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自然史》之野兽篇

书中有言如玉2018-06-19 13:04:33

        野生动物是我们的另一极,它们听从自然的召唤,以本能顺从自然的差遣,是名副其实的自然之子。而我们在它们的另一极,自大、骄傲,一直在消费自然,就像把一个山青水绿的小伙子糟蹋成蓬头垢面的老乞丐一样,在我们的手里,自然时而软弱任我们剥削掠夺,时而把灾难作为瘀积的愤懑的发泄口,让我们狼狈不堪。我们对野兽的态度并不像对待家畜一样居高临下,因为它们是自由的,我们多少对这些自由的动物心怀敬羡,如果我们能将它们驯化,它们早就成为我们的附属物了,所以不能被驯化的它们,在另一极享有风一般的自由,与自然共生、和谐,以或轻巧或矫健的身姿赢得我们的赞叹,自由是野兽保持它原生本性的最基本条件。

鹿


鹿生活在高大乔木覆盖的地区。它身姿轻盈,眼神纯真,反应机敏,擅长跳跃,还有着高超的游泳技术。能让它就范的只有暴力,比如凶猛的食肉动物令人悴不及防的偷袭和残暴的咬噬。因为嗅觉、听觉极其灵敏,枯枝和败叶被风吹动发出的咯吱咔嚓声都会令它驻足远望,像一个雕塑般但随时会爆破出惊人的弹跳力跃起奔逃!尽管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中它是被动的防范者,但这似乎并没有令它对生活产生悲观的情绪,它很纯真,悠扬的风笛常常令它陶醉而落入卑鄙猎人的陷阱,它单纯又坚强地生活在危机四伏的丛林中,快意自然赋予它的青草和露水,勇敢地面对对手的绝杀,毫无怨念地死去。

狍子


狍子居住在矮树丛或者小树林中。活泼可爱,身材小巧体型圆润,动作轻盈,警觉性高。它有一双漂亮的眼睛,眼神中饱含激情。它喜欢呆在地势高且干燥的地方,皮毛光滑干净。它显然比鹿狡猾,尤其擅长和追踪它的猎狗绕圈子,利用计谋成功地摆脱猎狗。即使在最被动的时候也会保持冷静,在和你的对峙中寻找脱逃的机会。然而狍子的这种小心计却给猎人可乘之机,它跑得很快,也善于跳跃,如果一味朝前狂奔,猎人不见得有机会逮住它,但是它却在逃跑过程中时不时停下来观察对手,这样猎人很容易对它进行围捕。所以这样一个有心计的动物却被我们嘲笑为“傻狍子”,成了讥讽人冒傻气的代名词。这说明任何动物都不要在我们面前耍聪明,要么动如脱兔要么如狼似虎,千万不要跟我们兜圈子。


野兔常常呆在田野中,喜欢干燥的地方。夜晚出来觅食而白天则躲在洞窟中休息,喜食植物根茎、树叶、水果和蔬菜。野兔的耳朵就像它的小雷达,捕捉到蛛丝马迹的危险迹象就会旋风一样逃离。它前腿短,所以会往高处跑,那种轻快的跳跃会觉得它脚底安了弹簧,事实上它的脚底板上都是毛,因此它可以掩人耳目轻快地逃窜而不被发现。它被猎捕到的时候常常是在洞窟里,自以为安全的地方却最容易暴露它的踪迹,奔波一夜之后,它身上的热气在洞窟周边的草叶枝蔓上蒸腾出白色的雾气,眼尖的猎人就会在洞窟里把它堵个正着。野兔的敌人非常多,除了聪明的我们,狡猾的狐狸、凶狠的野狗、霸道的山鹰都是它的猎杀者,它命运多舛,常常不能尽天年,它惊人的繁殖力因此大打折扣,自然予取予夺,我们不得不臣服自然的这种平衡能力。


狼喜欢肉食,近乎贪婪。为了满足狼这种嗜血的爱好,自然赋予它许多本领,比如狡猾的性情、敏捷的动作、充沛的力量。它的力量很大,即使叼着绵羊,奔跑的速度也比牧人快。因为它在饥饿的时候常常攻击家畜,而且得手后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频繁骚扰,成为牧人的死敌。更可怕的是,狼非常喜欢吃人肉,如果可以的话,它很愿意把我们作为它的主菜,我们憎恶它,看见它都欲除之而后快。除了它的凶残,当然还有它的饥不择食,不仅吃腐肉,吃兽骨皮毛,吃垃圾,还吃重病伤残的同类,它的胃口被吃坏了,身上的气味和嘴里浓重的口气都是动物中最令人作呕的,于是更加令它的形象不堪。独狼在肉食动物里面的排位并不高,但是群狼却足以令最凶猛的动物闻风丧胆,它们群体作战时纪律严明,分工明确,擅用诡计,一旦得手,群狼会自行散去,是典型的为利益而集聚。 狼终究是孤独的动物,它立在峰顶上在月亮下长啸,令我们浮想联翩,甚至赋予它某种人类的情感意义,然而那也许只是自然给它的某种象征符号,昭示它是夜行动物并且胆大妄为地并不避讳自己的行踪。

狐狸


狐狸有高等智慧生物的特点,比如把家安在森林边上靠近村庄,并竭力把洞宅做得舒适,入口还有一定的讲究。同样是杀手,这个杀手不太冷。它对我们的生命没有太多危害,但是家畜就没有这样的运气,常常惨遭它的毒手。它贪得无厌,杀一只藏一只,只有白昼的降临才会终止屠戮,它把猎获物的尸体分藏在不同的地点,然后在需要的时候再分而食之。狐狸喜欢吃鸡蛋、牛奶、奶酪、蜂蜜、水果尤其是葡萄,野兔、山鹌是它的主菜,它显然是个美食家。当以上食物不足时,它才去捉老鼠、田鼠、蛇,并间接为人类带来好处。狐狸在动物界中属于蔫坏的那种,不足以招人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在中国古典名著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的影响下,狐狸成了狐媚的代名词,魅惑狡猾,靠吸食人类精魄修炼成千年女妖,蛊惑众生。这说明狐狸至少从外形上是比较符合我们的审美,皮毛柔顺光亮,腰肢灵活柔软,眼神如雀儿灵动,因此在我们的想象中狐狸幻化成这样的危险级美女才符合它的内外特征,似乎除了蛇,只有狐狸享有这样的拟人化待遇,是它的幸还是不幸呢?只有天知道。


獾是打洞高手,洞穴迂回曲折,弯弯曲曲可以延伸到很远的地方。这样的洞穴最令狐狸垂涎,因此老实而木讷的獾经常被狐狸使用各种计谋离开自己的家,比如狐狸会将粪便扔进獾的洞穴,獾被迫离开后,狐狸就将洞穴清理干净,加宽,成为自己的家园。然而獾并不会走远,它会再造一个新的洞穴供自己居住,既然是天生的洞穴建造家,它的天赋得以造福他人也不是件坏事。獾四肢粗短,前爪较长,因此擅于刨洞但行动起来相对笨拙。它的食物主要是地上的蠕虫和老鼠等小型动物,而它也很胆小,非觅食之需就会一直躲在阴暗树林下潮湿的洞穴里。但是,如果碰到对手,獾并不会束手就擒,相反就像一个倔强的老头会拼死抵抗撕扯在一起,猎狗常常被獾的这种顽强弄得遍体鳞伤甚至丢掉性命,猎人必须及时赶到才能让猎狗摆脱獾的抵抗,闷葫芦的性格其实最不好惹,不论是动物还是我们人类。

松鼠


顾名思义,松鼠与松树颇有渊源。它喜食树上的松籽,坚果类是它的最爱,偶尔也捕捉鸟雀换换口味。除非遇上大风天气,它会一直呆在树上,在树梢间栖息,在丛林间跳跃不费吹灰之力。这是一种非常可爱又讨喜的动物,深得我们的欢心。尤其它那蓬松肥大的尾巴,比之琵琶女的犹抱琵琶半遮面有更好的效果,几乎可以遮挡它的全身。它吃东西的时候是蹲坐的,两只前爪抱住食物,一边吃一边东张西望,它对我们深藏戒心,不会到我们居住的地区活动,也不喜欢水,必须过河时,以树皮做船以尾巴做桨,算是动物中最优雅的渡河者。它的身体过于轻盈以至于只能蹦蹦跳跳地行走,地心引力若是稍微放松估计它会撑着那毛绒绒肥大的尾巴窜到天上去。夏夜我们会听到丛林中它们嬉戏追逐的声音,像一群吵闹的小精灵令深深的夜不再寂寞。

鼹鼠


小时候看过《鼹鼠的故事》动画片,最喜欢它把头探出地面的那种呆萌萌的感觉。事实上,现实世界里鼹鼠是视力不良的高度近视,然而灵敏的嗅觉和地下的生活环境令这个缺陷显得微不足道。它是打洞的专家,可以轻易在牧场营造出圆形的苍穹,它也是甄别土壤的高手,过湿和过硬的土壤都不适合它居住,它挑选的地方往往是土地松软而干燥,且昆虫、蠕虫丰富,吃喝不愁,所以它很少离开自己的住所,所谓衣食足不远游。它的足由五趾组成,与我们的手掌非常相似,尽管它体型小,但非常结实,性情安静随和,有点孤傲。试想习惯于在地下这么安静黑暗的地方生活的大体就是这样的秉性吧,如果是我们的话估计可以练练修行,但鼹鼠则只能磨平它的脾气。

刺猬


与其长着利齿去搏击和防卫,不如浑身是刺可以偷懒地躲过多数敌人。刺猬浑身上下都是如钢铁般坚硬的甲胄,在地上蜷缩成一团任你百般调戏它自稳如泰山,但狐狸和比较狡猾的狗(笨狗不行)还是它致命的对手,只不过代价还是要付出的,比如把爪子弄伤或者嘴巴被利刺弄出血。不仅如此,刺猬的肉质其实很差,不是什么美味珍馐,所以除非食物匮乏到极点或者闲极无聊才会去捉摸它吧。其实只要把刺猬弄到水里,它就不得不打开身体,任你摆布。刺猬也是昼伏夜出的动物,白天躲在树洞或石头缝里几乎不动,晚上才会蹓跶出来顺便找食物果腹。它也算杂食动物,吃果实、蟋蟀蠕虫等,如果喂它吃肉,它也会大快朵颐像个真正的肉食动物,生肉熟肉都喜欢吃。由于它属于冷血动物,在冬天需要冬眠,因此它可以很长时间不吃东西。我们对刺猬的情感还是偏于喜爱的,我们强大的好奇心和聪明的大脑对于刺猬的所谓武装只觉得是它可爱的装饰品,而刺猬在面对人时并不会逃跑这也使它甚至可以被养成我们身边的宠物。

河狸


河狸筑堤大概是动物中最卓越的社会性行为,而它们只是为了保卫家园。河狸的住所在河边,水位涨落会影响到它们的安居乐业,所以每到六七月份的时候,河狸就会聚集起来,组成二三百只的大军,筑堤截流让住所变成水位平稳的池塘或者水域。这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堤坝就像一道水闸从河流中横穿过去,长度在80尺到100尺,厚度约10尺或20尺。这个劳动很艰辛,河狸是小型动物,它们唯一的工具就是自己的牙齿,通过啃噬大树、树杈等做出筑堤的木桩,搅拌稀泥,把稀泥夯实,挖排水口,这些工程需要它们同心协力,因此它们彼此非常友好团结,每个河狸家庭都有自己的领地,它们从不会去其他河狸的仓库中抢夺东西。河狸非常重视家庭生活,它们选择伴侣是在共同的劳动中彼此情投意合才结合在一起,秋冬两季呆在家中享受悠闲的生活,在冬季末产下幼崽后,它们会一起出去散步,居住在露天环境中,食用鱼虾或新鲜的树皮,在水中、林中度过整个夏天。共同抵御外侮或建设家园可以锤炼出彼此的信任和相互依赖,这是人类社会得以存续发展的基础,河狸居然也做到了!

狮子


它向你走过来,浓密的鬃毛下是威仪高贵的脸,时而愤怒时而高傲,吼声如同雷鸣般响彻四周,摇山撼地,尾巴拍动地面,舞动长彘,是的,它是狮子王,野兽之王!狮子身体匀称矫健,头部、颌、前腿非常强壮,身材比例协调优雅,是力量和灵巧的结合体。它勇猛,是森林中无可匹敌的猎食者,它强悍、顽强、自信,威风凛凛、正大光明。猎食虽然是它的自然本能,但是却很克制,不贪得无厌。尽管出于猎食成功率的需要,它也需要潜伏然后出其不意地正面出击,但不会蝇营狗苟地在背后偷袭。炎热地带和沙漠区域的狮子似乎更加凶猛,对于我们也没有禁忌,因为它们与我们接触有限,还不懂这种两足动物的厉害,所以有时单枪匹马也敢去打劫沙漠里面的驼队,遭遇到激烈抵抗后还会且战且退,不轻易言败。然而,在印度城邦或小镇周边生活的狮子就比较了解我们的本领,在听到我们的威胁声后就偃旗息鼓不会轻易犯难。狮子的高贵之处还在于它天生注重感情,会记住我们对它的好并心怀感激。它蔑视卑微的敌人,无视它们造成的小小伤害,甚至宽恕它们的任性。有时还会拯救我们给它当食物的猎物,并且在增进的感情中让它产生更多的保护欲,与猎物和平生活在一起,分享食物,即使自己挨饿也要维持最初的善行。当然它也会记住曾经伤害过它的人,并且铭记不忘,一旦再次遇到,它会放弃猎物而对此人实行报复来完成心中的正义。所以,狮子比较像我们武侠小说里的正统学派当家人,华山论剑奠定江湖地位后,好善乐施,恩怨分明,虽然也冷酷无情取头颅如入无人之境,但是血还是热的。

老虎


冷血的杀手,老虎当之无愧。同样是食物链顶端的猎食者,老虎的肚子似乎永远填不饱,实际上,是它嗜血的满足感永远无法填满。它会反反复复追捕新的猎物,刚刚撕裂一个动物之后,马上去追捕另一个猎物,它似乎更享受狩猎的征服感而不是为了一日三餐。老虎体型躯干长四肢短,头顶光秃秃,与狮子优雅协调的身体比例正好相反,同时性情暴戾也缺乏狮子的适可而止。幸运的是,在大自然中,这种动物的数量比较少,就好像人类社会中具有仁慈之心的人总是多过蛇蝎心肠的人一样。因为性情狂躁,它需要多饮水来平复燥热的疲惫,同时也因为水是吸引其他动物的地方,它就会经常在水源地出现并在饮水的动物中物色牺牲者。老虎永无休止的愤怒令它缺乏改善天性的机会,无论是武力威胁、计谋制服,也无论是善意地对待它还是恶意地鞭打它,它既不会被迫屈服也不会被善行感化,是真正的铁石心肠。而炎热的气候更是加剧它狂躁的气候因素,甚至会撕碎给它食物的手,或从背后给出致命的一击。它俯视众生看到的除了食物还是食物,铁链和牢笼也许只能让它外表萎靡,它那颗愤怒的心却是饱满的,轻微的骚动就会在它胸腔燃起熊熊烈火。所以,老虎比较像我们武侠小说里面的邪教领袖,甚至不需要任何盟友,也不怕与整个武林为敌,越是声名狼藉越是令它斗志昂扬。


熊是独居者,把自己隐匿在陡峭的岩石中或密林的老树干中,只有在这种人际罕至的地方它才觉得舒服和安心。熊是个敏锐的动物,尽管眼睛小但视力优良,嗅觉和听觉也很灵敏。它的鼻腔结构非常独特,有四排骨质薄片,三个垂直平面将它们分割开,这样扩大了接受气味的面积。熊的鼻子千万不要碰触,就像在社交中不要去揭人家的短,恼羞成怒下的报复会让你后悔不迭。熊的身体庞大也略显笨重,经常给我们错觉就是笨熊肯定行动缓慢,但事实是当它愤怒地扑向你时,以我们的逃跑速度其实甩掉它是非常不容易的,一旦被它扑倒就是凶多吉少!熊打架与我们相似使用的是拳头,它的手指和脚趾都是粗粗硬硬的,布满坚硬的角质。但是,因为它在吃惊的时候会站起身来,这时狡猾的猎人就有机可乘,但若枪法失准错过了机会就只好自求多福。尽管熊力大无比,体型巍峨,但若在幼年时开始驯养它,它有机会成为萌宠,事实上它很聪明,听得懂我们的指令,会表演一些小把戏,在我们开心捧腹一笑时,它的一生就会这样滑稽地掠过。


成年的大象除了人类几乎没有敌手。大象是群居的动物,在队伍行进的时候最年长的大象在前面,年轻的大象在后面,老弱病残在中间,很有尊老爱幼的传统,也令象群得以生生不息繁衍壮大。大象虽然身体笨重,但是它的牙齿、长鼻乃至体重都是它的重型武器。如果你惹怒了它,它会轻快地撵上你,用牙齿把你挑翻或用长鼻把你卷起然后重重摔在地上,再轮番用脚踩踏,这种情况鲜有人还能生还,不变成肉酱才怪。大象对气味的记忆非常准确、牢固,而且报复心持久,一旦它把你列进复仇的名单,它会将你经过的草丛拔下来挨个传递到整个象群,只要发现你的气味寻得你的踪迹,发狂的报复就会接踵而至。因为它们对伤害非常敏感,这个伤害不仅仅是肉体的伤害,如果它感受到侮辱也会报复你。大象是个感情很丰富的动物,它能辨别我们的表情,体会出我们的喜怒哀乐,也听得懂我们的指令,因此可以驯服它们为我们服务,驮运重物,充当古代帝王之家妃嫔的坐骑,甚至是冷兵器时代的战场巨兽。因为大象非常害怕鞭炮的声音,因此现代战争已经不用大象来冲锋陷阵,最多充当对阵的排场。如果你去野象出没的地方野营,可以点起篝火然后敲锣打鼓,吓退野象群,这样才能安营扎寨。象是有尊严的动物,步履沉缓,虽然吃的是果实、树根,但肉食动物却并不敢在它面前造次,部分贪婪的人以它的象牙为装饰品而捕杀它,确实是卑劣至极。

犀牛


如果有哪种动物可以刀枪不入,非犀牛莫属。犀牛的皮坚硬无比,不仅能抵抗虎爪和狮爪,猎人的铁器和火器也不能奈何它,弓箭长矛无法刺透,铅弹碰到它会被撞瘪,铁质柱型的子弹也无法穿透它的皮,它就像穿着铠甲,只有腹部、眼睛、耳朵周围是它的薄弱的部位。可见猎人们经过多次不怀好意地试探终于明白犀牛不是正面进攻可以得手的猎物。犀牛的犄角长在鼻子上,这也是它得天独厚的优势,不仅可以保护它的头部,脸部也得到了保护,四颗坚利的门牙加上犄角可以轻易将老虎开肠破肚。犀牛的身形与大象类似,但因为腿短就显得比大象矮小些,这个道理很容易理解,同样身高的妹子们,腿长且身体比例协调的那个总是显得更高挑。这种大型动物似乎都不会轻易跟我们或其它动物起争端,但是若惹到它,它会非常愤怒,变得可怖。犀牛不像大象喜欢群居,它生性孤僻,喜欢粗茶淡饭,比如带刺的灌木、甘蔗等,俨然独行客,傲慢、我行我素,带着惹我没商量的底气。

骆驼


骆驼是沙漠的忍者。如果说每一种动物的特性都是上帝赐予的礼物,那么骆驼是上帝赐予阿拉伯人的礼物。骆驼奶、骆驼肉、骆驼毛为阿拉伯人提供了日常生活的一切,食物和金钱,可谓对他们鞠躬尽瘁。阿拉伯人从骆驼幼年时候就开始处心竭虑地训练它们,先是训练它们蹲下并趴在地上,为日后驮运重物做准备。之后就是控制它们的饮食,拉长供给食物和水的间隙,增强它们扛饥忍渴的耐受力,再之后等骆驼强壮些后便训练它们的奔跑能力,甚至媲美马匹,骆驼在沙漠中可以前进200公里。阿拉伯人因为骆驼而变得无所畏惧,曾经公然做起“陆地的强盗”,穿越沙漠去抢劫邻国,而任何一只军队进入沙漠去追赶阿拉伯人都会面临生死一线。骆驼载着阿拉伯人的赃物在沙漠中奔逃,得到的食物就是每天一个面团,连续多天不喝水,一旦靠近水源就会一次喝个足够。骆驼就是那个舍己为人的代表,虽然它不知所为为何,但却尽心竭力做到自己的极致,既不愤怒也不抱怨,善恶与它无关。

斑马


斑马其实不是马,它就是独特的物种。不同物种之间是不能交配的,斑马不能和马交配,因此它就是自然界独一无二的品类而非某物种的分支。斑马不仅有马的外形和气质,还有鹿的轻盈和灵活。雌斑马身上的条纹是黑白相间的,而雄斑马是黑黄相间,色彩更艳丽更耀眼。这些条纹非常匀称、规律,平行,间隔准确如同花格子布,勾勒出它那优雅的轮廓。这样的斑纹其实是斑马自我保护长期进化而来,并不是为了愉悦我们的眼睛。猎食者看到这一大群斑马很容被它们身上的条纹弄得头晕目眩,因此较难锁定单一个体作为捕猎对象,斑马的小我藏在条纹的海洋中来求得一粒沙融进沙漠的安全感。对于这样一个娇弱的动物,没有锋利的牙齿也没有尖锐的犄角更没有铸铁般的蹄子,融进群体中不作为突出的单体也许是自然给它们的最好保护了。这种感觉我们应该也会很熟悉,就有那么一些害羞的人,宁愿躲在人群的角落,让群体的光辉遮盖他本人的光和热,小心翼翼地在群体的阴影里面建立起自己的安全感。

树懒


如果我们可以读懂树懒的内心世界,我们会觉得它的内心世界一定是万马奔腾。自然创造了物种,赐予了生命,却不赐予它赖以维系生命的本领,那么这是恶作剧吗?而树懒恰恰是被眷顾的反面典型。它没有牙齿,行动异常迟缓,它们不能吃肉,甚至不能吃草,只能吃树上的叶子,但它却需要花费很长很长时间才能爬到树枝上去,大概需要几天,而这段时间它只能忍饥挨饿。好不容易爬到树上去,附近树枝上的叶子吃完后,它又束手无策,只能在树上干耗,直到快要饿死了才放手让自己摔到地上去,而且由于腿来不及伸开缓冲地面的冲击力,它就像一块石头一样落地了。挨饿是树懒生命的主旋律,这难免很悲催,如果生下来就是为了无时无刻地体会这种挨饿至死的感觉,谁的心中不会万马奔腾有如黄河流水溅溅地扑打在岩石上,疼!更不妙的是,树懒的肉还很好吃,无论是我们人类还是其他肉食者都很喜欢捕食它们,从树上掉下来后,树懒就是九死一生。看它的生活就像放慢片,时间仿佛也静止了,行动上的迟缓往往是思想上的巨人。所以树懒也许终生都在思考,思考它生命的终旨,假如它可以思考的话。但就像我们人类自己所说,思维是人类独有的特质。那么树懒你究竟是如何消化这慢时光的呢?

猴子


猴子是我们太熟悉的动物。人类究竟是否由猴子进化而来的问题不在这里讨论。以我们的骄傲和自尊来说,思维、灵魂这些都是人类的特质,没有任何一个动物像我们这样,也不存在动物向人类过渡的中间物种。野人,也是人。就算野人与猴子在外形、习惯上更有相像之处,但二者还是迥然不同的二种生物。猴子的某些行为方式,有些人认为它们具有模仿的能力,不仅可以模拟一些人类的动作还能模仿人类的某些行为。但是,这要甄别一下这种模仿究竟是自觉的还是无意识的,也要看这些行为是否是由于四肢、器官的某些相似而看起来仅仅是相似而非模仿。换句话说,我们可以模仿猴子,而猴子模仿不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