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网络文苑】甘肃‖漂泊散文选编

塞北诗词书画2018-01-11 18:22:39



,又名,寒江残雪,原名郭宝华,男,汉族,农民,非自由写作者。生于1980年,甘肃省秦安人。有诗文现于《中国散文选》、《生活琐忆》、《星月诗歌》、《大地湾文学》、《兰州晨报》、《天水日报》、《大河报》等报纸杂志并获奖。诗文多以颓废为主,倡导文字的无辜性。诗观:诗是生命的怒放,心灵的歌唱。

漂泊散文选编


透 明 的 隔 阂 


文/漂泊

1


      在这个城市落脚,我在选择创业的同时,也悄悄地等待着晓的来临。

      和晓相识与一家酒店。那时,她是酒店的迎宾,我负责采购。因为年轻,又同是老乡,所以跟她在一起总有许多像是永远也说不完的话,时间在快乐中一天天地过着,不知不觉素装银裹的寒冬早已远去,转眼又是绿树成荫的夏天了。我忙碌地奔波着,为了我多年的梦想。但我也渐渐地从晓的眼神中,读懂了一点什么。有友好的工友曾告诉我,说晓一直在暗恋着我,而我,只希望能和她做最好最好的朋友,因为那时我正在追另外一个我喜欢的女孩。

      初秋的一个夜晚,皎洁的明月挂在浩瀚的夜空,点点闪闪的星星点缀出一个美丽乾坤。我下班的很晚,因为我得负责统筹完酒店全天的营业状况等琐碎之事。

      正当我一个人往统计单上画着那个未满的"正"字时,晓推门而进。

      "多少桌呀?"

        我依然画着,没有抬头。

       "你聋了吗?"

        我向她看去,晓正在掩面而笑。

       "太多了,来,你帮我念吧?"

       晓顺手搬来个座椅,嘴里念着"毛肚一份,鱿鱼三份……"

      走出酒店,已是十一点了。晓穿着一件雪白的外套,美丽而修长的黑发似瀑布般柔顺的披在肩头。站在米黄的路灯下,我这才发现,她竟也是如此地美丽动人。看着熟悉的几乎有点陌生的晓,我傻傻的望了好久。

       "你呆了吗?"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真美!"

       "恐怕比不上你雪儿吧?"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晓的问话,只得一笑而了了。相并无言地走了好久,她突然问我:"雪儿追的怎样了?"

      "还可以吧?"我说。

      "那你得小心她跟着别人飞了呀!"

      "有我在,她是飞不起来的。"

      晓停下了脚步,一双黑色的大眼睛闪着挑剔的光芒。

     "你真的就那么爱她吗?"

      我低头避开了那双眼睛的直视,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一个晓的公休日,我们说好了一起上五泉山去玩的,可不知怎么让雪儿知道了。她怒气冲冲的前来质问,说我为什么一直要骗她,还又添油加醋的把我和晓乱说了一通。我有点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的味,只有忍骂挨训的份了,又是陪着笑辩解,又是承诺保证的。最后,雪儿才对我大开颜面的笑了。毕竟,那时我是深爱她的。

      第二天,我就见到了晓阴沉的眼,我笑咪咪地朝她走去,晓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对不起,昨天……”

    “嘿,你去给你的雪儿去说吧!”晓冷冷地回了我一句,扭头走开了。

      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心想。要不是和你来往,雪能对我发那么大的火吗?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便一直不冷不热的僵持着。一堵无形的墙在我们之间慢慢的竖立了起来,便没了往日的卿卿我我。

2



       一个寒冷的冬夜,我在吧台去取菜单时,看到一个非常精美的生日蛋糕,上面用红色的奶油写着"天天快乐"的字样。凉菜师小王手舞足蹈的嚷着要吃哪蛋糕,惹得同事们放声大笑。

      "是谁的生日呀?"我问吧员小邓。

     "嗷吆,冬,给晓准备了什么呀?能不能让我们一睹先快呀?"另一迎宾小胡用诡秘的眼神笑着问我。

      我胡乱的搪塞了几句,便拿起菜单落慌的溜进了包间。是晓的生日。其实,我们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说笑了,我的心又不安起来了……正当我心慌意乱的画着那个"正"字时,晓进来了,一脸认真的对我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请你去吃顿饭好吗?"

      我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如此的严肃样,竟一时语塞无言,又想努力的笑笑,让气氛能像以前那样的轻松,可我怎么也笑不出来。

      过了片刻,我才回过了神,"今晚菜单这么多,统计完会很晚的,我就……"

     "没事的,很近,就在今尚火锅的二楼包三,你快点哦!"

     "说什么呢?还那么的亲密。"是小胡在外面大声的嚷着,接着便是女孩子特有的悦耳笑声。

    "别乱说,小心嘴巴子掉下来。"晓红着脸,毫不示弱地说。

      "那你得快点哦,我们等你。"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闭门而去了。我不知道,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一个女孩真挚的心。后来,晓又差同事叫了我两次,我都以忙婉言相拒了。因为,因为我爱的那个女孩曾叮嘱过我,不要以任何借口与晓往来。

       那晚,我没有踏出酒店的大门,却和保安喝的酩酊大醉!

       第二天刚上班,好友小周就把我叫到后堂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她说昨晚晓喝醉了酒,在唱《单身情歌》时哭了。他责骂我不应该这样残忍的对待晓……我的心被刺痛了,感到深深的愧疚从心升起。

       每晚,我都画着那个未满的"正"字,也划着我们透明的隔阂。
雪花又开始在冬夜起舞,我穿上厚厚的棉衣,倚窗而坐。隔着酒店的落地玻璃,望着满天簌簌的飞雪,吐着缭绕的烟圈,心情烦躁的就如同那苦味的烟蒂。

        坐够了,冷冷的走了出去,依阶而下,却看到不远出那个熟悉的身影在雪中徘徊,在那个寒冷的冬夜,我们漫步在零碎的雪中,一切都是那么的静,静的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虽有万语千言,但谁也打不开那僵寂的隔阂,就那样一直心有所思的走到了她的宿舍前,看着她美丽而深情的目光,我突然想好好的吻她,吻她那棱角分明的嘴唇,还有那令我心醉的清香。

      伸出手,我紧紧的抱住了晓,她静静的望着我,在我刚要触及她的嘴唇时,我才看见她的眼里噙满了晶莹的泪花,长长的秀发上披着一头的雪水。我的心开始剧烈的颤抖,我放开了晓,也放开了那个冬季仅有的温度!

      我一个人站在五泉天桥上,在那凄冷的风雪中,我希望把有些能够偿还,把有些能够卸下,让心彻底的解脱!

3



      当我用双手在酒店的玻璃上绘完圣诞老人时,晓悄悄的走了,带着那个冬末所有的严寒与风雪远去。我知道,她是恨我的,也许只有这样不辞而别的离去,才会少许多伤害,许多忧愁!

      除旧迎新的鞭炮在午夜窜响,我却掉进了那个可怕的深渊,因为我爱的那个女孩宣告我们的爱情破产。我开始疯狂的喝酒,烟不离手的将心掩埋,许多的时候,我用高度的烈酒和苦涩的烟圈麻醉自己,让自己早日脱离出道,脱离梦境。

      也不知道经过多少的期待,绿树再次成荫。我的心也开始渐渐的平静,仿佛又回到了好久的以前。

      一个艳阳高照的午后,我突然接到一个令我无法想到的电话,是晓打来的。我这才知道,她是在遥远的北疆,我非常高兴,却没有向她去提及心中的那丝隐痛。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又开始在电话和书信间恢复肆无忌惮的谈笑。原来,生活是如此的美妙,安心图后也可得到福报!

      2001年3月的一天,晓打电话说她要去广东了,在兰州的霓虹灯下,我依然奔波着,为了自己的梦想,也为了那个美丽的她。

      树叶从枝头凋零,随着风儿四处而飘.晓打来一个电话说:“她想她要结婚了。”我调侃地说:“去结吧,只要有人要,我就来给你抬花轿”我心里甜甜的。心想:不要急,我一定会娶你的,晓儿。

       我一直以为,这只不过是一个笑话而已,然而不到一月的时间,晓真的结婚了。她在给我的来信中说:“我等了你好久好久,都没有听见你说什么,我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一个男孩,这些也证明了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我真的努力过了,但还是没有结果.到这儿来,他对我一直很好,我向他讲了我的故事,她说他会像我爱你一样的爱我……”

      望着她清秀的字迹,想着历历在目的往事,我感到无比的伤心,失落,疯一样向她写了回信。"你能否再次等我重来?"很快,便收到她的手稿:"冬,我决定明年五月来天水结婚……"望着她的照片,我翻出了所有她给我的信件,也在此时,才明白了她好多年的良苦用心,那是一朵残云点缀蓝天的心!

      我在也没勇气在这个令我无限伤心的城市呆下去,辞了职,满身疲惫的回到了的家乡.几经周折,我终于在另一个有霓虹灯的城市经营起了我的梦!我知道,在这个异域的天空下,我会见到晓的。

4



      一个炎热的夏天,我终于见到了令我魂牵梦绕的晓.依然是长发披肩,依然是黑色大眼,唯一不符记忆的便是黑色眼神中那份深深的抑郁。她已成为别人的新娘。

      我们坐在长长的渭河沿上,头顶万里无云,望着叠连起伏的青山,往事像飘忽不定的云烟,在脑海一幕幕的浮现。曾经在无数个黑夜斟酌的话语,近在咫尺,却没了只字片言。两颗曾经透明无暇的心,已被万水千山隔的好远好远了!带着愧疚,我说"对不起"。

      微风轻轻地吹着晓的长发,也吹开了我们封闭的心灵。

    “我原本以为,离开就会忘记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根本不肯能忘记……”晓回过头,我急忙避开了她炽热的眼睛,心却如铅一般的沉重。

     "那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也无法控自己的情绪,就一次次的打电话写信给你,我一直希望你能对我说:"你爱我",可我足足失望了三年,后来,我才慢慢的明白,我在怎么的思念你,你都是无法理解和体会到的……"

     晓用手拭去额前被风吹乱的长发,我使劲的抽着烟,心痛的没有任何滋味。

     "后来,他走进了我的生活,他说他会让我快乐的,那晚,我笑着哭了,我知道,这一生和你只有做朋友的份了。"听着晓的心声,没有说任何的话,也许,只有爱过,才能更懂得无言也是一种真爱!

      残阳如血,点点滴滴奇痛无比!
我带着晓,来到这个城市最好的一家牛肉面馆,因为晓曾经对我说过,她很想吃我们酒店隔壁的那家牛肉面,是的,那是正宗的兰州马堡子牛肉面,味道很美的。

      看着简朴而精美的饭菜,我们却都难以下咽,津津无味的吃了几口,相互惨淡的一笑,走出了那间飘香的面馆。

      晓坐在车上,怔怔的望着我。风轻轻地吹,我感到撕心裂肺的巨痛,全身像散了架的骨头,没有一点的力气,很想轻松笑着对她说声"再见"可笑不出,想哭,却又没了泪水。无力的挥挥手,艰难地从嘴缝挤出一句:祝你们永远幸福。“那声音,小的连我自己都没有听见。

      转身,我向着站口走去,好几次,我都想回首,但我知道,回首什么也不可能带来,回首只是一种美丽的诱惑而已。

       走出车站,一颗泪珠不争气的掉进了下来,滋味酸酸涩涩!望着灯火通明的都市,才发现,曾经最为真挚的梦,早已消失的荡然无存,却仍有未弃的心念还缠饶心头。

      风吹着,我散乱的脚步在深夜中徘徊。也许,我的心,永远的停留在了那个苍道的深处。她的身影也将被我永远的冰封,陪我度过生命的每一天。
于是,深夜里,我执起笔,写下了这段透明的隔阂。 


编审组稿:墨 玉

投稿邮箱:2186568631@qq.com

垂询电话:15809594812

塞北诗词书画关于征稿及赞赏的公告


 塞北诗词书画常年征稿。来稿必须保持思想健康、积极向上,语言精炼,并有一定的文学艺术性。支持原创,文责自负。


征稿范围:格律诗词 古风诗词 赋体骈文 对联等古文类作品,现代诗 散文 随笔 小说等现代体裁作品以及书画照片、艺术摄影和民俗音视频等。

   

来稿须知:作品+作者简介+照片﹙生活、艺术照片﹚,来稿一律采用word通用格式。

    

 投稿邮箱:2186568631@qq.com。按来稿先后顺序编排刊发。

   

 塞北诗词书画关于赞赏资金分配之规定:

  

① 以文章赞赏总额的50%作为作者的稿酬,其余50%用于平台日常维护运行,小于10元无稿酬。

  

② 作者应主动添加小编微信:xjj4812。文稿刊发后,10日内结算稿酬,10日后视为主动放弃个人应得稿酬,小编不再负责。

  

来稿如果无特殊申明,本平台一律视为作者默认以上各条款,望平台发稿后再别以其它形式咨询小编。


                                          塞北诗词书画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