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阳烟花批发交流组

孤芳且自赏

古耕道2018-04-17 13:21:30






春风不拂面,直奔秋裤里。

 

南方的初春没道理可讲,天上日头正好,秋裤一样必不可少。如果不是膀胱憋到要爆炸,绝对狠不下心掀开被子去厕所。宇宙以此告诉世人,外面再繁华也不能缓解内心的贫乏。

 

节日就此过完,春天也将过去。年前年后的情绪还未整理,平日的时间被工作挤满,闲下来时除了睡大觉就再也不想干第二样事情,闲散慢慢长成懒散。

 

大年初五,开始清扫埕口的鞭炮纸,发现烟花的落灰其实是黄土。前一天晚上飞到高空绽开朵朵鲜花,后一天早上变成水泥地上普通不过的黄土。几扫帚过去,眼前灰尘四起,呛得人不敢呼吸。我开始相信PM2.5的升降与烟花爆竹有关。

 

扫完,妻说行李已经收拾好,可以装车了。儿子兴冲冲抱来一盒宝贝说一定要带回去,打开一看是一堆圆不溜秋的鹅卵石。我建议他扔了,这种回去就变成垃圾的东西最好不带。儿子还未练成贫嘴和顶嘴的本事,只是红着眼眶坚持,死抱着不放。我可以说服他,也可以强制他,但看着他红红的眼眶又于心不忍。就说没地方放了,要带就自己一路上抱着。儿子立即恢复了雀跃,仿佛抱着的真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人越长大就越自以为是,自以为能洞悉一切,然而洞悉与超脱一直都是两回事。儿子的石头与天上的烟花没有不同,我知道烟花美丽的背后是尘土,也知道鹅卵石很快会变成垃圾,却又无比珍视天空中瞬间的绽放和儿子眼中闪过的欣喜。

 

初七,一切照旧。去年的工作总结没做,开班就要补。我给自己列了一个提纲。总结成绩用“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一年忙碌,落笔却想不起来要写什么,只记得一年忙碌。我是这样的人,事情经过时不想说,事情结束后不会说,一年四季不咸不淡不言不语。是以,在别人嘴上再天花乱坠的工作到我这里也波澜不惊。适当的吹牛是自我提升的良方,而我不会,这是天生的缺陷。

 

自查问题用“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混迹职场十年有余,脸皮厚如墙,心却薄如纸。终日昏昏,眼看着白头发一根一根生出来,想不清楚天天加班的意义,看不见也找不到前面的路。时间久了就会有些精神分裂,干工作像打鸡血,静下来如空心人,时而郁郁寡欢,时而自怨自艾。临了,收拾心情,叹一声操。

 

关于计划用“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这是套路,用在谁身上都再合适不过。我天生就不勤勉,二三十年下来练就了不下二三十种忙里偷闲的伎俩,以致于在公文之余还有闲心扯几句私文。本来想说“士为知己者死”,但知己难觅,我也不会死,说了矫情。不过心就是这样的心,你若敬我一尺,我必让你一丈。

 

十六,年过完。听说林阳寺的梅花开得正好,于是去了。寺庙很大,梅花很多,车也很多,分开看每样都好,合起来就显得杂乱无章。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大概就是这样。如果是,就不美好。

 

想是闲书看得太多,我对梅花有天然的向往。几次提议在家种上一株,均被妻子以“梅花”谐音“没发”为由否决。想起《病梅馆记》对“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的批判。

 

梅与病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比如“梅毒”一词,又比如闭上眼睛就会会想起的黛玉葬花的画面。但是,林黛玉如果不是病怏怏想必也就不会那么粉丝。

 

我是俗人,也以为梅花就应该像国画里的那样,以曲为美,以欹为美,以疏为美。寺庙是个保护生灵的所在,修剪梅枝的事大抵不是和尚们干的活,所以林阳寺的梅花有极致的直、正、密,也不美好。

 

好在当日天气晴好,寺内香气缭绕,配上白墙黑瓦、绿树芭蕉,也便有了问佛许愿的闲心。我问佛,人生匆匆,以何为重?我佛微笑不语,香炉青烟缕缕,殿外钟鼓声声,心静即了然。

 

人生短如半个春天,有时花还未开好就要凋零,有时翘首企盼却等不来一场春雨。不如不等不盼,就在心里装个春天,任尔东南西北风,我就要孤芳自赏。