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从海口暴打违建户斥其“妄图”,读懂某些官员的“仇民思维”

记者王文志2018-06-13 07:15:00

↗点击上方,关注“记者王文志”


 


说好了小长假不生气,好好过节的,但闹心事仍如期而至。比如海口市的拆违,十几个神勇的联防队员手持棍棒,把一群手无寸铁的妇女儿童打得落花流水,哭爹喊娘,引发舆情危机。 

 

当地官方都觉得面子挂不住了,出来道歉,宣布对七名施暴者治安拘留,还罢了一个联防中队长的官,以平息舆论的怒火。就此,当地官网借记者之名发了一则消息。正是这篇堪称经典的官样通稿,至少污染了我的视觉,倒了节日的胃口。 


说它经典,一是道歉假模假样,二是张口就喷臭气。官方的南海网刊发的新闻,标题是《海口秀英处置拆违暴力抗法事件 7联防队员粗暴执法被拘》。逻辑有点乱,分明是“拆违暴力执法”嘛,玩文字游戏的水平实在太低。 



这篇584字的通稿,有490字在强调“打人有理”。无非是“利益驱使”“铤而走险”“大肆乱建”之类居高临下的官话,还有具体的“煽动”之举:“采用丢砸石砖、燃放鞭炮、发射烟花、点燃煤气罐等暴力抗法行为”。 


从网上流传的视频中,我只看到被殴打的妇女和孩子,只看到联防队员舞棍弄棒施暴时的英勇无敌,并没看到暴力抗法的任何场景。如果确有刁民作难,请官方公布视频录像证据。想必是拿不出的,倘若手握“丢”“燃”“射”“点”之类的证据,怕是早就公诸于众了,断然犯不着屈尊道歉的。 



至于放鞭炮、射烟花之类的举动,若是真有,也跟前些年有农民搭“炮楼”自制土炮轰退拆迁队一样,只不过一种弱者的行为艺术罢了,未见得有多强的对抗性。如果说这次有人处心积虑地把妇女、孩子推到前面当“靶子”,可能性不排除。即便真如此,对于他们就该这般大打出手,一顿狂揍吗?就算这些孩子和妇女妨碍了执法,他们危及联.防队员人身安全了吗? 


联防队员“协助执法”,只能做一些执法辅助工作,谁给了他们采取强制措施、殴打执法对象的权力?明明是赤裸裸的暴力执法,到了官方嘴里,咋就成了一边倒的暴力抗法?这些妇女孩子若真的有能力“暴力抗法”,照那架势不被打死才怪哩。

 


他们说“暴力抗法”,那就有吧;他们不说“暴力执法”,那就没有吧,人家掌握话语权的。堂堂的联防队员,不管社会名声怎样不堪,在不少地方咋说也算是一支有“准公权”性质的力量,不能被一群不懂法不守法的暴民,说欺负就欺负了。 


至于关了七个,撤了一个,那不过是轮胎上装篙橹,做个样子,内部庆功会还是要开的,压惊酒也是要喝的。前年,就有某区委书记公开称拆迁工作人员“最可亲、最可敬、最可爱、最可歌、最可颂”,海口这群联防队员如此冲锋陷阵、所向披靡,该参评“感动海口年度人物”才是。 



我说它喷臭气,除了充斥其中的伪正义,还在于它透出的一种语言暴力。短短几百字的通稿,两次出现“妄图”这个词。其中一句是“妄图阻碍正常执法”,另一句是“对于采取暴力抗法妄图阻碍正常执法的恶劣行为和不法分子”。 


这种强势姿态,不是出现在某个较为随意的网络空间,分明就是官方的意思。文革已结束四十年,我们已经跨入一个文明、法治等价值观已深入人心的时代。“妄图”这种以势压人、以权压人,乱扣帽子的字眼,使人读来有恍若隔世之感。 



一群小老百姓,面对城市高房价,动点私搭乱建的小心思,说到底是一种“占小便宜”。这固然属违法,但他们面临行政强拆,本能地与强拆人员玩点周旋,甚或发生一些抵牾,也是人民内部矛盾。说他们妄图怎样怎样,就有了敌对的意思,纯粹是上纲上线、小题大做了,透着权力的炫耀和威胁意味。只差说“人民民主专政的铁拳”之类的话了。 


需要明辨的是,治理违建不是养猪,养得越肥越好。预防违建比叫停、整治违建更重要。近年来大批新生甚至正在诞生的违建,背后有没有执法不作为?究竟是什么样的执法环境纵容了违建的疯长、又有哪些人曾经为违建开过绿灯? 



如果能拿出强拆的力度与智慧来预防和治理违建,那些有投机心里的百姓是不会拿真金白银往水里扔的。同样是违建,你咋不发动联防队员,以同样的力度和决心,对违规的房地产楼盘、违规的高尔夫球场实施强拆呢?捏了软柿子遇到些反弹,就是人家妄图怎样怎样了。 


这几年总有人批评老百姓的“仇官思维”,实际上在这“仇”的对立面,何尝不站立着“仇民思维”?一些地方官员对公众总有一种习惯性的负面想象,视民众如寇仇。在对拆迁户和上访群众“按敌对势力办”的语境下,不难窥见,一些地方官员面对有不同意见和不同利益诉求的群众时,“对手思维”有多么坚固。 



抱定“不同即敌对”的思维模式,“要么我吃掉我,要么你吃掉我”,就把社会问题变成了政治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说,“仇民”的思维更可怕,因为“仇”的主体掌握着强大的权力。“被打”、“被精神病”、“被敲诈政府”等,就是这种“仇民思维”结出的恶果,这与中央倡导的建设法治中国也是格格不入的。 


从法治的角度看,法律是不能区分敌友的。“妄图”之类政治色彩浓厚的词语,都应代之以严格的法律用语予以限定。摒弃“仇民思维”,代之以法治意识,一些地方官员是不愿去身体力行的。道理很简单,一讲法治,权力就没了任性的空间。具体到海口,可以任由你违建,也可以随时拆你的违建,一切要看我高不高兴,不服就揍你。



王文志: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

【声明】本文为“记者王文志”原创作品,转载时需在正文前署名“转自微信公众号:记者王文志(ID:wangwz369),否则视作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