在主要从事科普工作,喜欢用文字传递自己的心声。也有少量诗歌,散文见于省市报刊媒体。





「  最后的欣赏  」

◎ 文 / 李钟晓


如今,大年过了,但我的思绪一直没有迈过年的门槛。岁末的一个个情景依然萦绕在我的眼前。

大家知道,春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在外打工的,还有根在农村的城里人,一到腊月二十七八都要忙活地往回赶,准备与家人团聚过年。过去人穷讲究多,什么请灶神呀,挂祖像呀等都是有一定程序的。杀猪,宰羊,买菜,弄油炸丸子,都得提前预当。大人穿着不大紧,旧衣服洗干净照样过年。给孩子们就得从头到脚准备齐整了。没有钱买,准备一些粗布让裁缝给孩子做一身,也挺体面的。男孩有几串鞭炮,女孩头上採上几朵花就会高兴地手舞足蹈。如今,生活条件好了,吃穿不愁了,一切需要的东西到超市和集市逛一圈就齐备了。所以,过年就像过家家一样。显得年味也淡了,人们也似乎找不到童年过年的感觉了。

每年一到腊月,人们就盼望着过年,可真正到了年上又埋怨过年。穷人家过年大多都是一家老少聚一起吃个团圆饭,走一下主要亲戚,剩下的时间就是朋友们一起喝喝酒,打打牌,把过年的几天美好时光就打发了。有权有钱的人家可就有点讲究了。除了走亲戚之外,要权衡一下人际关系,该去的人家一定得去,而且礼物也不同一般。他们看的是未来,想的是发展。说话,仪表都显得很有分寸。似乎年过的还没有穷家人那么洒脱。所以,就显得过年很累。

我们家在村上算不上好,也称得上过得去。每到年跟前,孩子们都要拉着一家人进城购几件像样的衣物图个洋火。可今年不同往年了,妻子一场大病危在旦夕,闹得一家人没了过年的情趣。儿媳只给孩子在网上买了身衣服,再就是特异给我买了一件黑色条绒裤和一件酱色皮夹克。我不让买,娃们说这是一年来的奖赏。说我年龄大给家里贡献也最大。其实我心里明白,这是妻子的心意,也是孩子的一片孝敬之心。衣服一买回来,妻子就立马让我穿上让她看。搁在往年,我是不愿试的。今年我特异穿着在妻子面前转转身,让她欣赏欣赏。妻子嘴角略带微笑,语气怯懦地说,颜色还行,就是上身看着不咋长。我故意说,挺合适的,又立马脱了下来准备过年穿。在折叠衣服的时候,我看到妻子眼眶不同寻常的湿润了。她慢慢地将头侧向了一边,我此时的喉结也哽咽了。我知道,这是妻子最后一个过新年对我的欣赏了。那欣赏的眼光里包含了多少深深的依恋与不舍!是呀,三十五个春夏秋冬的相伴与融合。风也怕,雨也怕,穷也怕,苦也怕,累也怕,我们携手共进,不言命苦。硬硬靠勤劳的双手把穷日子变成村里人羡慕的好日子。如今,妻子却病倒了。该去的医院都去了,该见的医生也见了,一个“癌”子竟要毁掉阖家的幸福!

过年的时候,我几乎哪儿也不去,一心守候在妻子床前陪伴她,给她喂水,给她搓手搓腿,给她倒尿涮盆,就是自己再累,也不会让她在弥留之际受一点委屈。

在妻子患病之前,我们曾约定,我退休之后一起要去北京,海南旅游,看看祖国美丽的山河。可我准备要退休了,她却在大年的幸福日子里悄悄地去了。把最后的欣赏永远地定格在了我的心里!

-  全文完  -



上期精彩文章

爷爷︱张凤娥 

鬼也难当︱夏爽 

读万卷书与行万里路︱刘君 

一生很短,来不及去等待!



插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声明︱转载请在后台留言获取授权

投稿邮箱︱603498426@qq.com


大︱秦︱文︱摘

致力于优质的阅读体验

长按二维码关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