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走进百年酒厂,探寻“广东茅台”飞霞液的独有醇香,与清远人的共同回忆~

乐在清远2018-03-12 13:56:55



鞭炮,茶水、烧酒,白切鸡

每逢佳节、大小喜事、祭祖还愿

斟酒拜神时,这四者必不可少





清远打虎牌大曲,

往往充当其中的主要角色。






清远酒厂,人人都知道它的存在,而尴尬却是,没人知道它的历史,它的大小,甚至是它那用手机一搜就能找得到的位置。




今天,小编和摄影师们随这江厂长的脚步,一起走进清远这家近百年的酒厂,探寻清远独有的醇香,寻找清远人的共同回忆~






酿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秘诀是传统!






走进70年代建造的酿酒车间,墙面、横梁、瓦顶,尽是一片“黑灰”。




“那些黑黑的东西是酵母菌,即使今天把它擦掉,明天还会有,是自然发酵工艺独有的景观”,江厂长解释道。——原来那些会蔓延的“黑灰”,不仅是岁月的痕迹,更是传统的味道。



“端午踩曲,重阳投料”——飞霞液的酿制要求高温制曲,故每年只选择端午时期才开始制曲。顺应春夏秋冬四时节律交替,九九重阳才用糯米高粱蒸煮。




同一批原材料要经过9次蒸煮,8次堆积发酵,8次入池发酵,7次取酒,这种执着性的制作,令飞霞液一年仅有一个生产周期,矜贵不凡。



漫长的生产周期后,出产的白酒要经过三年以上的陈酿窖存,与自然环境融合。再以“酱香”、“醇甜”和“窖底”三种酒体勾兑、调味,随后继续存放半年到一年,等待醇化和老熟。



一瓶飞霞液由生产到上市,至少五年方成佳酿。飞霞液所传承的酱香型白酒生产工艺,可以说得上是我国白酒工艺的活化石。



始建于1921年的清远酒厂,正是凭借着这深厚悠久的传统酿酒工艺,在80年代,引得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父亲,时任广东省委书记习仲勋前来参观考察。






闻到的是酒香,

喝到的是情怀,是追忆。





“快D买支烧酒翻来!”——每当妈妈在炒芥蓝、焖鹅或爆炒其他菜式时发现烧酒用完了,即使关火,也要等我买到回来再继续炒菜。



“先茶后酒,倒三下。”——拜神、祭祖时的奠酒,无论杯中的酒水多少,都要平均奠三下。



“比嗿烧酒距饮。”——据说先人晚上化身为蚱蜢,小时候,晚上遇到跳进屋里的蚱蜢都很害怕。虽是封建迷信,但直至今日碰上此情此景,我仍会倒出一小瓶盖烧酒,让它喝醉了送它出去



“摞我个支米酒过来。”——街边的早餐店,我们常常能看到些老伯,无论是吃碟肠粉还是洲心大粥,都要小酌一杯。



“饮胜!”——喜庆时节、朋友聚会的餐桌上,我们听得最多的话。


 

价格低廉的大曲,是一道佳肴的点睛之笔,更是儿时的回忆。是小小的迷信,更是心灵的慰藉;香醇的米酒,是老街坊的习惯,更是一天好心情的开始;醇厚丰满、回味悠长的飞霞液,是助兴的佳品,更是友情的见证!



清远酒厂,或许与你素未谋面

但它一直都在你身边!




编辑:小栗栗

原创图片(思忆视觉水印)摄影:小风,其迹

无水印图片源于CC0协议

打虎牌Logo由酒厂提供

转载、合作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